手机上阅读

第13章 小月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远处的小树林里唰的几声,好像差点就要从树上滑落的声音。暗卫们抓狂的只想撞树,这是自家主子吗?是吗?是吗?为毛这么幼稚的跟人争论谁的戒指好看。然后还武力把自己的那枚硬塞给别人。主子,别说你认识我,行吗?流风一个眼神横扫。暗卫素质呢?就算主子在幼稚,你们也给我端着。不过确实挺幼稚的。

    众暗卫对独孤月的敬佩是犹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能让英明神武。冷酷绝杀。孤傲清冷的如地狱使者的主子,做出如此幼稚的事。真是……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月丫头,你饿了没有?本王带你去吃饭吧。”上官流殇狗腿的问。

    “不许叫我月丫头!”独孤月则恼火的说。

    “那叫什么?月?月儿?月月?小月月?”

    “你……”独孤月语塞。似乎叫什么都难以接受。

    “随便你啦。”独孤月不耐烦的说。两人边说边往外走,独孤月无奈地拍掉他作乱的手。

    站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太监急了,“王爷。圣旨还没宣呢。”

    “本王有拦你吗?”声音透着不悦。没有一刻停留。

    狠烈冷酷确实是煜王殿下。

    “月丫头,走,本王带你到客来香吃饭。”瞬间变成极品暖男。温柔的紧。

    拉着独孤月就往外走。独孤月回头看着独自一人站着的上官东跖。跪着一地的独孤家众人,冷冷一笑。等着吧,你们的恶梦才刚刚开始呢。

    圣旨宣读完毕后。太子狠狠甩袖离去,很好,很好。独孤剑、独孤澜雪、独孤兰雨你们很好,在你们心中本宫就不如他上官流殇是吗?本王以后定让你们后悔莫及,闪过一抹嗜血的笑。

    其他人还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这废材怎么就成了未来煜王妃了呢?

    只见四匹长着怪状翅膀的马拖着一辆精美车厢停在门口。马车奢侈华丽,单单车帘四周垂着的绸布就是柔滑真丝所制成的,绸布上绣着精致兰花暗纹。

    上等紫檀木制成的车厢两壁雕镂着金花,镶金嵌玉,精雕玉琢,奢侈,大陆绝未有过的奢侈,轿顶四周垂下一排排雪白的流苏,迎风翻飞,华丽大气。

    更让人侧目的是那四匹马。那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马。

    只见它身覆青鳞,背长双翅,形体似马,神骏非凡,而且奔跑的速度比汗血宝马不知快多少倍,必要时还可以飞身而起。

    它们就静静地伫立在独孤月面前,摇头摆尾,扬起双蹄,仰天长啸,真是神骏无比。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飞龙马?”独孤月惊呼出声,倒吸一口气,难以置信传说中的五阶魔兽就站在眼前,触手可及。

    这些日子她专攻大陆通史和常识,所以对物种常识还算了解。

    “怎么不是?”慵懒邪魅,低沉带笑的声音传来透着一丝丝的炫耀。

    独孤月心里的小人猛捶地,有什么好炫耀的,有什么好炫耀的,不就是飞龙马嘛!不就是四只飞龙马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好吧,是很了不起。哼!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也会有的。面包会有的,汽车会有的,飞龙马也会有的。

    “月丫头,上来。”慵懒却不容置喙的语气。

    隔着珠翠轿帘,隐隐约约看见上官流殇优雅地斜躺在马车软榻上。

    靠!这家伙什么时候上去的,不知道女士优先吗?还能不能愉快得玩耍了?没有绅士风度的家伙。

    独孤月也想试试飞龙马的速度,自动掀了珠帘,“拉我一把。”某人乐意之极,她便坐了进去。

    好吧,比起车厢外的奢侈华丽,车内的空间则更显精美细致。只是……

    玛瑙、琥珀、水晶什么的是这样用的吗?是这样用的吗?能这样用吗?独孤月撇嘴沉默中,土豪!

    内壁上镶嵌着各色玛瑙、琥珀、明珠、水晶等奇珍,散发出淡淡光泽,浮光掠影,朦胧迷离。

    一边欣赏着车内的奢华,一边啧啧称奇。看了一眼他,默默坐下。

    “咦……”所坐毯子柔软无比,透着凉意,摸起来舒服至极,“这是……”

    “嗯。”看是平淡无奇的语音,却透着止不住的得意。

    “嗯?为什么这里……”好舒服的气息。独孤月拉起毯子,什么珍珠玛瑙简直弱爆了,晶石,毯子下面的珍贵木板上都镶嵌着大大小小的蓝色晶石。

    丫的,看到他眉飞色舞,得意扬扬的表情,就恨不得把他那张俊俏的脸撕裂。

    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独孤月把上官流觞的脸不断蹂躏,玩得不亦乐乎。

    独孤月懊恼的暗叫一声,默默地放开,自己这是怎么了,冷静沉着去哪了?短短一盏茶的功夫,大起多少次了。

    独孤月拉了拉没有一丝褶痕的裙摆,平复激动的内心。

    一时之间,车内寂静无比。上官流殇似乎对这样的现状不满。

    “月丫头,过来。”上官流殇单手捂着后脑勺,另一只青葱如玉的手向独孤月招手。

    他凝望着独孤月的深眸妖娆轻狂,邪魅不羁,浅浅的凤眸微眯,似乎含着一抹笑,绝美深邃中透出高贵不可一世的傲气。

    独孤月有种他是在召唤宠物猫,心里不爽,面上确无丝毫变化。“有事?”

    上官流殇不满于她的询问,修长的手臂一捞,独孤月已经毫无征兆地落入他的怀中。

    “月丫头,你就不好奇谁与本王有婚约了吗?”紧紧地拥抱着独孤月,在她开口拒绝自己抱她之前转移她的注意力。丫头太狡猾了,不好骗呀。

    所有人都在猜是谁,为什么她级能自己淡然站着呢?

    是不在乎吗?上官流殇害怕听到这个答案,拥着独孤月的双臂不自觉用力了几分。

    “疼……”独孤月惊呼出声,上官流殇七阶的实力绝不是她这个没有一丝灵力的普通人能抗衡的。

    上官流殇后知后觉地放松了一点,既不会弄疼她,也不会让她挣脱掉。

    独孤月挣扎了半天,见挣脱不了,也就不挣扎了,在上官流殇身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闭起眼睛,深吸一口气,无力地说:“也许我知道的。”

    “本王的月丫头真聪明。”上官流殇用下巴在独孤月头发上噌了几下,意犹未尽地把头伸到独孤月肩膀上。

    “为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