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章 仙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夜深人静,独孤月想起了前世独孤家的各位爷爷,想起了战友。也想起了木仙儿那个可爱的小军医。

    想当初,木仙儿看到她总是跟在她的屁股后面,姐姐长姐姐短。东一句姐姐对吗,西一句姐姐是吧。声音甜腻腻的。好听极了。

    不知道这个小神医知道她死后怎么样了。

    仙儿。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活的开开心心的,不要伤心。要坚强。

    以前总想着明天跟仙儿去逛街,每次都是明天,明天又明天。却没有一次实现过。总被这样或那样的琐事困扰着,现在想想那些都是可以先放下的。别总说来日方长殊不知回首间便已人走茶凉。那个总是跟在自己身后的人再也不会出现了吧。

    曾经看到过这样一段话:

    朋友那么多,知心的却很少

    过客那么多。记住的却很少

    没有人知道我的难过

    没有人知道我的失落

    没有人知道我的无助

    没有人知道我的寂寞

    没有人知道我的不开心

    没有人知道我的不快乐

    没有人懂我理解我心疼我。

    谁背的出我手机号。谁背的出我QQ。谁知道我生日几号。谁知道我害怕什么。谁又记得我喜欢什么。

    可是仙儿。你一定都记得吧。现在的你是否还在为我难过呢?

    仙儿呀仙儿。你一定要好好的。

    想着想着独孤月眼中含满泪水,不知不觉流了下来。

    月光懒懒散散的挥洒而下。院子中透着淡淡清辉光芒。

    在夜色的阴影中,独孤月站在亭子中惬意的靠在柱子上。

    此刻的她一袭雪白兰仙纱裙。长长的秀发用随意的着一条淡紫色的丝带,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在她的脸颊上,时不时随风飘动一下。月光衬得吹弹可破的肌肤更加细致如美瓷。

    好一幅月下美人图。

    岁月静好,独孤月嘴角含笑,幸福美好,不知想到什么。

    如果,如果自己没有被独孤影迫害,没有来到这个大陆,那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呢?

    可惜,没有如果。

    这样也好,不是继承者不会有那如泰山般沉重的压力。享受下当普通人也好,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肆意妄为也好,随波逐流也好。

    只是这废材之名……

    独孤月是天生的女王,从心中拒绝平庸,排斥自己当一个无用之人,也绝不容许自己失败。

    任性也是要有任性的资本的。

    望着朦胧的月色,独孤月陷入沉思:“要怎样才能够凝聚灵气呢?这具身体真的不能修炼吗?”

    只一呼吸间,独孤月感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一阵头晕目眩,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宝贝,你当真如此想我吗?如此迫不及待地投怀送抱,唔……如此我怎么好意思拒绝你呢?如此我就勉怀其难地收了你吧。”白衣少年怀抱着独孤月的双手紧了紧,扬起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笑脸。

    上官流殇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独孤月那张漂亮且倔强的脸。好想好想听听她的声音,那堪比夜莺的声音。

    终于上官流殇按耐不住,运气飞往将军府。名声什么的反正她没有,她应该不在乎再坏点的,而且坏了更好,坏了就没有人跟他抢了,她就只能是他的了。

    上官流殇心情雀跃,他却忘了,他是天才,是十八岁就七阶的高手,将军府的人察觉不到他的到来。

    只是他兴冲冲的来到将军府却看到独孤月黯然神伤,孤独着,并且伤心着。听到她的话,那张长得人神共愤的脸紧紧地皱起眉来。他不喜欢,不喜欢看她难过的样子,喜欢看她张牙舞爪的对他说你有病呀,喜欢看她愤怒却充满活力的脸。上官流殇捂住心口的位置,那里怪怪的,好似心疼。好想把她抱在怀里,细心安慰她,轻轻呵护她。

    上官流殇的身体比他的思维更快做出反应,迅速飞身而下,一用力,独孤月就落入了他的怀抱中。

    独孤月愤怒的挣扎,“放开我,混蛋!”

    “不放,本王怎么能够推开对本王如此热情的宝贝呢。”

    “尚宫娘娘!放开本小姐。”独孤月愤怒地急红了小脸,把心里的小秘密说了出来,用力地挣扎着,可是没用,试问一个不能修炼的废材弱女子如何能挣脱得了一个王者天才的束缚呢?

    “娘娘?你叫本王娘娘!”上官流殇咬牙切齿地问,手中的力道也加重了几分,似乎只要她答一句是就会随时把她那不盈一握的纤腰拧碎。

    “疼,轻点。”独孤月疼得皱起了她那好看的眉头,心虚的低着头,毕竟一个天之骄子被人叫成娘娘不是一般的受不了。

    上官流殇看她这样顿时想起刚刚她一人时散发出的可怜样,对她只剩下心疼那还记得生气。“好了,小可怜,没事了,我不怪你了。”他松了松怀抱她的双手,不至于弄疼她但也不会让她挣脱。

    独孤月抬头看着她,对上他那双邪魅妖娆的眼眸。视线碰到那双美丽得不像话的眼睛,心蓦然扑通扑通地跳起来。那双眼美丽得不像话,也沉着得不像话,更深邃得不像话。

    “乖了,小可怜不要伤心,一切有本王在呢。”

    独孤月深陷他那双邪魅妖娆的深邃的眼,好似被蛊惑般不可自拔,相信了,安心了,所有来到这个陌生世界的彷徨不安都消散不见。

    “本王带你不一个地方。”

    “去哪?”都这么晚了。

    “测试灵殿,你不是想修炼吗?我们去测试一下。”

    “不要,去那做什么。”说完独孤月就后悔了,过去测试一下才能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独孤月的身体轻轻地颤抖了下,测试灵殿,对于独孤月前身而言那是个恶梦般的地方,一切的恶梦都从那里开始。

    “当然是去测试一下。还是月丫头你怕了,不敢去?”

    “今天又不是初一或十五,去了又有什么用。”独孤月忽而想到这个问题。

    上官流殇捏捏她的鼻子,宠溺的说:“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有特权的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