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章 天才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嗖嗖嗖,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独孤月竟然已经接连注满了四种颜色。而且看她那样子脸不红气不喘,完全没有半点到极限的意思。

    上官流殇静静地看着耀眼光圈里那光芒万丈的少女,眼底闪现出了一丝奇异的情绪。

    此时的独孤月。身上如蒙上一层圣洁光辉,乌黑的长发透着晶莹的光泽。吹弹可破的肌肤细致如美瓷。

    淡然伫立的她脸上带着恬淡的笑意。透出自信的光芒,折射智慧的色彩,如春晖朝露。清新动人,那样的迷人,那样的摄人心魂。叫人移不开眼。也不愿浪费时间去眨眼睛,只怕唐突了佳人,惊飞了仙子。错过了瞬间。

    独孤月完全不知道上官流殇的心思。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天赋已经让上官流殇这位天才都吃惊万分。此时的她还在不断地感受着灵力,输出着灵力。

    青色……青色也已经出现在水晶球里。此时的速度慢了下来,但比起一般人还是要快上许多。

    一柱香的时间后水晶球被再次灌满。熠熠生辉。

    灵力宛如一个不知疲惫的猴子,还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玩得不亦乐乎。又快速变成蓝色!

    蓝的那么纯粹。干净,圣洁。

    轻而易举地跨越蓝色……

    虽然速度慢了下来,但完全没有停止的趋势!

    紫色……

    上官流殇眼睛直直地瞪着那水晶球,看着那缓缓爬升的紫色灵气,黑眸闪过一丝深思。

    能够点亮蓝色灵气,这已经表示天赋灵力很强大了,因为整个大陆能达到蓝阶天赋的,也是极少的。

    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填满了蓝色水晶球,点亮紫色水晶球。

    然而……让上官流殇无语的是,那灵气就像调皮的小孩子一般,一下一下,忽而升起,忽而缓慢。不管怎样最终都在往上爬。

    紫色水晶棱柱东陵国不是没有过,上官流殇就是其中一个,但有史以来也就出了几位,那也是屈指可数的,但是独孤月这小丫头她竟然达到了紫色灵气!

    而这样的丫头这十年来竟一直被当成废柴对待,被肆意欺负凌辱,荒废时光。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有木有!

    这一刻,饶是上官流殇教养再好都忍不住想骂娘了。

    不禁想问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小丫头的天赋测试会为零呢?为什么这小丫头那么好的天赋竟然会被当成废柴?此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哪怕闹得个天翻地覆,也要为小丫头讨回公道。上官流殇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十分钟,三十分钟,一个小时……她的灵力犹如大海般连绵不绝,却也如雨滴入海般缓慢,如此长时间的输入,她的神色竟没有一丝丝疲惫。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天赋和实力决定一切,在这七种颜色中,各种颜色都代表了各自将来的成就。

    紫色还分为上品,中品和下品。

    随着时间的流逝,紫色灵气缓慢爬升早已越过下品,慢慢达到中品,最后竟然……

    上品!

    紫色上品!

    纵使上官流殇淡定无波的脸上,此刻的表情也是完全呆愣住了。

    他原本对独孤月的天赋不抱什么希望的,以为能达到橙色灵气以后再帮她用丹药升到绿色灵气就不错了,但最后,竟然是紫色上品,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绝不是单单一句出乎意料就能接受的,紫色灵气上品,这天赋简直强大到可怕。

    但是……但是那紫色灵气竟然还在诡异的往上爬,默默地爬着,速度比龟爬快不了多少,但事实上,它一直都不曾停止过。

    接近了,接近顶点,到达顶点了!

    然而不到一秒钟,事情忽然在这一刻发生了骤然巨变!

    就在水晶球被灌满的时候,那水晶球突然间收回了所有的光芒,所有的色彩全部消失。

    仅仅一瞬间,水晶球变得暗淡无光,也没有了原来的透明清澈冰冷,不带一丝色彩,水晶球就像是一颗最普通的玻璃球。

    独孤月忽觉嘴角一甜,一道鲜血从嘴角涌出。

    “月丫头!”上官流殇几乎是瞬移到独孤月面前,速度快的犹如一阵闪电飘过,他将独孤月紧紧抱在怀中,眼神带了一丝紧张。

    “我没事。”独孤月虚弱地靠在他怀中,微微摇头,“刚才怎么回事?我的测试结果到底如何?我还是废材吗?”

    说到底她还是在意她的测试天赋的。从无所不能的天之骄子到一无是处的草包废材,无异于从天堂到地狱,就像是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接受……还是有难度的。

    上官流殇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邪笑,捏捏她倔强的小脸,声音低沉:“本王的眼光向来很好。”自信而自恋。

    “这么说……”独孤月顿觉心情一松,目光如电,期待地凝视着南宫流云:“我不是废材喽!”

    那双明亮的双眸充满期待地往着上官流殇。

    “咳咳。”上官流殇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告诉独孤月这个事实,“事实上吧,可能你的灵力强大到吧水晶球撑破了。”

    独孤月皱起眉头,不语,依旧盯着上官流殇。

    官流殇对于哪里出了问题也是毫无头绪,他敲敲独孤月的额头,“放心,你绝对是天才中的精英,这点是毫无疑问的,只不过这个过程可能有点艰难。不过这十年都等过来了,也不在乎再多等几天吧?”

    “可是……”独孤月看着自己的双手,又看看那暗淡无光的水晶球,她的灵力很诡异啊。

    “等我三日。”上官流殇面容难得的认真,目光如黑曜石般闪着灼灼光辉,“三天后我会告诉你答案。”

    “嗯?”独孤月定定地望着他,“难道我这种是把水晶球弄灭的是特例吗?”

    上官流殇无语,一脸同情地望向她,郑重点头。

    独孤月颓然地跌坐在地上,抱着脑袋哀嚎,她怎么就这么命苦呢?老天你这样耍人,你家人知道吗?造吗!

    “告诉你个好消息。”上官流殇不忍见她如此,笑嘻嘻地凑近脸,邪魅而神秘。

    “说。”独孤月很干脆一句话,老被打击,确实迫切需要一个好消息来安慰弱小而受伤的心灵。

    “你的天赋的确很强大。看到刚才浮现在周围的光芒了吗?还记得是什么颜色?”

    “绿色中带着橙色?”独孤月有些不确定。

    上官流殇像摸小狗一样揉揉独孤月的脑袋,嘴角带着一抹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柔情:“傻丫头,难道你不知道绿色代表木系,而橙色则代表火系吗?”

    独孤月一脸迷茫,好不无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