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章 整你没商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有回炉重造怎的在她面前称小?

    果然,独孤沧水面红耳赤,气愤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打翻了他最爱的鲜鸡汤。

    “我去换衣服。”留下一句话就落慌而逃。

    好样的,本来独孤月还要想办法让他离席,现在省事了。

    “独孤月。你怎么说话的?看你把沧水气的,我可怜的沧水呀。那么烫的汤肯定疼死了。”大夫人梨花带雨地哭诉着。

    “大伯娘。我说错了什么吗?大伯父说他还小,那只能有两种情况了,要么不是沧水哥哥。要么你把他塞回去重造。难道不是吗?大伯父?”梨花带雨谁不会。

    “好了,吃饭。”这个话题不能进行下去了,只能转移话题。

    吃饭?只怕吃不成吧。好戏才刚刚上演。怎么能让你们安心吃饭呢?

    我的好伯父。你太胖了,容易得肥胖症,不宜吃太多。你的侄女我可是好心帮你减肥哦。不用太感想我。

    “老……老爷。不好了,藏书阁进贼了。”

    “进了就进了。不就几本破书吗?瞎嚷嚷什么!”大夫人把所有的火气都撒在进来的小厮身上。

    反观独孤剑则失态的从椅子上跳起来,火急火燎地走过去。扯着那个小厮的衣领。

    “你说什么?”

    可怜的小厮被独孤剑拎的满脸憋得通红。

    “藏……书阁进……进贼了”断断续续的,小厮终于把话再说了一遍。

    “不就是个藏书阁嘛?至于吗?”大夫人不知死活地说,她实在不明白独孤剑为何如此激动。他藏在藏书阁的东西就当真如此重要?比儿子还重要?

    也许没有那么遭。那个小贼也许没有发现藏宝的地方,独孤剑自我安慰。

    “老……老爷,我们再藏书阁里的一面墙上发现了一个像抽屉的地方,里面是空的。”小厮继续禀报。

    “什么?”独孤剑把小厮一扔,赶快往藏书阁走去。

    到了藏书阁看着空空如也的抽屉,独孤剑一屁股坐到地上。

    完了,仙灵水没了,藏宝图没了,老爷子出关后如何交代?

    “封锁全府,任何人不得出入,查,一定要把贼人抓住。搜,所有地方都不要放过。挖地三尺也要把丢的东西找到。不得放过任何地方,任何人,任何可疑的都带来给我。”

    独孤月嘴角勾起一抹邪魅冷笑。

    独孤沧水你不是冤枉那天在荷花池的是我吗?不是栽赃我吗?那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冤枉,什么叫做真正的栽赃陷害!这招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哥哥,你能学会吗?

    独孤月微扯嘴角,慢慢等待。

    “老爷,所有院子都搜过了,什么都没发现。”管家来到这弯腰行礼。

    “真的都搜过了吗?那么沧水哥哥怎么还不来这里?”毕竟发生这么大的事。

    后面的话独孤月没有说出来,独孤剑也能想到,说多了就假了。

    “老爷,在书架下面发现了这个。”一名侍卫手拿玉佩,双手奉上。

    独孤剑接过玉佩,“查,查出是谁的玉佩。”

    “老爷,这好像是少爷的玉佩。”一个侍卫不确定的说。

    “你说什么?这是沧水的玉佩!”独孤剑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们搜过少爷的院子了没有?”独孤剑对管家怒吼道。

    “没……没有。”管家都快哭了,昨天跪了那么久,现在又到处奔波,腿都要废了。

    “为什么不搜?我不是说过,任何地方都不放过吗?”独孤剑快疯了。

    “少爷不让搜。”

    “不让搜?莫非是哥哥偷的?哥哥就是那个小贼?”独孤澜雪惊喜的说,她还沉浸在自己推论出贼人而兴奋,完全没有发现,大夫人变得苍白的脸。

    “雪儿不得胡说。”大夫人连忙训斥她。

    “本来就是嘛。干嘛凶我。”独孤澜雪就是个被宠坏了的小孩。

    “去沧水院。”独孤剑现在谁都不信,只信事实,他要去沧水院查清楚。

    真的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独孤月还怕自己把说的引起其他人的怀疑,现在有独孤澜雪的帮忙,简直事半功倍。

    “独孤沧水开门。”直呼其名,可见独孤剑有多气愤了。

    “爹,你怎么来了?”独孤沧水打开门走出来。

    “逆子,这是不是你的玉佩?”

    “爹,你干什么?拿着我的玉佩在外人面前叫我逆子,你还是不是我亲爹。”独孤沧水一出来就被爹莫名其妙的叫逆子,心里一阵委屈。

    “藏书阁里的东西是不是你偷的。”明明是问句,却是陈述语气。

    “我在屋里好好的换衣服,去藏书阁偷什么东西?藏书阁有什么值得我去偷的。”独孤沧水生气的大声说。

    “不是你,那你干嘛不让管家进来搜?所有地方都搜了,只剩你这里了。传家宝被偷了,没到场的是你,在藏书阁找到的玉佩是你的,院子不让搜的也是你,你说是不是你偷的?”

    “不是我。”独孤沧水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那你解释解释这些。”独孤剑一把把玉佩扔到他身上。

    独孤沧水一时不察,没有接住玉佩,玉佩摔在地上,破的四分五裂。

    这块水波玉佩是独孤沧水心上人送的一直珍爱的紧。前几天发现玉佩不见了,他疯狂的找却没有找到。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天在花园他诬陷了独孤月,也在那时埋下了隐患,他在那里把玉佩丢了。

    “解释什么?”独孤沧水气愤的说。

    “逆子,给我搜。”独孤剑不再啰嗦,叫人直接硬闯。

    “不许搜,又不是我偷的,凭什么搜我的院子。”独孤沧水拦着,不让人动。此时他是太过生气了,做出了不理智的行为。

    “来人,把他给我按住,其他人进去搜。”独孤剑直接下令。

    “不可以,不可以进去搜。”

    他疯狂的在抗议,落在独孤剑眼中却成了害怕人进去搜。

    “搜,给我仔仔细细地搜,不许落下任何一个角落。”说完,他手一扬,一脸地威严。

    一声令下,护卫顿时蜂拥而入,快速分散到沧水院的各个房间细细查看。

    独孤剑也没闲着,扫视着整个院子,深怕错过一丝信息。

    外围搜过之后,独孤剑挥手叫护卫一起移步内室。

    搜查了一遍,却什么都没发现。

    独孤剑和大夫人都松了一口气,还好与自己疼爱的儿子没关系。他既欣慰又郁闷。

    此时独孤沧水看到独孤剑眼中的欣慰顿时明白父亲不是针对他,是府中真的丢失了昂贵的东西,正想开口,然而正在此时,忽然有一位护卫大声喊道:“那个是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