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章 魔宠小神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手指所指的方向正是窗户,窗户上放着一盆盆栽,那里有一丝淡淡的白色阴影。在灰暗的灯光下若隐若现。

    “拿出来看看!”独孤剑顿时脸色变得铁青。

    那护卫得了命令,很快走过去,伸手将那团东西拎了出来。

    “这是……”独孤剑看到那个瓶子。顿时脸色也变得狰狞。

    没想到呀,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偷仙灵水的既然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孽障。仙灵水你也敢偷。”独孤剑一脚踢过去。

    独孤沧水痛得龇牙咧嘴,却不敢呼疼,赶紧解释:“不。不是我我不知道它怎么在我屋里的。”

    独孤剑打开瓶盖,看到里面空空如也,气的将瓶子摔在地上。

    他知此时追究仙灵水也无济于事。藏宝图才是最重要的。

    “藏宝图呢?仙灵水你喝了。藏宝图呢?”现在找到藏宝图才是关键。

    “什么藏宝图?我不知道。”独孤沧水悲伤而茫然的说。

    独孤剑气结,拍桌而起。

    “沧儿,你只要把藏宝图拿出来。为父对你从轻发落。不。对你盖不追究。”独孤剑也是拼了。

    “爹,我不知道藏宝图在哪。”

    “逆子。来人,把他关进地牢。一定要查出藏宝图的下落。”藏宝图才是独孤家真正的传家宝,万万丢失不得。

    两名侍卫上前,压着独孤沧水。

    “不。爹,我真的不知道藏宝图的事。娘,娘你救我。”独孤沧水是真的慌了,地牢,那是可是极其恐怖的地方。

    “老爷,这里面一定有误会,沧儿不会这么做的,不会的。”大夫人苦苦哀求着。“藏宝图是个不完整的,沧儿拿了也没用呀。他拿来干什么。”情急之下大夫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说了什么。

    “你怎么知道藏宝图是不完整的?”独孤剑听了,大吃一惊。

    “我……”

    “来人,连同这个贱人一起关去地牢。”独孤剑万万没想到,自己曾经去检查的时候,被枕边人看到了,并且既然偷偷去看过了藏书图。

    独孤澜雪本来也准备为哥求情的,看到娘也被爹爹关了起来,不免担心自己也要受到牵连,哪还敢开口。连忙离得远远的,就怕被牵连到。

    “大伯父事情都查清楚了吗?查清楚了我可要走了,煜王殿下还等着我呢。去迟了可不好。”戏已经大概看完了,留着也没用了。

    “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你还好意思出去。”一直沉默的独孤兰雨突然开口,她早就在找着一切机会报复他,让她难堪,凭什么她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兼废物能跟煜王殿下定亲。

    “妹妹这是何意?既然妹妹不让我去,那就请妹妹去跟煜王殿下说明情况。”

    “去就去。”独孤兰雨沉浸在即将看到心心念念的人儿,满心欢喜,完全没有看到周围人看她的鄙夷。

    说姐姐去见未婚夫觉得不好意思,自己却要去,真是恬不知耻。

    不是他们觉得独孤月好,而是他们相信煜王殿下的眼光,煜王殿下看中的定是好的,不好也是好的。

    “希望殿下不会发火就是了,我去不去无所谓。”独孤月耸耸肩,随意地说。

    “孽障,你想害死我们是不是?”一巴掌扇过去。

    谁不知道煜王殿下向来喜怒无常,恣意妄为,谁的面子都不给。敢问世上谁敢驳了他的意?

    可怜的独孤兰雨,小小武者一阶的实力,怎么挡得住武者五阶的灵力?摔倒在地,额头上旧伤未好又添新伤,要不留疤痕只怕难了。

    教训完独孤兰雨,转过头对独孤月说:“去吧,去账房领五十个金币。”

    “好的,谢谢大伯父,”独孤月向他行礼后,对独孤兰雨说:“那我就先走了,妹妹。”

    独孤月走在大街上,她是不可能去找上官流殇的,他应该在为两天后去黑暗森林做准备吧。

    想起来到这块大陆后都还没有好好逛逛呢。

    走着走着,突然,从天而降一颗奇怪的蛋。正好砸在独孤月头顶,独孤月迷茫地抱着这个蛋,摇一摇,里面有嗷嗷嗷的声音。

    好吧,独孤月看着这个奇怪的蛋蛋,是把它扔了还是留下?

    扔了吧,一个蛋有什么用?

    怎么回事?怎么扔不掉?两只手拉吧,左手终于解脱。怎么又凝在右手上了?左手拉右手,右手帮左手,就是扔不掉。好吧,扔不掉就拿着呗。意念一动,移到空间里,蛋蛋终于脱落了。

    “你就在这好好待着吧。”幸亏蛋蛋不用花金币养。

    独孤月此时不知道的是,此时空间里的灵气正养着呢,蛋蛋孵出来后,需要大把大把的晶石养。

    独孤月转了一圈后回到院子,隐约听到嗷呜嗷呜的声音,却总找不到声音之源。

    “出来,装神弄鬼算什么英雄好汉?”独孤月实在没法,只能用用常人会用的方法。

    声音消失了,独孤月找遍整个房间都没有发现。

    在独孤月以为声音不会再出现的时候,嗷呜嗷呜又出现在脑海。独孤月气定神闲,安静下来就静静地找声音的来源。找到后定不轻饶。然而令独孤月无语的是,她找到了声音来源,在她空间里。

    进去发现一别说蛋了,蛋壳都不见一点影,独独看到一条巴掌大的小神龙就趴在仙灵水泉上,仰着小脸,一双萌萌的大眼,喝一口灵水,叫一声,许是听到响动,回过头,水灵灵的大眼,望着独孤月,嗷呜嗷呜的叫着,表情呆萌又无辜。

    独孤月看着仙灵水退下去几乎一指深,气的咬牙切齿。如此珍贵的仙灵水却被这小魔兽喝掉了,喝掉了既然还在这装无辜。

    独孤月一把把它拎出空间,小神龙以为独孤月跟它玩,乐呵呵的,咯咯咯直笑,小爪子拉着独孤月的衣袖,欢乐地荡秋千,小身子上下晃荡着。

    “放开!”独孤月说。

    “嗷呜嗷呜!”不要,跟窝玩。

    “小东西!”

    “嗷呜嗷呜!”偶不是小东西,是小神龙。

    “小东西,放开!”

    “嗷嗷嗷呜……”偶要跟你玩。

    就这样独孤月说一句,小神龙说一句,说了半个时辰。

    独孤月无奈,扔又扔不掉,说又说不通。“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小神龙呆呆地望着独孤月,忽然它一跃而起,咬住独孤月的手指,顿时破皮流血。

    “呀!你这只白眼狼。”独孤月痛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