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章 谁能找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抬头一看,进来这个面目狰狞的老人,来人大约四五十岁。那张老脸因为愤怒而变得僵硬。

    紧接着林子峰也走了进来,“二叔。”

    林子峰拦着想要向独孤月走来的人。

    原来,他们搜遍了整个客来香都没有找到那个不翼而飞的原石。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原石就在没有搜过的独孤月所在的包厢。

    林二叔火爆的急性子,不管不顾地破开了门。

    “有事?”独孤月好看的眉头微皱。不悦地斜视进来的人。

    “姑娘。抱歉,我们搜了其他地方,都没有找到原石。所以……”

    “所以你们怀疑是我拿了?”独孤月看他欲言又止,把他的话接过来。

    “不,也许是有贼人把原石藏在了此处。还望姑娘见谅。”

    “搜吧。”独孤月看到林子峰此时还能保持谦谦有礼。独孤月对他也高看一眼。也不为难他们,反正搜了也不会有任何破绽。

    “搜!”一声令下,就进来几个人仔细地搜查。

    “没有。”一个侍卫长一样的人。对林二叔报告道。

    林二叔一瞬不瞬地盯着独孤月。好似要把她看穿一般。那双眼睛瞪得大大的。狰狞扭曲。

    独孤月的衣袖鼓鼓的,在林二叔的直视下。独孤月心虚地低头,另一只手覆盖住鼓鼓的地方。

    林二叔冷哼一声。“毛还没长齐的小丫头也敢……”

    他话还没说完,只见一团白色的东西在眼前一闪而过。

    “你……”白影再一次从眼前闪过。

    再看时,只见独孤月怀里多了只毛绒绒的小魔宠。小魔宠手里拿着桌子上剩下的唯一的鸡腿。炫耀似的在独孤月眼前晃了晃。独孤月抬头怯怯的看了众人一眼。美丽的凤眸。蓄满眼泪,急得要哭了。

    独孤月故作凶狠地拍了小寻宝一下,急的快哭:“你这个小笨蛋,又不听话,是不是要等到被人抢走才知道错!”

    独孤月揪着小神龙的耳朵:“总是闯祸,你不知道你家主人不能修炼吗?怎么这么笨!你要知道这世上贪婪的人很多,一块破石头都被抢了,你这么个可爱的魔宠还不得被人强行要走呀。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东西,枉费我对你那么好,你就不能懂事点吗?”

    “妈妈。”小寻宝看到独孤月义愤填膺地说话,心里毛毛的,它不喜欢。可怜兮兮的露出那双呆萌明亮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看众人。

    林子峰看着这两个奇葩,也是无语了,内心狂吼道:那是原石!含有青色晶石的原石!不是破石头。而且没有人会想要抢你的魔宠,好吗?“姑娘不必着急害怕,我等不会要你的魔宠的。我们来此只是找原石而已。”

    独孤月疑惑的看着他,在他点头后,哦的一声,悠悠的走到椅子上坐着,说:“那你们随意。”

    独自乐呵乐呵的逗着怀里的小魔宠。

    众人无语,合着您刚刚如此紧张不悦就是怕人抢了您的魔宠呀,真是服了你了。林二叔也被迷惑了,但在他看到独孤月手中戴着储物戒指时再一次叫住了独孤月。

    “把你的储物戒指拿来。”

    “你要?”

    “少废话,拿来。”

    “你们很大胆哦,第一敢来搜这个包厢。”独孤月笑着说

    “姑娘,你就把戒指给我二叔看看吧,我们不会要你的。”

    “真的?”

    “跟她废什么话,拿过来。”

    好吧,独孤月没有灵力,戒指可以被人随意取下。

    “还记得我说你们胆大吗?”独孤月抱着小寻宝,无所谓的说。

    “还请姑娘见谅。”依旧文质彬彬。

    独孤月怎么看怎么对此人无语,你家丢的是青色晶石好吗?怎么还能如此冷静。

    “我刚刚只说了一个原因哦。”

    林子峰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刚刚她确实说了第一,那第二?

    “第二,你们竟敢查这个戒指!”

    话音刚落,嘭的一声。

    原地已经没有了林二叔的影子,只在墙上留下一个人形洞。

    一只手迅速的接过快落地的戒指。

    “怎么才离开你一会就被人欺负了?”黄色锦袍少年,走过去,揉揉她脑袋,宠溺地说。

    “那你要不要考虑把我拴在裤腰带前?”独孤月恨恨地拍掉他做乱的手,她又不是寻宝。

    等等,他刚刚揉她脑袋,像不像她揉小寻宝?

    独孤月怒了:“你丫的上官流殇,你是不是把我当魔宠了!”

    上官流殇脸色不变,把想要捏独孤月鼻子的手改为拽住她怀里的小寻宝,往外一丢,她的怀抱怎么能让这个小家伙占领呢?他都不能抱……

    “怎么会呢?你可是我的宝贝。”上官流殇不动声色地抱住独孤月,拉住她不让她去捡小寻宝。

    “你放手,我要寻宝。”独孤月无效地挣扎着。

    “好呀,过两天我就带你去寻宝。”上官流殇满足的吮吸着她的体香。顺势在座位上坐下,让独孤月坐在他腿上。

    “不是,我不是要跟你去寻宝,是刚刚被你丢出去的我的魔宠叫寻宝。”独孤月说完也冷静了下来,有上官流殇在,寻宝不会有事。

    上官流殇看了一眼呆呆站在原地的林子峰。

    只一眼,却让林子峰寒从脚起,明明是一张帅气的脸愣是宛若看到修罗,心里打了个哆嗦。

    “煜王殿下,在下告辞。”

    独孤月看着一直温文尔雅的林子峰落荒而逃,疑惑的看着上官流殇,这厮到底做了什么,让人家如此怕他。

    “不就是一只小笨龙吗?值得你这么关心它?”别人吃醋不分男女,某人吃醋不分雌雄。

    “它是我的契约魔宠,不是小笨……”独孤月打鸡血一样,揪着上官流殇的衣领,“你怎么知道它是笨龙,呸,龙的?你怎么知道它是龙的?”

    上官流殇很享受独孤月对他的亲近,虽说是恶狠狠的,“一看就知道了呀。”

    “妈妈……”此时,小寻宝委屈的出现,那双大眼睛控诉着上官流殇的暴行。

    “一看不是小奶狗吗?”独孤月嘀嘀咕咕的说。

    “你亲一口本王就告诉你。”

    独孤月翻了个白眼,“不说算了。”

    “聪明的丫头,太不可爱了。”这么聪明要怎么拐呀。

    “本王天生的,别人没有的。”炫耀的语气却让独孤月安心了。

    “丫头,这两天你就在将军府不要出来吧,本王不是每次都能及时赶来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