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章 逗比宇文南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原来是你呀,久仰久仰。”宇文南极说的是实话,刚刚他他佣兵团处理公务时。看到了上官流殇光临大驾,一字不多说,就说、:你快去赌石市场。绝风护着的人要是有一丝一毫的损失和伤害,小心你的屁股。她在那里做任何事你不许管。更不能让她受委屈。

    独孤月疑惑的看着流风,这货是打哪来的,又意欲何为?

    “这是佣兵团的团长。赌石市场的执法者是出自佣兵团的,他与殿下是兄弟。”

    绝风简单的几句话却让独孤月解读出了许多信息。上官流殇叫他来的,他不是来抢晶石的。她在赌石市场可以横着走。

    “团长客气。”能跟上官流殇称兄道弟的人绝不是小人物。她还是得客气点。

    “别,嫂……少来这些虚的宇文就行了。”废话,让某人知道了她跟他疏离。还不得臀部脱层皮。

    “好的。”肯定是上官跟他说了什么。

    “你打算去拿回家毛料了吗?”独孤月眼尖的看到猥琐男想要偷偷溜掉。

    早在围观者竟相出价时他就想溜。奈何人太多。围的像一堵厚实的城墙,他突围不出去。此时看到绝风大人和团长大人都在为他保驾护航。他再不走就真的要倾家荡产了,趁着他们聊着天。没有注意,谁不溜谁缺心眼。

    只是独孤月不说放了他,他怎么可能走得掉呢?

    流风几乎在同时走上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是,是的,独眼,你还愣着做什么?毛料不要了?”

    “公子,毛料就您要吧。”他不是不想要,只是他知道没有独孤月他也不可能得到那些原石,而且独孤月还帮他摘掉了黑手的帽子。

    “绝风,你去把最面上的那块原石拿来。”小寻宝告诉独孤月这堆毛料中有不少橙色晶石,独孤月叫流风拿了一块。

    “剩下的就大叔你拿吧,这些都是你应得的。”

    “公子。”流风把拿到的原石递给她。

    “你要吧。”

    独孤月对于今天绝风的表现暂时很满意,再奖励他一枚晶石也是情理之中。

    “谢谢公子。”流风也不客气的收下,说不定这里面就是一块赤色晶石。

    “公子还要继续逛吗?”流风问道,其实他很想回去看看主母给他的到底有没有晶石?接连切的两块原石都赌涨了,他对揣在兜里的原石充满了好奇。晶石他有,可谁会嫌弃在多一点呢?

    “当然了,你要是累了就找个地方歇歇,我自己一个人也行的。”在现代是独孤月记得男的都不喜欢逛街,古代的肯定也不会喜欢到哪去。

    “去吧去吧,有我呢,还能让她有危险吗?”看上官对她的态度,以后她肯定是嫂子了,此时不拍拍马屁,套套近乎,更待何时?等他和嫂子处好了,嫂子帮忙在上官面前美言几句,那好处还能少吗?到时他肯定是几兄弟里最幸福的。理想很美满,现实待续中。

    “属下不累,不用歇息。”流风对宇文南极翻了一个白眼,这个不靠谱的逗比,别以为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那就走吧。”独孤月不懂他们之间的明争暗斗,她只想多买点原石,要不然寻宝就惨了,饿肚子事小,耽误修炼事大。

    “公子,我带你去老徐那里吧,他那里的原石都是上等的。”来到这里不去老徐那绝对是个损失。

    “小月,哥哥带你去,老徐那里不是什么人他都让进的,就算进了他也不一定会招待。哥哥可是这里的地头蛇,他肯定得让你进去。”

    某逗比急着献殷勤,却浑然不知自己犯了某人的大忌,小月是他能叫的吗?他能叫吗?不能!流风也不提醒,幸灾乐祸地跟着,他不得不承认某逗逼说的是事实,老徐性格古怪,做买卖还要看眼缘,看中了才做你的生意。除非,你是冤大头!

    不过,经过刚刚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流风已经深信,就算没有宇文南级独孤月也能进去。就凭她连开两次,她的运气也是好的。

    说起来,宇文南极不愧为这里的执法者,地头蛇,经过七拐八拐的小道,他将独孤月带到一条古朴陈旧的老街。没有他独孤月自己不一定能逛到这个地方。

    他指着前面一栋老旧的四合院子对独孤月说道:“小月,这里就是老徐店,老徐家是隐藏店铺里货源最丰富,品种最高档的,当然,价格也最高。不过你不用担心,金币不够了,哥哥借给你。”他没有说出口的是:你借得越多,我好处越多。

    独孤月扫了周围一圈。这里显得有些偏僻而荒凉,却也是极为幽静,与外面热闹的市场比起来这里说的上是门可罗雀,来人寥寥无几。

    看来老徐的性格真像他们说的那样怪异而独特。

    “没有人知道老徐为什么不喜欢别人来,开门做生意这样怎么赚钱?其实有人私底下叫他疯子。”宇文南极对独孤月介绍。

    独孤月看了一眼老徐店铺,又看了一眼宇文南极,内心对老徐有了一定的认识,也行这就是大隐隐于市的隐者吧。“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你不是老徐,又何必在这里惹非议呢?”

    “不是的,小月,这可不是我说的。”宇文南极急忙把自己撇清,他可不能让嫂子留下不好的印象,要不然他以后的日子怎么办?

    “人生在世,能活几回,肆意又如何?癫狂又如何?如此洒脱何尝不是真性情呢?”这种人往往才是高人,不到一定境界,是做不到的。

    “好,好一个肆意又如何,癫狂又如何,老夫活了这么多年,在这里少说也有三四十年,第一次有人如此了解老夫,女娃子不错。哈哈哈……”狂妄不羁的爽朗笑声伴随着一阵鼓掌声传来。

    只见一张衰老的容颜如同橘皮,满脸的褶子,眼睛混浊,头发花白,看上去似乎有六、七十岁的高龄了,只是那模糊的轮廓昭示着他年轻时的俊朗。

    “进来吧,还站在外面做什么?女娃子,进来爷爷请你喝茶。”老徐看起来就像个慈祥的老爷爷,乐呵的逗着家里的小孙女。

    “谢谢徐爷爷。”独孤月看着老徐就像二爷爷一样,和蔼可亲。

    小时候她被训练得累死累活,是二爷爷经常背着大爷爷给她好吃的,以前二爷爷总会拿着很多好吃的去找她,对她说:“小月月,累坏了吧,快来吃好吃的。”而她每次都吃的很开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