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章 黑暗森林之大白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王爷。”流风双手奉上刚刚获得的魔核。

    魔兽不断的向他们走来,流风和流雨也毫不客气地出招,对于围观群众。只能耸耸肩,说抱歉,我们快了一步。

    而流风和流雨又是上官流殇的亲卫。实力不容小觑,往往魔兽还没来得及挣扎就丧失性命。

    这已经是第五个魔核了。

    上官流殇接过魔核。递给独孤月。摸摸她的头,温柔地说:“乖,吃了它。”

    这五个魔核。每一个对于初级修炼者都是很有帮助的,有了这些魔核的帮助,往往能事半功倍。

    奈何独孤月不领情。眉头轻挑。嫌弃地说:“一定要吃吗?血淋淋的,真恶心。”

    能不能不这么拉仇恨值?这些都是大家需要的好吗?有的人还不仅仅是为了卖钱,而是学院给的任务。江若水等人心中几乎在泣血!

    可恨的是每次这些比较厉害且比较容易对付比较有用处的魔兽到来的时候。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流风他们截杀了。而对于殿下没有用。准确的说是对独孤月没有用的魔兽来了,他们就观战。不管他们拼得要死要活。

    “乖,我帮你洗洗。”拿出琼浆玉液仔仔细细地清洗。

    琼浆玉液是用来洗东西的吗?众人狂吐槽中。

    陆陆续续有人离开。他们知道跟着煜王殿下是没有前途的,有好处不会有自己一份,有危险他也只会袖手旁观。不得不说。你们真相了。

    杀戮嗜血 ,冷漠冷酷的煜王殿下绝不会助他们一臂之力的。

    只剩下江若水那队人还不死心的跟着。

    忽然,上官流殇眼底泛着一抹似笑非笑的滟意,绝对的在算计人,他一把拉住独孤月,将她推至自己身后, 呈保护姿势,脚步停在原地不动。

    他漂亮的玉手握着独孤月柔若无骨的手,目光慵懒且邪魅,一直阴戾的看着前方。

    忽然,捏捏独孤月的手,勾起一抹邪恶的笑,缓缓说道:“来了。”

    什么来了?

    独孤月心中好奇,从他挺拔的后背钻出一颗小脑袋,随着他的目光朝前方望去。

    她不觉暗自吞了口口水,只见百米开外的距离,一条白色的巨蟒正快速游来。

    蛇身足足有十几米长,腰身水 桶般粗,身上外皮通体雪白,血盆大口中蛇信子殷红,看起来凶狠而狰狞!

    “白蟒,四阶魔兽,攻击力强悍,防御力强悍,且含有剧毒。”上官流殇朱唇轻启,详细向独孤月介绍。

    若是旁人,他自不会多说一个字,用独孤月的话说就是他不愿浪费那个精力。

    “它的内丹可解百毒,林中瘴气可用它解。”

    “嘶嘶嘶——”大蟒蛇口中吐着猩红的蛇信子,已经蜿蜒来到了上官流殇他们这里。

    面容狰狞,凶相毕露,独孤月紧紧地拽着上官流殇的袍子,兴奋而刺激,她期待着上官流殇与大白蟒大战一场。

    然而,让独孤月惊奇的是,它竟然……竟然完全无视她和上官流殇,当然还要流风流雨,直接越过他们,朝后面挪动而去。

    哦……这不科学!

    “殿下,这是怎么我们引来的,请让我们来战,我们需要一颗四阶魔核。”

    流风没有动,江若水的队长陆青鸿知道,上官流殇这是默认了。

    独孤月眨眨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怎么了?我们不要这个魔核了吗?什么叫做是他们引来的?

    腹黑的上官流殇真的不要这个好东西了吗?

    上官流殇拍拍独孤月的脑袋,眼底闪过一丝邪佞诡笑:“他们有红花青竹,用来吸引白蟒的。好好看戏,绝对精彩,包卿满意。”

    是吗?那可要好好看看了。

    独孤月忽然记起上官流殇之前说的,物尽其用。终于明白上官流殇因和默许别人跟着了,为的是他们身上带着的各种吸引魔兽的好东西,也为了让他们帮忙铲除没用的魔兽,扫清障碍,而最终的目的是这条大白蟒。

    江若水眼底闪过一抹狂喜!

    他们这次来黑暗森林,任务物品之一就是大白蟒的内丹。

    因此,他们在进入黑暗森林的时候,就花费了很大一笔钱买了红花青竹带着。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也是上官流殇一直让他们跟着的原因,他们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罢了。

    因为上官流殇知道自己未必一定运气好到会碰到大白蟒,而此时的独孤月没有任何灵力不能抵抗森林中央的瘴气,也不能承受丹药的药性。

    但江若水这支队伍带了红花青竹,就一定能碰到。

    大白蟒的内丹能解百毒,特别是森林中的瘴气,所以 上官流殇必须为独孤月准备好。

    江若水他们这支队伍一共有七个人,四男三女,修为均在二阶和三阶之间。

    七个人联合起来攻击大白蟒,摆出了他们队伍里的最强阵型,他们与巨蟒之间实在是实力悬殊。

    一时间,水箭,火球,风刃……无数的攻击力都集中到大白蟒身上。

    大白蟒蛇信子吐出,墨绿色迷雾四处弥漫,阵阵腥臭的气味蔓延 。

    小寻宝化身为一只小狗,呆萌可爱,一眼就能戳中人的萌点,它慵懒的趴在独孤月的怀里,无聊的甩动着那条毛茸茸的尾巴。独孤月不停地抚摸着小寻宝的毛发,它舒服的眯着眼,乖乖的做它的萌宠。

    上官流殇已经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表情了,可是享受着独孤月温柔宠爱的小寻宝却让他意识到了危险,小寻宝可以光明正大的躺在独孤月的怀里,而他想要得到独孤月爱的抚摸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上官流殇眯着眼睛,威胁地望着小寻宝,月丫头的怀抱是本王的。

    小寻宝大了个冷颤,好冷好冷。

    独孤月完全没有看到上官流殇幼稚的动作,她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江若水和大白蟒的战斗中,这样一来,她便暂时性的没有将小寻宝收到空间里。

    “月丫头。你抱着它累不累呀?我替你抱吧。”一定要把一切可能占领未来王妃怀抱的可能掐灭在摇篮里。

    “我不累,寻宝不重的。你说他们能赢吗?”独孤月一瞬不瞬地盯着前方,认真而专注。

    “放心,赢不了。我来帮你抱着吧。就算不重,抱久了也会觉得重的。”再接再厉,独占王妃怀抱。

    “好吧。”她对于自己的男朋友和自己的魔宠相处融洽感到很高兴。

    只是她没有看到上官流殇眼底那丝邪恶的光芒。

    接过小寻宝,停留了两秒,然后,毫不留情的甩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