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章 黑暗森林之魔兽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不管陆青鸿他们多么的需要大白蟒的内丹,它都进了独孤月的肚里。

    独孤月服用了内丹,暂时是百毒不侵了。森林里的瘴气以不在话下,万事具备,独孤月他们的速度明显加快。

    “累不累?” 上官流殇时刻注意着独孤月的情况。不愿让她累着。

    独孤月摇摇头,内心是激动的。凌霄草。只要有了凌霄草就可以修炼了,总有一天她会和他并肩翱翔,站在顶峰。

    “很快就到了。凌霄草在里面有很多的。我有采它的方法的。”牵着她的手,宠溺地说。

    独孤月认真而诚挚地看着上官流殇,就是他。一个桀骜不驯的人。却总能在她需要的时候知道她在想什么和需要什么,他的鼓励,他的安慰总是那么的及时。她何德何能。找到一个这样优秀的男朋友?

    “我很好。”

    流风和流雨则走在后面。安安静静的做木头人。

    就在此时,变故突生。

    山脉深处忽然传来一阵阵极其尖锐的鸟鸣声。闻之让人耳膜生疼,嗡嗡作响。

    独孤月没有灵力护身。心脏强烈跳动,血脉贲张,几欲晕厥过去。一口血压都压不住,一口血喷出。

    “月丫头!”上官流殇吓了一跳,每次遇到独孤月的事,他总淡定不了。

    上官流殇立马运功护着她,拿出一瓶丹药,倒出一颗圆滚滚胖嘟嘟白乎乎的丹药,喂到她嘴里。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大家全都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此时,几乎所有的魔兽都开始往外狂奔。

    一时间,无数的魔兽如汹涌的潮水般往外涌来,如万马奔腾,气势汹汹,无可抵挡。

    “情况不太妙。”上官流殇一双妖冶的风眸蕴着浓浓的寒意,语气里毫不掩饰的担忧和自责,都怪他,为什么要同意她来,明明知道她无自保之力的。

    “王爷,魔兽潮要来了。”流风严肃地说了句。

    如果只是他们三个,不足为虑,可加上一个独孤大小姐,甚是堪忧!

    “魔兽潮!”余下的人一个个神色大变,满眼惊恐。

    “完了!”

    他们虽然没有经历过魔兽潮,但是很早就被师长耳提面命过魔兽潮是如何的恐怖。

    但凡发生魔兽潮,在场的武者几乎是九死一生,但同时,又有很多绝世宝物出土,这本应百年难得一见。

    因为魔兽潮的发生,对独孤月而言不知是奇遇还是灭顶之灾。

    “中央森林……”上官流殇欲言又止,他深知此次进入森林中央对于独孤月来说意味着什么。

    “凌霄草……”独孤月眼眸深处的璀璨光华有一瞬间的黯淡,美目流转却又欲言又止,她想拼一拼,但不愿拖累他人。

    她偏过头,望着上官流殇,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没有失望就不会绝望,她真的不甘心。

    “我们回吧。”独孤月难受的闭上眼睛,她不能自私的不顾他人性命。

    上官流殇心疼地看着独孤月,拥着她的手紧了紧,心里暗道:我可怜的月丫头,上天对你何其不公!

    流风和流雨都松了口气,就怕这位未来主母不管不顾,不惜一切要进去。

    要说之前他们对独孤月恭敬只是为了王爷开心,那么以后则是从心里尊重了,让王爷开心的主母难得,这么明事理的主母也难得,以后即使主母不会灵力,也不会是王爷的阻力。老话说得好,娶妻当娶贤。

    “月丫头,别担心,以后我定会帮你取得凌霄草的。”丫头,丫头,我的丫头,委屈你了。

    “好的,我信你。”

    “王爷,你是否……”

    流雨还未说完,就被上官流殇严厉的眼神制止了。

    每次魔兽潮,机遇与危险并存,虽然危险,但也是一次难得的机遇。

    如果是以往,他自然会前去探险,但是现在他身边跟着毫无灵力的独孤月,在外围也不敢确定她会毫发无伤。

    独孤月之前也从古书上了解过魔兽潮,其中奥秘她自是知道的。

    她面色安闲,美眸清澈似能看清一切,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去吧,为我采回凌霄草,我回客栈等你。”

    说完这句话,忽然,她心底闪过一丝落寞的情绪,她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是个弱者,连险都没有资格冒。

    “我不去了,以后还有机会的。”他不放心,他捧在手心的姑娘,他要确保她的安全,哪怕一丝一毫。

    “找不到凌霄草就别人见我。”看他自责的样子,又不忍心,“你放心吧,我身边有流风和流雨呢,难道你要让他们都觉得我拖累了你吗?你要他们都讨厌我吗?你是不是要让他们对我冷暴力然后让我受不了离开,然后你好从新找一个是吗?”

    独孤月一个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哭给你看的样子,把上官流殇给唬住了,连连答应了。

    流风、流雨:主母英明,主母神武,主母威武。

    三句两句就说得上官流殇改变注意,他两对独孤月的崇拜又上升了一个等级,崇拜之情犹如涛涛江水绵绵不绝。

    “流风,流雨,保护好主母,她要是有一丝一毫的危险,伤了一丝一毫,本王绝不饶了你们。”

    又把一堆药拿出来,交给她,让她放到储物戒指中,以备不时之需。

    全程独孤月乖乖的听话,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直到要分开了。

    “等下,流风你跟我来。”说着走到一边,叮嘱了流风几句,要他发誓一定做到才放心。

    “流殇,跟你说个事呗。”独孤月知道每次跟他撒娇,他都招架不住,铁定答应。

    “什么事?”果然,立马化身忠犬而不自知。

    其实他只是偶尔犯傻而已。

    独孤月只是偶尔撒娇而已。

    “你让流风和流雨和你一起呗。”撒娇卖萌继续中。

    “不行!”上官流殇立马清醒,头悬梁,锥刺骨什么的弱爆了,不及人家一句话威力来的强大。

    “为什么?”画风也变了,彪悍在此。

    “他们要留在你身边。”

    “我不需要,我留在客栈里哪都不去。”

    “不行,路上也会有危险。”

    “那你带一个,给我留一个。”

    “不行,两个都留下。”

    “带流风。”

    “不行。”

    “带流雨。”

    “不!……”

    “再说不行我就立马跑进中央森林去。”

    流风、流雨:……

    “那,那我带一个吧,带流雨就行了。”流风更有谋略,更沉稳,灵力也更强一些。

    “带流风吧你。流风总不说话,我还不知道要在客栈呆多久呢,你不得闷死我呀,把流雨带给我解闷。”

    “好。”

    独孤月暗暗比了个“v”字。上官流殇这货真是,吃硬不吃软,非要本小姐发威威胁,切,治不了你。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