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章 黑暗森林之暗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地下跪着一排黑衣人,这就是上官流殇手下的黑卫兵。

    黑卫兵理智勇敢,作战以一当十不在话下。敌军为之闻风丧胆。

    “还是没有找到吗?”上官流殇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所有人闻到了嗜血的味道,一个个低着头。不敢出声。

    “留着尔等还有何用?”从开始的心动,到渐渐的喜欢。再也找不到心跳的感觉。在听闻独孤月失踪的时候,仿佛整个天都塌了一般,压的喘不过气来。

    让他如何能不生气。该死,所有人都该死!

    “王爷息怒!独孤小姐不希望您这样的。”流风求情道。

    是的,独孤月不希望。要不然她不会让流风跟着上官流殇一起。她主要是以防万一,如果上官流殇没有找到凌霄草,也有人制止他认死理。

    “王爷。这是独孤小姐留下的锦囊。”

    上官流殇打开一看。只有一行字。

    “君与我再来寻凌霄草。可好?”

    上官流殇拿着那张纸,双手颤抖。不言不语。

    “王爷独孤小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化险为夷的。”流风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能再道。

    “我们可以去她失踪的地方看看有没有线索,也许独孤小姐在原地等着我们呢。”

    流风不愧是侍卫首领,遇事冷静沉着。分析的头头是道。

    流风偷偷看了一眼上官流殇,发现他眉眼有一丝松动,心中暗喜。

    “流雨,还不带路。”

    “是。”

    流风又何尝舍得这位未来主母?先是以凌霄草为由让王爷不必顾及她,而后留下锦囊避免王爷为了凌霄草而以身犯险。

    流风暗暗发誓,日后必定忠于王爷忠于主母。

    独孤月休息好后,发现自己已经是突破二阶了。 独孤月就有种感觉,她已经踏入二阶武者的阶段,那么距离第三阶似乎也并不遥远了。

    独孤剑,你怎么都想不到吧,总有一天你眼中的让你骄傲的子女被你看扁的被你欺负的侄女踩在脚下。

    这一发现顿时让她欣喜若狂。

    其实她哪里会想得到,这世界上就连睡觉都能自行练功的仅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独孤月感叹,这个修炼可比在现代培训简单多了。

    独孤月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人分享她的喜悦。脑海中不觉浮现上官流殇的身影,这个人一直关心着她,护着她,宠着她,死皮赖脸的讨她欢心。

    糟糕!她离开这么久,不知道他知道她失踪了没有?没有还好,知道了的话,还不知道他该担心成什么样呢。

    独孤月想要见到他,从未有过的,想要见到一个人。

    当他再次看到独孤月的身影那一瞬间,几乎经历了从地狱到天堂的转变。

    他的月丫头,他的心肝,还活生生的出现在他面前,全须全尾地站在那儿。

    她盈盈而立,一身天蓝锦裙,傲立在纷纷乱乱的林中,四周的人无一不狼狈不堪,与她的干净利落,形成鲜明对比。

    他欣喜若狂,但几乎在同时,他的心又跌落到地狱去了!

    因为隔得远远的,他就看到一只蕴含着霸道之力的箭矢破空而出,朝独孤月的心脏狠狠射去。

    箭矢来势汹汹,精准无比,无可抵挡!

    射箭之人至少也有五阶以上的实力!

    这一瞬间,上官流殇一颗心似乎要跳出嗓子眼了。

    没有灵力的独孤月毫无抵抗之力!

    他的双眼犹如烧红的烙铁,两侧的太阳穴剧烈跳动,脸色阴霾说是地狱来的厉鬼也不为过。

    他想救她,他舍不得,他运功,尽最大的力量,飞过去。

    只是他离得远,根本远水救不了近火!

    两百米!唯唯两百米,他却无能为力!

    是谁?是谁如此恶毒!

    独孤月感受到箭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那箭的速度太快,她根本躲闪不及!

    她才刚从白师老人的空间密穴里出来,还没有来的及多想,就远远看到了上官流殇。

    他憔悴了好多,他肯定是受伤了。

    她还来不及去关心他,回过头就看到箭向她飞来。

    要死了吗?前世稀里糊涂的死去,今生也一样吗?

    明明精彩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就要结束了吗?

    就像游戏一样,在精彩的环节就game over了吗?

    怎么觉得好不甘心?不应该这样的。

    她还没有领悟灵力的奥妙,她还没有开始使用灵力,就要离开了吗?

    她又要去到另外一个世界了吗?

    流殇,对不起,我好像不能与你并肩俯视世界了。

    又离的近了,躲闪不及了。

    箭矢划出尖锐的破风声,朝独孤月心脏狠狠刺去。

    然而,就在离独孤月心脏尚有三步远之际,忽然, 在最后紧急关头有一个白影扑过去, 形势发生谁也猜想不到的巨大逆转!

    就在所有人都预见的悲剧时,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独孤月必死无疑时,白衣女子挡在了她的前面。

    上官流殇这才松了口气,却骤然发现那根箭矢中蕴含了某种天地之力。

    他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不要是他认为的那样,不要!

    然而,老天没有听到他的呐喊。

    果然,那支箭矢竟然穿着白衣女子的身体,势如破竹般就要破体而出,尤其诡异的是,那速度和力道推着白衣女子往后退,一直退到独孤月身上,两人一起后退十多步,直到抵着身后的古树,方才停下。

    上官流殇面部肌肉上下起伏的厉害,阴沉地可怕,咧着嘴,堪比修罗魔鬼!

    两人滑落在地,准确的说是白衣女子带着独孤月滑落。

    “姐……姐……”女子说一个字吐一口血,断断续续,她已经有气无力了,而且气有出无进。

    “不!”独孤月崩溃了,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鲜血染红了白衣,白衣女子伸出左手,嘴角艰难的扯出一个笑,嘴里还在颤抖地说着:“姐……姐……真……真好。”

    “不!”独孤月拉着她的手,不停地抖着,不停地摇头。

    这究竟是怎么个情况?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一个个都呆若木鸡,傻乎乎地,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们。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人奋不顾身的替她挡箭呢?

    上官流殇迈着大步走到独孤月面前。

    此时的他终于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看到他走近,独孤月紧紧地抓着他,不停地晃着,早就泪流满面,“救她,救她,快点救救她,不可以死,她不可以死!”

    流雨上前把脉,又探了鼻息,摇摇头。

    “不!不会的。”独孤月想着刚刚白衣女子,她突然拿起她的手,把她手上的戒指拔下。

    没人理解她的行为,别人救了她,她还要霸占别人的戒指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