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章 黑暗森林之木仙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木仙儿发了三个的时间查清楚了独孤月死亡的真相,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为她报仇。

    报仇雪恨后,紧绷的旋一朝松懈。整个人无力的倒下。

    睁开眼,她是超级炼药师白云大师的关门弟子。

    三年之后,她奉师命。到黑暗森林采药,不料。遇到百年一遇的魔兽潮。还好,师傅临走前给了她一颗防御丹,可以抵挡九阶以下的所有攻击。

    药采得差不多了。防御时间也快到了,木仙儿决定返回。

    刚刚到外围森林不远,她就看到了那张让她久寻不到。日思夜想的脸。

    她愣住了。不敢相信,她屏住呼吸,害怕看到的是幻境。

    她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隐隐觉得只是为了守护她。

    然而。让她始料未及的危险突然而至。

    一支蕴含天地之力的箭向独孤月的心口射去。

    来不及多想。身体的本能挡在了独孤月的前面。

    身体的疼痛让她忽略,只剩下身后真实的触感。

    “姐……”感觉到身后人的颤抖。

    “姐……姐……”唯有一遍遍的呼喊着姐。

    独孤月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冷静!只有冷静下来才能救仙儿。

    独孤月从木仙儿的储物戒指里拿出一堆的药瓶,“哪一种……哪一种药可以救她!”

    “这种和这种可以救她。”一种是生机丹。一种是护心丹,两种都是超级丹药。

    上官流殇想不明白为何独孤月能打开白衣女子的储物戒指,为何她的储物戒指中有如此多的丹药。最低的都是中级丹药,最多的是高级丹药。

    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拼死保护独孤月,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

    姐?何时独孤月有个关系如此好的妹妹?

    是故意的吗?若真的如此,此人心机甚深,留不得。

    杀气稍纵即逝,独孤月此时没有关心他在想什么,若是知道了,定不饶过他。

    服下丹药后,木仙儿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渐渐的脸上有了血色,力气也恢复了两成左右。

    木仙儿慢慢地抬起右手,笑容越来越深,就像旭日东升搬温暖,就像冬日里最先流淌的春流,滋暖人心。

    独孤月双手握住,不停地抚摸着。

    “真好,姐,真好。”木仙儿忍不住流下眼泪,她以为再也不见了的。

    “对,真好。”独孤月也喜极而泣。真好,真好。

    “我们回家。”在这个异世遇到自己最亲的最好的姐妹,这是上天的恩赐!

    独孤月扶起木仙儿,走在前面。

    被忽视的上官流殇郁闷的挑眉,同时不忘审视木仙儿这个半路杀出的人。

    一看震惊了,三阶,三阶如何能抵抗那蕴含天地之力的出手之人至少五阶的箭矢的?

    难道,真的有防御丹?如果真的有服用防御丹,又为何被伤到?

    上官流殇对流风使个眼色,示意他时刻提防木仙儿,流风点点头。

    独孤月走着走着,终于想起了刚刚上官流殇好像也在旁边,她停下回头看着上官流殇,见他站在旁边一动不动的发愣。

    “流殇,还不回去吗?”

    木仙儿也回过头,天呀!

    妖孽啊,妖孽。

    这就是九重天上的妖孽呀,怎么跑到人间来祸害人来了?这样的妖孽太过分了!

    比起在现代的巨星天王,偶像明星更加帅气。

    上官流殇郁闷的想,你现在才看到我吗?想想心也是碎了。

    “哦!”委屈极了。

    “姐姐,这个看起的霸王攻怎么就是个女王受呢?”木仙儿也是郁闷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呀!唉!

    “是吗?还真是嘞!”独孤月也激动了,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那股子委屈劲活像受气的小媳妇。

    ……

    上官流殇表示霸王攻,女王受是什么东东,不知道!

    谁能来说说,解释解释?

    上官流殇眼中的光芒有一瞬间的黯淡,不过很快又燃气耀眼光泽:“ 月丫头,你猜我拿到了什么?”他左手伸出来,手里拿着一棵凌霄草,“你看,我找到了,开心吗?以后你就可以修炼了。”

    独孤月扬眉,说不出的骄傲自豪。

    只一瞬间,上官流殇那双一惯玩世不恭的美眸就变得严肃,呆愣,本来准备好对方投怀送抱地怀抱瞬间僵硬,以至于难以置信……

    他嘴角微微抽动,深吸一口气后,这才定定盯着独孤月,眼中充满 了震惊:“你……你现在已经二阶了?”

    她不仅是二阶,而且还是二阶中的巅峰,极有可能在下一瞬间就会突破到三阶。

    这、这怎么可能呢?明明他们分开才几天,她何时找到凌霄草的?明明开始的时候,她还是小小的废材一枚,一点灵力都没有的。

    怎么可能会有人在短短几天时间,从无到有,从零直接蹦到二阶?

    连天才中的天才,传说中的煜王殿下都被独孤月这种升级速度震呆了。

    “你能修炼了?”上官流殇震惊的问。

    独孤月扬着下巴,活生生一只骄傲的小孔雀。

    “两阶了?”上官流殇继续问道。

    “嗯哼!”眉眼都是飞起来的。

    “你到底怎么练的?”上官流殇一惯淡然的目光中闪过一丝错愕。

    就连上官流殇都惊讶成这样,那自己这修炼速度是真的很神速吧?

    想至此,独孤月不免有些得意,挑眉轻笑着,很欠扁地说:“就那样随便练练就上去啦,很难吗?睡了两晚,醒来就是两阶了呀。很奇怪吗?”

    上官流殇也是无语了,宠溺地摇摇头。

    “怎么可能?”流风和流雨惊讶的大喊,打死他们都不会相信这么荒唐的事的。

    可是分开时,独孤月确实不能修炼灵力的,难道是真的?

    “怎么不可能,姐姐说是就是,姐姐才不屑说谎呢!”听到有人质疑独孤月,木仙儿顿时不高兴了,在她心中,独孤月是无所不能的。

    “就是,还是仙儿好,仙儿对我最好。”

    “当然了,我对姐姐最好,姐姐对我也最好。”

    “当然了,我对仙儿最好,仙儿对我最好。”

    上官流殇看着她俩旁若无人的对话,心里酸的厉害,特别是听到她说对那白衣女子最好时,更是把这醋坛子打翻了。

    不过,看着两人的相处,就好像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是这样,两人相处起来真诚简单,也许不用监视她也能放心。

    她应该能自己分辨好坏,就像在将军府一样。

    也许就连凌霄草都是白衣女子帮忙找到的。

    而且,她看着上官流殇除了最初的惊艳,也没有表现出痴迷。

    “月丫头,不跟我介绍一下,你旁边的姑娘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