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章 愤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你还要探险吗?”独孤月看着木仙儿虽然好了很多,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她的脸色依旧苍白。整个人显得虚弱无力。

    “不了。”上官流殇怎么敢离开她,有一个木仙儿冲出来,不代表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木仙儿冲出来。他不敢冒险,后果他承受不起。

    “那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她好想好想木仙儿。有太多太多的话要说。

    马车里。木仙儿躺在独孤月的怀里,看着她,仿若做梦一般。

    独孤月此时此刻内心也是一样的。木仙儿从小到大就跟在她屁股后面,姐姐、姐姐的叫着,乖巧听话。不是亲姐妹。胜是亲姐妹。

    “月丫头。”上官流殇怎么看怎么觉得她俩含情脉脉,眉目传情,最过分的是上马车后独孤月就把他忽视了个彻底。上官流殇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存在感这么小了。他只能委屈的提醒独孤月自己的存在。打断她俩的对视。

    同时对木仙儿的不满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哦,对了。我都给忘记了,流殇这是我妹妹木仙儿。仙儿,这是我男朋友上官流殇。”

    “男朋友?姐,他怎么配得上你!别要他了。把他甩了吧。”木仙儿常年在昆仑山炼药,从未听说过上官流殇的名号,就算听说了,也不会改变她此时的想法。

    在她心目当中,独孤月是最完美的存在,是女神的化身,一般人根本配不上,更何况,刚才在黑暗森林,独孤月差点被暗杀,要不是她正好在场,后果仅直不堪设想,连保护独孤月都做不到凭什么做独孤月的男朋友?

    上官流殇面色阴沉, 他那双漆黑凤眸死死瞪着木仙儿,一眨不眨,面色阴霾,让人如临深渊。

    而木仙儿的注意力根本没放在他身上,她越说越激动,“姐,你可一定要好好选,选个最好的。”

    然而,在她激动不已,恨不得多出两张嘴之际,纤细玉脖被上官流殇一把攫住,掐得她透不过气来。

    他的气息冷硬而强烈,目光如刀锋般锐利,锋利的好像要将她劈碎。

    “找死?”上官流殇的声音是独孤月从未听过的冷硬、嗜血、残酷。

    浓烈的压迫感,沉重的气息,不容反抗的强势,无可匹敌的傲气。

    木仙儿觉得死神离自己那么的近,下一刻就要窒息一般。

    独孤月慌了,她拼死的掰着上官流殇的手,害怕级了,她才刚刚跟仙儿见面,就要离开了吗?

    “上官流殇!你疯了吗!快放开她!”

    独孤月从未有过害怕,上官流殇太可怕了,“上官流殇!你放开她!”

    她是两阶了,可对于上官流殇这种六阶巅峰强者而言,根本不够看的。

    她掰不开,掰不动分毫,独孤月慌了,怕了,泪不停地流。

    就在独孤月以为他要把木仙儿掐死的时候,他松手了。

    独孤月滚烫的泪滴在他的手臂上,瞬间他被烫醒了。

    他终于意识到今天他把眼前这个可恶的女人杀了,他跟独孤月就真的没有可能了。

    他狠狠地把独孤月攘进怀里,好像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一般。

    独孤月的手心里微微渗出细汗。

    木仙儿在旁边努力的呼吸着,过久缺氧,使得她的脸色更加苍白。

    最终,再也承受不起,昏迷过去。

    “不许离开我。”上官流殇犹如隐忍狂暴的猛兽,一双眼锐利地直直刺向她,刺的她没由来的一阵心慌。

    独孤月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害怕。

    他实在是太过分了,刚才仙儿只不过开开玩笑而已,真的有必要那么过分吗?

    她刚刚不会看错的,杀气!他绝对想要杀了仙儿!

    独孤月抬眸看他:“你为何如此?我明明说了她是我妹妹,你怎能如此待她,不过玩笑而已,你为何就要杀她!”

    独孤月很害怕,她杀过人,但从未无缘无故就要杀了一个人。他的眼中,好像人命都不在意。

    上官流殇幽深的眼眸越发黑暗,那丝暗含的怒意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嗜血而残忍。

    与之前那死皮赖脸二世祖的时候,完全是两种模样。

    独孤月不知道自己话,竟然将他眼中的怒气逼的更甚,不由的心中更加没底。

    “你到底在干什么?为何要杀仙儿?”独孤月感觉他的气生的莫名其妙,让人好生无奈。

    上官流殇眉峰一挑,眼中怒气未消,声音却极尽温柔:“她该死!她挑拨你我的感情,她要你离开我……”说着说着他竟是委屈上了。

    “我……”独孤月此时才发现,上官流殇太过霸道了,此时她也生气了。

    这人竟是因为仙儿多说了几句就要杀气她,若有一天两人分开了,是不是也要被他杀死!

    “上官流殇,若是我和你分开了,你是不是连我一同杀了?”她是人,不是宠物,她不想这样被人束缚着。

    “不许,我不许你离开我!听到了吗?不许。”上官流殇怒吼,“如果你要离开我会杀了你,杀了所有人,包括本王在内的所有人!”

    “所以,不要试图离开本王,好不好?”他知道自己的话似乎把独孤月吓着了,他尽量放轻语气的说。

    独孤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心里五味杂然,听到了他话里的哀求, 看到他眼中蕴满了哀伤 。

    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是天之娇子,是赫赫有名的煜王殿下,他应该高高在上的。

    他,也许真的爱惨了自己吧。

    于是,她试图好声好气地跟他解释:“仙儿没有要挑拨离间我们的感情。”

    “她都这样说了还没有!”上官流殇愤怒了,话里满满的自嘲。

    “你先听我说!仙儿不是那个意思,她只是觉得我该得到最好的,难道你不觉得我该得到最好的吗?”

    上官流殇点点头,“你该得到最好的。”

    “你应该做的不是讨厌她,而是让她觉得你对我而言是最好的。”独孤月看他似乎冷静下来,松了口气。

    木仙儿也早就醒了,听到他们的对话,觉得很不可思议,刚刚杀气腾腾的人现在却如此温顺。

    看在他虽然愤怒却仍然没有伤到姐姐的份上,对他的看法好了一点点。

    “对不起。”月丫头说的对,他是顶天立地的英雄,不应该跟个小姑娘计较,应该让她崇拜,觉得只有自己配得上月丫头。

    后来,上官流殇也确实做到了,在不久的将来,上官流殇在木仙儿心里稳稳当当地排在独孤月后面,是她不二认的姐夫。

    “你的道歉我接受了,但你更应该和仙儿道歉。”

    “喂,听到了没有上官流殇!”

    久久得不到回答,独孤月抬起头,发现他闭着眼睛,以为他自尊心作祟不肯道歉,因为他经常把头搭到独孤月的肩膀上。

    “道歉!”

    “流殇,你怎么了?”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