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章 危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姐,我看看。”

    木仙儿一检查,倒吸一口气。怎么会伤的那么重?

    拿出一瓶丹药,全部倒进了上官流殇的嘴里。

    “姐,我需要一个安静且安全的地方。

    “很严重吗?”声音打颤。担忧,害怕。各种负面情绪被木仙儿听出来了。

    “嗯!”木仙儿从不会跟独孤月撒谎。实话实说了。

    “但,姐你放心,有我在呢。”

    独孤月也知道自己失态了。她命令自己要冷静,冷静!

    “好。”仙儿的医术精湛,一定会有办法的。

    “流风。找一处安全的地方。”

    流风和流雨对视一眼。也知事情紧急,王爷就不该强行压制的。

    飞龙马似乎也感觉到了主人的生命气息羸弱,性命堪忧。它暴躁地嘶吼。撒开四蹄。张开翅膀,狂奔起来。

    此时。飞龙马的速度简直可以用飞速来形容。

    马车内,独孤月紧紧抱着上官流殇。他昏迷不醒,身子也逐渐僵硬,独孤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上官流殇会伤成这样!

    是不是为了凌霄草?如果……如果她没有让他找凌霄草,是不是结果就会不一样了?

    上官流殇,你可千万不要有事……

    一颗泪,悄无声息滴下,滚落到上官流殇染血的面容上,在他脸上晕染出一条清晰的泪痕。

    木仙儿看着两人,姐姐好似很喜欢这个叫上官某某的,好吧,看在姐姐的份上,以后看不上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木仙儿的腮帮子鼓的大大的,着实可爱的紧。

    独孤月宠爱她不是没有道理的,她乖巧懂事,活泼开朗,带给独孤月的童年无数的快乐。

    不到一个时辰,飞龙马在一处奢华大气的庄园门口停下。

    流风、流雨急速跳下马车。

    看到飞龙马来临,庄园内的管家早就激动地跑出来。

    管家姓苏,莫约四十多岁,双眸精亮有神,身板挺直有力。

    他看到流风,神色间闪过一丝激动和敬畏,“可是殿下来了?”

    流雨焦急地大喊:“王爷受伤了!还不快过来帮忙!”

    很显然,这座奢侈华丽的大庄园乃是上官流殇的私有财产,距离黑暗森林不是很远。

    苏管家闻言,脸色顿时闪过一丝惊骇!眼睛睁得大大的,难以置信。

    煜王殿下受伤了?煜王殿下竟然会受伤?煜王殿下怎么可能会受伤?以煜王殿下的武功怎么可能会受伤?

    看流风、流雨焦急的神情又不像假的,苏管家简直觉得此事太过荒谬。

    然而,当他看到流风急匆匆地抱着全身染血的煜王殿下从飞龙马上跳下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王爷这是怎么了?到底是谁!”徐管家眼底闪过一丝震怒。

    “先进去再说。”

    流风缄默不语,迈开大步朝里面迅速飞奔而去,流雨赶忙跟上。

    此时,苏管家才看到马车还有两位姑娘,更是惊讶,飞龙马何时能让女的上去了?而且,流风还听蓝衣女子的话!

    独孤月的身上染满了上官流殇的血迹,此刻的她看起来有些狼狈,她淡定地朝徐管家颔首。

    木仙儿也是全身是血,她站在独孤月的身边。

    苏管家看到二人,饶是他一向以镇定自诩,也忍不住惊错地瞪大双眼。

    “快去请古大夫!”不愧是上官流殇的人,很快就反应过来,立马吩咐去请大夫。

    苏管家也就用的到人的时候叫古代文为大夫,平常也就叫个老不休的。

    独孤月和木仙儿听到了也没有阻止,因为他们没有见识过木仙儿的医术,阻止了也改变不了,反而惹人嫌。

    “姑娘如何称呼?” 跟在王爷身边的人都知道,王爷有深度的洁癖,他周身三尺范围之内任何人都不许靠近,特别是女人!

    这辆飞龙马车,除了流风、流雨能驾车之外,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入。

    顿时,苏管家看她们二人的眼神就不一样了,不再是像对外人的深度戒备,甚至,他此刻的眼神还带了一丝恭敬谦卑。

    说不定,这二位那天就成了女主子了。

    “独孤。”独孤月淡淡回道。

    “木。”木仙儿附和道。

    “独孤姑娘,木姑娘,劳烦二位进屋照顾下王爷,流风和流雨二人粗手粗脚的,未必能照顾好王爷,老奴这就去请炼药师!”苏管家朝独孤月郑重点头,继而迈开大步转头离去。

    煜王殿下受伤,事实可是非同一般,只能去找炼药师。

    这煜王府中,就居住着一名高级炼药师。

    在大陆上,高级炼药师是非常稀少的,何况在碧陵国境内,更何况在这小小的煜王府中。

    一进到屋里,木仙儿就给上官流殇做详细的检查,得出的结果是,五脏六腑位移,筋脉具损,本来就受伤严重,外加强行压制进阶导致现在的状况。

    木仙儿,一说完,流风两兄弟就一脸惊讶地看着她,都猜对了!

    木仙儿没有理她们,自顾自的开始写药方,写了满满三页纸,递给独孤月。

    之所以不给流风他们是因为他们并不熟,给了他们不一定拿,拿了不一定照做。

    “流雨,按照上面的去抓药。”独孤月交给流雨,开始流殇命令他保护独孤月,在他自己看来他没有做到,现在叫他去抓药,一定会办好的。

    “最好在准备五十颗绿色晶石。”木仙儿接着说,混蛋差点掐死她,她才不要免费治他呢,看在姐姐的面上不给他故意找罪受就不错了。

    “是。”

    病床上的上官流殇双目紧闭。

    睁眼的他目光犀利深邃,稳重冷然,此刻双眸紧闭,却仍然有着一种不寒而栗的强势,那是天生的王者气息。

    一袭白衣染上滚烫鲜血,脸颊处、脖颈上血迹斑斑,妖邪,透着浓浓的肃杀与阴戾。

    此时的他,虽然孱弱而苍白,但那股强者霸气却依旧外泄。

    独孤月拿出柔软干净的锦帕,慢慢走到上官流殇身边,坐在床沿,静静地凝视着他。

    强行压制进阶,为什么?是因为她吗?因为她失踪了,所以焦急地收功吗?是她的错,她应该第一时间出来的,干嘛要在那里休息呢!

    看着一向矜贵冷傲的上官流殇如今却虚弱地躺在床上,看起来是那么狼狈,让人不由地心就放软了,渐渐生出一抹怜惜,自责。

    她轻柔地挑开他额前几根发丝,柔软的锦帕一寸寸细细地擦拭着他被污血掩盖下的肌肤。

    渐渐的,独孤月悄然落泪,上官流殇你怎么就爱的如此霸道如此傻呢?

    “快,炼药师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