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章 初级灵元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月走过去,打开药鼎,顿时。浓郁的清香之气扑面而来,在整个空间中弥漫,烟雾弥漫。久经不散。她深吸一口气,清香扑鼻。灵气萦绕。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自信张扬,那是成功者的气息。

    烟雾散去后。里面躺着五颗白乎乎,胖嘟嘟的丹药。独孤月没有见识过灵元丹,但看到木仙儿那一脸止不住的笑意。她就明白这就是初级灵元丹没错了。

    “姐。你真棒,首次就炼出五颗灵元丹。”对于独孤月的成就,木仙儿是绝对的捧场王。

    《初级炼药师入门典籍》记载。第一次成功炼制灵元丹时。药鼎中能出三颗灵元丹已经是天赋非常不错的了。对于多数天赋一般的就只能出两颗,甚至一颗。

    但是……独孤月看着药鼎那之中躺着的五颗圆滚滚的丹药。每一颗都饱满圆润,看起来甚是喜人。

    她竟然第一次炼制。仅仅一炉药鼎就制出了五颗……这成功率,这数量,就连独孤月自己都不免有些咋舌。

    当然越到后面高级别的丹药炼制的成功率和数量会越来越低。越来越少。像木仙儿这样到了高级炼药师炼制的数量每炉都有五颗以上的是大陆上绝无仅有的,不敢说后无来者,前无古人则是肯定的。

    不过,不管如何,总归是好事就对了。独孤月十分满意地取出玉瓷瓶,小心翼翼地将这五颗灵元丹捡到玉瓷瓶中,最后塞住盖子,将香味都藏在玉瓷瓶内。

    将这些丹药收好之后,独孤月决定再次炼药,熟能生巧,第一次或许存有侥幸。于是独孤月开始选草药,重复前一次的练习。

    有了前一次经验,独孤月炼制起来更加熟练了,浸泡草药,热鼎,控制火焰,放药材,提炼活性,融合,最后熄火,打开炉鼎,里面同样躺着五颗白乎乎的丹药。

    “仙儿,你看。”独孤月手心躺着五颗丹药,这种自己炼制出来的喜悦难以抑制,忍不住想要与同伴分享,得到同伴的肯定。

    “姐,我们炼的丹药都好可爱呀。”木仙儿伸手戳戳圆乎乎的丹药,刚刚出炉,还能感觉到热乎乎的。

    “我们?”独孤月见到的丹药不多,每次看到的丹药都是木仙儿炼制的,上官流觞给她的好好的躺着玉瓷瓶里,没有机会看到。

    “对呀,老头炼制的还差点,别人炼制简直不能看了。”

    市场上流传的丹药,都有瑕疵,看起来不够干净白皙,而且好像缺少水分缺少活性一样,看起来干瘪瘪的。

    “老头是谁?”仙儿也有自己单独认识的人了,是这三年吧。

    “我师父呀。”

    “哦,”仙儿的师父吗,“好了,饿了没有,我们出去吧,去大吃一顿,庆祝炼药成功。”独孤月晃了晃手里的玉瓷瓶。里面是她今天的成果。

    “好呀好呀,我早就饿了,姐,寻宝好厉害,它能徒手剥原石,想吃苹果一样的吃晶石。”短短几个时辰的相处,木仙儿和先寻宝已然成为了好朋友,虽然不能说话交流,却有着他们独特的相处方式,倒也和谐。

    话说上官流觞,到了晚饭时间,久久没有看到独孤月她们出来,等得不耐烦的上官流觞,就到药园里来找她们。不想,看到独孤月一人席地而坐,木仙儿早已不见了踪影。心中大骇,害怕独孤月被木仙儿所伤,然后木仙儿畏罪潜逃。

    然而淡漠如上官流觞显然忘了,不久前,木仙儿拼死救了独孤月一命。这就是俗话说的爱情让人失去理智,热恋中的人智商为零吗?

    他慌忙走过去,想要试探一下独孤月的鼻息。此时的独孤月明明只像沉睡一般,呼吸正常,某人愣是没有注意到。

    就在他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到独孤月鼻尖,下一秒,独孤月醒来,睁开了双眼,真好直直射入上官流觞的深眸。

    独孤月被他吓一跳,差点摔倒。其实上官流觞又何尝不是被吓了一跳呢,突然就睁开了双眼呀!

    被吓到的不止两人,原因在于木仙儿凭空出现,手里抱着独孤月的魔宠,流风呆愣住了,流雨更是夸张的扑到流风身上,死死抱着。

    木仙儿一出来,看到的就是,上官流觞扶着独孤月,流风抱着流雨,成双成对呀。

    “哎呦,不要在人家面前秀恩爱嘛,人家是单身狗受不住了。”可那双眼睛闪闪发光,直盯着流风流雨二人,激情四射呀,有木有。“姐,姐,我看到现实版的攻与受了,冷漠攻和炸毛受!”

    独孤月……为毛我以前没有发现?

    上官流觞:攻与受是何物?冷漠攻?炸毛受?攻是强的一方,受是看起来比较弱的一方吗?那她上次形容的女王攻和骄傲受……

    上官流觞心里恨得暗自咬牙,女王攻,把他和女的比吗?还又骄傲又弱势吗?木仙儿,你等着,等着……

    等着做什么呢?上官流觞也不知道,因为她是独孤月护着的人,打不得骂不得,还得护着,真他妈的憋屈。

    “哎呦,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啦,人家羞羞。”木仙儿看到流风流雨二人还没有分开,忍不住再次戏弄。

    “咳,流风流雨注意影响,秀恩爱死的快,所以收敛一点。”独孤月看他俩已经震惊了,不得不提醒,否则以后有的被木仙儿围观。

    不得不说,独孤月是最了解木仙儿的人,在后来的日子里,木仙儿坚决肯定他俩有奸情,腐女的力量的无穷的,流风流雨深受其害。

    流雨立马跳开,若无其事的拍拍自己的衣袍。

    “月丫头,采好药了?”上官流觞假装淡定地问道。

    “你猜?”独孤月心情爆好,调皮的跟他开玩笑。

    “我猜呀,收获颇丰吧?”猜想她们应该是进空间里去了,虽然不知道木仙儿如何实体进入她的空间,但看情况应该准确无疑了。修长的手指勾勾她娇俏挺直的鼻子:“采好药材后,你若想炼药,我带你去拜师如何?”

    “……”独孤月继续沉默,她忽然觉得眼前的上官流觞很好玩。原本的他高高在上,不可一世,运筹帷幄之中,似乎一切都在他掌控,从未失控过,但现在他却近乎宠溺地对她。

    “噗……你觉得本小姐还需要拜师吗?”独孤月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很快她又板着脸,推推上官流觞,“拜师,本小姐的师父是谁想当想当就能当的吗?”

    “你不想拜师吗?”

    独孤月扬着下巴,哼哼两声,继而手中亮出一只玉瓷瓶子,在上官流觞面前晃了晃,塞到他的手里,“你瞧,这是什么?”

    上官流觞好奇地打量着瓶子,心里一跳,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这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