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8章 初级灵元丹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嗯哼!打开看看就知道啦。”独孤月催促着他赶紧打开,她忍不住要看到上官流觞再次被她惊的目瞪口呆的样子。

    上官流觞狐疑地看了独孤月一眼,犹豫了片刻。才谨慎地缓缓拔出瓶口的塞子。顿时,一股前所未有的清香弥漫在他鼻腔,仅仅问着都神清气爽。

    “咦……”上官流觞讶异地惊呼一声。从玉瓶中倒出几颗丹药。看着静静地躺在他手掌心的饱满的丹药,惊喜无比。

    他在丹药方面的认识比独孤月要强上不是一星半点儿。只一眼。他就认出这是灵元丹。还是品次更好的灵元丹。他仔细闻过,观察过,发现这些灵元丹的香气浓郁无比。

    “这些丹药……哪儿来的?木仙儿给的?”上官流觞心中隐隐有一丝猜测。但不敢相信,主要的是这些丹药和上次在黑暗森林中独孤月从木仙儿储物戒指中拿出来的丹药品次差不多,只不过这次的都是初级丹药。

    上官流觞一双美眸紧紧凝视着独孤月。想从中得到答案。

    独孤月得意的看着瞥了上官流觞一眼。连上官流觞都这般惊讶,想必别人更是惊愕万分了吧。她故作生气的怒视他,“上官流觞。你看不起人!”

    “这是你炼制的?”上官流觞仍然有点不敢相信。

    独孤月双手交负在后。扬着下巴满脸得色。瞥过脸去,嘴角抿着的一抹笑。漾起的那抹弧痕,怎么都掩饰不住。“你觉得呢?”

    上官流觞心中一震,以一种看稀世珍宝的目光凝望着独孤月,美眸隐隐泛着璀璨光泽。抑制不住的激动,他深吸一口气,双手扶住独孤月的双肩,与他四目相对。

    “月丫头,告诉我,这真的是你炼制出来的?”上官流觞的声音前所未有的认真,双眸流光溢彩。

    “嗯哼,那不然呢?”独孤月背着双手,斜睨了上官流觞一眼,转身拉着木仙儿就走,“仙儿,我们走,别理他,哼,连这点都信我。”

    “别呀,我没说不信不是吗?我只是比较震惊,月丫头呀,你可真是个宝呀!”上官流觞急忙拉住她。

    看着一惯万事掌控的上官流觞,急的神色微变,又是震惊又是无可奈何,独孤月当然要好好欣赏个够了。此时的独孤月万分希望单反在手,将他这错愕的一刻拍下来,往后闲来无事就拿出来打趣打趣他。吱吱,想想那个场景就够喜感的,独孤月在心中好笑地想着。

    上官流觞一瞬不瞬地凝望着独孤月,捕捉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狡诈,还好不是真的生气了,这副骄傲样怎么越看越稀罕呢。

    上官流觞幽深的黑眸透着浓浓的神采,漂亮的喉结滚动,越看越喜欢,越看越稀罕,眼神逐渐火热,仿佛要将独孤月给生吞活剥了。

    被这样的目光盯着,独孤月忽然有种如芒在刺地感觉,有种进入狼窝的错觉,她干咳一声,故作无所谓地说,“不就是几枚初级丹药吗,至于你这堂堂煜王殿下这样吗?”

    她还没说她升级到三阶的事呢,这要说出来,他还不得想要回炉重造了,那时他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上官流觞闻言,嘴角微抽,这丫头……

    “……”不是说出来吃饭的吗?木仙儿表示好饿好饿,但当电灯泡是不对的,已经无奈当了就算了,但坚决不当发光的电灯泡,虽然她对上官流觞很不满意!

    木仙儿揉揉小寻宝的脑袋,寻宝,还是你好,姐姐重色轻妹!

    上官流觞宠溺的笑了,揉揉独孤月的小脑袋,没有犹豫,取出一颗灵元丹吞入腹中。细细感受着那股灵力充沛的感觉。

    很快,他目光邪魅的盯着独孤月看,不带眨眼的,直看得独孤月有些心底发毛,难道丹药虚有其表?不对呀,要是这样的话,仙儿会看不出来吗?

    不待独孤月发问,他嘴角溢出一阵清润的笑声,邪魅而慵懒,似乎心情极好。

    刚才还得意洋洋的独孤月,此时有些狐疑地盯着上官流觞。自从他吞下那枚灵元丹后,就有些奇奇怪怪的呢似笑非笑的。

    独孤月告诉自己,别被他迷惑了,你还不信仙儿嘛,对灵元丹没事的!

    “上官流觞,你少在这故弄玄虚,你忘了,陪我炼丹的是谁,你的伤是谁治好的了?”独孤月想起木仙儿信心有加倍,语气十足的说。

    上官流觞朱唇勾起,青丝随风而动,显得极其的魅惑人心。他一双美眸,深邃的盯着独孤月,半晌才无奈缓声叹道:“月丫头,你真不可爱。”

    上官流觞捏着她的鼻子说道,“你呀,还真是个宝啊,天下间何人能与你相比?我何其有幸,能够与你携手同行。”

    独孤月一双美眸闪过狐疑,“这灵元丹很好吗?”

    “绝非凡品!”上官流觞欣慰的看着她,“增幅……百分之十五的灵力?”

    独孤月有些难以置信,《初级炼药师入门典籍》中明明写着初级元灵丹只能够增加百分之十的灵力,但是,她的初级灵元丹却能够增加百分之十五的灵力。这分明是变异了的初级灵元丹了。这并不仅仅是灵力增加百分之十五的问题,而是……是否以后她炼制的丹药药效都比其他的好上百分之五呢?

    上官流觞嘴角邪侫的扬起,一双美眸似笑非笑地望着独孤月:“月丫头,恭喜呀,往后本王要是有点伤痛可就全靠你了,不如,以后你炼制的丹药都卖七成给本王如何?”买她炼制的丹药,效果好不说,还能让她炼药的时候,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自己。他红唇如朱,邪魅的笑,将他衬得更加妖美,邪气十足。

    他用的是本王,这是要以权压人的节奏吗?不过他确实是最好的合作人选。

    看着熠熠生辉的双眸,就知道她动心了,“本王高于市价百分之二十如何?”反正账本是王妃管的,都是她的。

    “好,成交,仙儿,拟合同。”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好的。”木仙儿从空间里拿出笔墨纸砚,“流雨呀,弯腰。”然后对着流风百媚一笑,“不用吃醋哦。”

    笑得流风莫名其妙,直觉告诉他跟刚刚什么公什么瘦有关。

    “何为合同?”上官流觞无奈地表示没有听过,不禁怀疑自己何时变得如此孤陋寡闻了?

    “合同就是契约,契约就是合同。懂?”

    上官流觞默默点头,为何她两如此默契呢?何时跟月丫头默契配合的变成自己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