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章 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澜雪带着一群下人,心里气愤的离去,嘴里不停地说着你给我等着。

    不用说。独孤月都知道她要去告状了,要什么紧呢?空口白牙,独孤剑如何看不顺眼她。又能奈何得了她?

    等着,她等着。新仇旧恨。她会一笔一笔算清的。

    小杏仁看着独孤澜雪离去,一口急血喷出,“小姐。你快走,快走呀……”声音急切而颤抖,有气无力。透着浓浓的担忧。

    独孤月抿着嘴。沉默不语,将她扶起,看着她被打肿的脸颊。心里一阵心疼。这是来到这个陌生的大陆第一个对自己好的人。

    很好!独孤澜雪你们成功触及了我的底线。

    “小姐。你别管我,快走呀。等大老爷来了,你就走不了了!”看着独孤月无动于衷。小杏仁急了。

    “闭嘴!”

    独孤月一路架着昏迷的小杏仁,小杏仁浑身上下都被掐的掐打的打,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那淡淡的却不容忽视的血腥味伴随了一路,一路上小杏仁默默地流泪,她终究拖累了小姐。

    回房之后,独孤月立刻将小杏仁放在床上。

    小杏仁被打的缘由她心中有数,以前她并不曾亲眼见识过,并自动忽略了,而今日的一切,发生的那样突然,措手不及,她竟然没有想到她离开后,那群贱人会拿她出气,终究是失误了。

    看着她被打肿的脸,独孤月暗暗揪心。

    她犹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时,她也是不停地哭鼻子,看到她醒来又是怎样的惊喜,满脸泪痕的脸愣是露出了一个笑容。

    独孤月在床边快速的查看伤势,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独孤月松了口气,明明可以避免的,她却疏忽了。

    “张嘴。”

    处理好小杏仁的伤后,独孤月躺在软塌上, 心中的愧疚犹如一团怒火在熊熊燃烧。

    她等着他们来,不怕他们来就怕他们不开!

    “五小姐,老爷叫您过去。”

    来了。

    “爹爹,你一定要帮我报仇雪恨,她打我,那个废物竟然打我。”明明是姐妹间的打闹,却上升为了仇恨,这是有多不待见独孤月呀!

    “够了,吵吵闹闹成何体统!”这几个月对于窃贼毫无所踪,疑点重重,不像儿子沧水所为,但他嫌疑最大,早已心力交瘁,哪有闲心管这些后院争斗。

    “可是爹……她打我。”

    “她回来了?”岂有此理,回来了也不向长辈请安,独孤剑冷着脸,一声令下,“子安,去把独孤月叫来。”

    子安,是独孤剑的贴身侍卫,“是。”

    子安冷着脸答应,他转过身时,目光落到独孤澜雪身上,眼底闪过一丝惊讶,而后,不动声色地瞥开,厌恶之情深埋眼底,最后应声而去。

    来了,就要来了,独孤澜雪心里扭曲,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独孤月倒霉。想想也是激动不已,对此很是满意。

    不久,外面就传来一阵脚步声,下人挑起帘子,只见一位眉清目秀的姑娘从门外走进来。

    只见她一身淡蓝色的百褶曳地纱裙,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红色的丝带系起,一对绿色珍珠耳环,脸上未施粉黛,清新动人,显得优雅。

    只见她步履平稳,仪态大方地缓缓而来, 她双眸似水,目光清浅淡然,给人一种清新灵动,光彩照人的感觉。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独孤月。

    她见到众人,不怒而威,一鼓强烈之势,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

    令人窒息,无从反抗,就好像置身与火海中央。

    独孤剑眼中闪过一丝错鄂, 这个废物早已不在畏畏缩缩的,何时又成了这般模样呢?简直是焕然一新,似脱胎换骨。

    难道跟着煜王殿下过的很好吗?莫非煜王殿下对她很好吗?

    “你何时回来的?还知道回来吗?你眼中还有没有这个家?”独孤剑意识到自己失态,回过神后先发制人,接连几个问题抛出,句句指责,句句诛心呢!

    独孤月白他一眼,“家主大人想听什么?”

    “打,爹打……”独孤澜雪看到她仇恨值蹭蹭蹭一直往上涨,激动得话都说不完整。

    什么叫做坑爹,这就是经典!

    “哦?家主大人要打我吗?不知我所犯何事?”独孤月依旧淡淡的说。

    “住嘴!我与你姐姐谈话何时轮到你来插嘴!”这位可是今时不同往日,煜王妃的名头,谁敢挑战?煜王殿下让她活着,就有她的用处,挂着煜王妃的名头代表的就是煜王府,谁敢挑战?看她脸色红润,明显煜王殿下没有亏待她,煜王殿下默人了她,谁敢挑战?这逆女,不知好歹的东西!

    “爹,不是要请家法吗?”独孤澜雪第一次被爹爹骂,她向来是爹爹的掌上明珠,何时受过这等对待,一时竟也吓懵了。

    “哦?澜雪妹妹是来请家主大人做见证的吗?”独孤月故作惊讶的说,“其实也不是多大点事。就是,我刚进院子就听到妹妹说,我这当姐姐的死了,要是没死呀,她就下跪磕头,没想到妹妹跟我如此情深呀。”

    “谁要给你磕头!你……”

    “哦?原来不是呀?我理解错了吗?那好吧,我去跟流殇讨论讨论,应该如何理解,我不懂呀,愚蠢,愚蠢!”

    愚蠢说的不知是谁,独孤剑却听得心惊肉跳,流殇,煜王殿下许她直呼其名!要是让煜王殿下得知小女咒独孤月死,不知要引来怎样的危机,灭门吗?

    独孤剑吓出一身冷汗,一脚踢向独孤澜雪,“逆女,还不好好跪着,多谢老天保佑你三姐姐平安归来。”

    “爹……”独孤澜雪被踹懵了,独孤月刚刚还踹了她,为何爹爹也要踹她?难道爹爹不疼她了?

    “爹?你为何踹我?你不疼我了?”不敢置信,独孤澜雪气的哭了,她不停叫嚷着,匍匐过去就要抱住独孤剑的大腿。

    独孤剑眼底闪过一丝厌恶,这个女儿真是不成器,白疼了这几十年!惯会惹事生非,却一点不知为他考虑,不会替他分担丝毫!

    独孤剑眼底闪过一丝恼怒,“还不快跪好磕头!”

    独孤剑狠狠地抽回大腿,“来人,压着她,让她磕头!”

    独孤澜雪不敌,被迫磕了三个响头,嘭嘭嘭,三声,十足十的响,独孤月冷笑一声,这才开始呢!

    独孤剑手一挥,冷声道:“将五小姐拖下去,好好看管,闭门思过三个月,罚抄三遍女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