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章 气死不偿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家主大人何必如此认真?鬼神之说信则有不信则无,意思一下就行了,何必一定要让她磕的那么响呢?家主大人严于律己。佩服佩服。”不气一气你,又怎么对得起你怎么多年的鸠占鹊巢呢?

    噗……一口心头血好像喷出,你早不说干嘛去了?非得我发完火。她磕完头你才说,刚刚是谁搬出煜王殿下的。是谁!却不得不暗自吞下这口血。吃下这个闷亏,你能指责她吗?不能,你还得哄着她。

    “还是诚心的好。”诚心的。你满意了吧!独孤剑心里恨得牙痒痒,面上却不得不维持着笑脸。

    “诚心?你是说,她诚心磕头?有吗?她是被迫的吧。”就是这么任性。你咬我呀!本小姐出马。你还想不留层皮?

    ……

    是人都看到是被迫的,但你就不能睁眼说次瞎话吗?

    “你一路也劳累了,可还好?”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问你一声好。就别得寸进尺了!

    “你也知道我一路劳累了。也就是说你故意叫我来喽,也就是说你故意不让我休息喽。”你想这就过去了。打发要饭的呢!

    “你刚回来吗?”该死的独孤澜雪,没事来哭什么丧。不来我总不知道她会来,不知道她回来总不会叫她来,不叫她来总不会被她问到。归根结底都是那个逆女的错。

    “家主大人不知道吗?五妹妹身边的人没有告诉你吗?家主大人威严何存?”收拾了头头,小虾米也是不能放过的,他们又何曾无辜过呢?欺负原主可是毫不留情的。

    “来人,把那群恶奴重打十大板,发卖了!”

    “需要发卖吗?太过了吧,惩罚惩罚就好了。”

    “这等欺主恶奴不要也罢,心软不得。”

    “哦,明白了。”独孤月点点头,一副乖宝宝我很听话的样子,“家主大人我离开前的偷盗贼找到了吗?”不膈应你怎么行呢,我的家主大人,你准备好了吗?

    “……”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事你就别管了,你一路劳累,快去歇息吧,这几日可都在家?煜王殿下是否来找你?”

    “明日我要去客来香。”确实有点累了,该回去好好休息了,要不然明日去见仙儿该晚了。

    “哦……”可是去见煜王殿下?

    “我先回去了,家主大人加油,好好查案,好好保重身体。”说完,独孤月头也不回的离去,我的家主大人,消消气哦,气死了不偿命的哦。

    留下风中凌乱的独孤剑,为何她不说保重身体没觉得怎么样,她一说就觉得哪哪都疼呢?整个人都不好了。

    可恶!这一个两个的都不省心!独孤剑重重一拳砸向黄梨花木桌案,顿时案上出现一个深深的拳头印记。独孤剑脑门上青筋突突乱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搞到一起了。老爷子就快要出关了,可那仙灵水还不知所踪,还有那张藏宝图,究竟会在何方?一点头绪都没有。

    沧水那个臭小子死活不承认,从他口中也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该死的,仙灵水喝了也就喝了,反正是自己的儿子,但藏宝图呢?藏宝图可丢不得,这对母子真是糟心!

    独孤剑苦恼地几乎要将满头的黑发给揪光了,毫无所获一点点线索都没有。真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只可惜独孤剑并不知道,果真有家贼出没,这个家贼却不是独孤沧水,而是他那个从未被怀疑的被认定是废物的三侄女儿。

    “小……小姐……这……”为何看到完好无损的小姐回来呢?这刑罚简直是太轻了吧?若是以往,老爷绝对会让人将小姐鞭笞的。老爷鬼上身了!

    “小丫头,瞎操心,早就说了,要你别担心吧?有本小姐在会有什么事?”独孤月一副料事如神赛过诸葛亮的模样,此刻她正舒服地躺在软榻上,舒爽地吃点糕点。

    ……谁来告诉我以前浑身是伤的小姐是幻觉吗?

    “小杏仁,你要明白,你家小姐今时不同往日了。”独孤月嘚瑟地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的说。

    “对呀,小姐现在是未来煜王妃了,他们都不敢欺负您。”小杏仁一副我找到真理的兴奋。

    独孤月看着她一阵无语,这是你家小姐自己的功劳好吗?为什么要扣在他的头上!独孤月愤愤不平的咬了一口糕点,化悲愤为食欲都消灭掉。

    好吧好吧,确实有一部分是上官流觞的原因,但,只有一点点,很大一部分都是她自己的好吗?如果是以前的独孤月,就算是煜王妃也会被欺负,她以前还是未来太子妃呢,还不是被欺负的丢了性命。

    小杏仁一脸欣喜地说:“小姐,煜王殿下对你好吗?他一定对你很好,小姐你这么好,太好了,以后有煜王殿下罩着你,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了。”

    看着小杏仁一脸高兴的样子,也情不自禁地笑了,“好了,现在放心了吧,你就好好养伤吧,我可不要伤员照顾。”

    “放心吧小姐,我会好好的,我好了,就好好照顾你。”小杏仁愉悦地说。

    “好的,好好的,,一切都如此的顺心,洗洗睡吧。”独孤月对着小杏仁说道。

    “老爷呀,我不活了,不活了,你把沧儿管在地牢,现在又要把雪而禁足,这是要我命呀,老爷呀,你好狠的心呀。”独孤夫人一听到独孤澜雪被禁足就马不停蹄地赶过来哭诉,这段时间,独孤沧水被关她早已心力交瘁,现在又听闻独孤澜雪被禁足的噩耗,早就找不到理智了。

    此话一出,独孤剑的脸色顿时就黑了。独孤夫人的的咄咄逼人,胡搅蛮缠让独孤剑感觉非常焦躁,非常没面子。他堂堂一家之主,禁个足都要被夫人指手画脚,这个夫人还是有偷盗藏宝图的嫌疑人,这叫他有何颜面在下人面前发号施令?

    独孤剑指着独孤夫人,怒声咆哮:“好了,还没有闹够是吗?也不看看自己教出了什么样的孩子!你再在这胡闹我就休了你!来人,带夫人回去!”独孤剑气呼呼地甩袖,脸色铁青一片。

    “你敢!”

    “还看着做什么?还不快动手,把夫人请回去!”

    不顺不顺,一切都不顺,独孤剑一口怒气涌上来,他双眼瞪得很大,恨不得将这些惹是生非的人都掐死。

    还好,不管独孤月再怎么看不上眼,她还是将军府的人,这个让他在好友面前威风了一把。没想到到头来是这个自己最看不上的废物侄女成了自己威风的成本。

    现在独孤剑就开始后悔了,不知当他知道独孤月已经三阶而且还是初级炼药师他该悔成什么样呢?肠子都悔青灵力也不能表达一二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