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章 独孤兰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月收拾一番,终于把花草都种好了,她拍拍双手。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漂亮的小脸上微微勾起一抹弧度,双眸里洋溢着兴致盈然。小寻宝还在一边一跳一跳地抓蝴蝶玩。抓到了,放在爪子上。又给飞走了。当然这是经过数次之后的结果。开始,它抓住一只,翘掉一只。终于它小心翼翼地抓住了活的蝴蝶,可抓住放在爪子上又给飞了,郁闷的不行。却也越抓越起劲。非要留一只安安静静的躺在它小爪子上才甘心。

    “好了寻宝,你要不要出去呀?”独孤月兴致昂扬的看着它玩了半天,心情愉悦起来。

    “姐姐吗?”小寻宝睁大眼睛望着她。去看仙儿姐姐吗?

    “是呀。去不去?”看到它眼中的期望。独孤月知道它和木仙儿相处融洽。

    “豆豆!”小寻宝眼睛发亮。口水直流。

    豆豆?那是什么?

    独孤月带着小寻宝出了空间,正准备走。外面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独孤月,出来!”一声怒吼。

    独孤月微微蹙眉。目光冷然,为什么总有人不识好歹的上来找死呢?独孤月打开门,看到独孤兰杉。

    独孤兰杉。自幼拜在蓝天大师门下,一惯清冰冷似雪,长相尤为美丽,有冰美人之称,她从不会喝斥下人,但是,却会毫不留情地杀人,无论轻重,犯错就该死,出手毫不留情,手段凶残,而实力不错,小小年纪已经突破到四阶,是传说中的天才,往后的前途简直不可限量。她即凶残又有实力有后台,所以下人对她尤为畏惧,深怕一不小心招来杀生之祸。

    此时,她一袭雪白素裙,纤腰不盈一握,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此刻却如凝结的冰霜。

    独孤兰杉从师门高兴的回来,不想,一到家就得知母亲和小妹被父亲责罚,哥哥也被陷害关在地牢之中,独孤澜雪添油加醋的告知她事情的始末,她不相信她的小妹会被独孤月这个废物打伤,但是,母亲和哥哥妹妹的遭遇,令她不满,她不能与父亲争辩,而这一切,她都归结于独孤月,不得不说,她真相了。

    她那双冰冷的美眸似利剑般朝独孤月射来,用审视的目光斜睨了她一眼,神色淡淡的,似乎不屑,皱眉道:“你就是独孤月?”

    独孤月翻了个白眼,这不是废话吗,我是不是你还不知道,你欺负的还少吗?

    “有何指教?”独孤月蹙眉,迎接着她的审视。

    独孤兰杉嫌弃地瞟了她一眼,很显然她没将独孤月放在眼底,只淡淡地说道:“你和煜王殿下有婚约了?”

    “是又如何?”独孤月不耐烦地说。

    “哼,你以为与煜王殿下有了婚约煜王妃就是你了?”独孤兰杉清冷地瞥她一眼,冷哼道。

    “你以为如何?”独孤月简直无语了,她是不是煜王妃管他们何事,每个人都要说一遍,他们说了又如何,能改变什么吗?够蠢得。

    “你当真没有自知之明。”独孤兰杉继续道,她没有想到独孤月与她对视这么久还不胆怯,倒是比以前长进不少,但还不能入她的眼。

    “哦?自知之明,你有吗?”独孤月淡淡的说,不卑不亢,直迎她的目光。

    “你放肆!”

    “哦?不及尔分毫。”

    显然她没有想到独孤月的反应会是这样的,冷哼道:“没想到你隐藏的够深的。”

    “有吗?我这一点点的修为我以为你看不上呢,这点也算的上是隐藏吗?”独孤月目光淡淡的,嘴角微扯,似笑非笑地瞟了独孤兰杉一眼。

    不屑地语气,那种高高在上的傲慢气息,让她不由心惊,为何感觉在独孤月的眼中,她是如蝼蚁般存在呢?不,这是错觉,肯定的。

    独孤兰杉毕竟是四阶的存在,她微微皱眉,三阶和四阶的差距差不多隔了一座阿尔卑斯山脉,那种居高临下的傲慢气息无处不在,包围着独孤月,即使已经知道了独孤月并不是不能修炼的废物,但她仍然没将独孤月放在眼里。

    当然,独孤月对她也没什么好感。此时她的内心担心的很,等下要迟到了,仙儿又该担心了,不知能不能给她送个信。

    这样想着,就有点走神了。

    “扣扣!”一阵敲门声传来。

    不久管家进来,先是恭敬地行礼,“老奴参见三小姐。”

    “何时?”独孤月对他忽略独孤兰杉很是满意,不管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看着独孤兰杉憋屈的脸,就暗爽。

    “煜王府派人来接您了。”管家不敢废话,耽误了煜王的事,可非同小可。

    “来者何人?”

    “是殿下的贴身侍卫流风公子。”

    “叫他进来。”正好,流风来了,让他把小寻宝带给仙儿。

    “独孤小姐,煜王叫属下来接您。”流风的态度摆在那里,就是想让将军府的人看清了,独孤小姐深受王爷喜爱,也是为了让他们不敢为难她。

    “流风,你把寻宝带给仙儿,告诉她我有事要处理,午饭时去找她。”

    流风接过寻宝,恭敬地告辞,“属下遵命!”

    “煜王当真看得起你?别做梦了!”独孤兰杉气愤管家因为独孤月忽视她,恼怒流风对她恭恭敬敬,“不会是你跟流风串通,以煜王的名义兴风作浪吧!”她不愿相信煜王殿下真的对她另眼相看。

    不过,独孤兰杉当真比独孤澜雪厉害,就算是此时她明明已经气极了,神色依然淡淡的,比起独孤澜雪来说她却可怕的多。独孤澜雪虽然娇纵蛮横,但她实力摆在那里,而且喜怒哀乐都摆在脸上,心机有限,典型的被宠坏的孩子,公主病严重,一眼就能看出深浅。

    相反,独孤兰杉却是对什么都淡淡的,面色了无痕,神色淡漠冰冷,但却更显得高深莫测,谁也猜不准她心中在想什么。

    独孤月微扯嘴角:“你倒是厉害,能串通上官流觞的贴身侍卫。”

    “煜王殿下中有腻味你的一天。”独孤兰杉也知道,煜王身边的人为煜王殿下马首是瞻,别人怂恿不的。

    独孤月淡淡挑眉,不置可否。

    独孤兰杉却以为她怕了,冷喝道:“既如此,就跪下给小雪磕头认错,磕上九百九十九个头,我就饶你不死。”

    磕九百九十九个头?头还能用吗,不死也傻了吧!

    独孤月淡淡地看她一眼,冷然道:“哦,这是为何?”

    独孤兰杉清冷道:“你配要理由吗?还不快磕头!”

    不配要理由吗?还真是自大呀!刁难她吗?独孤兰杉还真是有恃无恐的很啊。独孤月心中冷笑,面上却不显,依旧淡淡地问:“如若不然呢?”但声音明显冷冽不少。

    独孤兰杉不耐烦地蹙眉:“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么,就尝尝我的匕首吧。”

    话音刚落,她也不待独孤月回答,衣袖中的匕首就猛然间朝独孤月飞去,目标直取她咽喉要害!

    那破空而来的劲风,冷冽强劲,四阶武者不愧是四阶武者,远不是三阶可比的。

    独孤月她面色一沉,心中闪过一丝冷笑。

    既然独孤兰杉敢动手,那么今日就算就看看她到底有多厉害,看看到底有什么样的资本能让她如此目空一切吧!顺便试试自己的身手。

    那柄锋利的匕首直接朝独孤月迎面射来,气势汹汹,带着诡异的行动轨迹,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独孤月双手交织在胸前,凝聚出一个黑色的手印,毫不保留,十足十的,砰的一声就朝那柄匕首砸去!

    独孤月不知道的是,空间手印非同一般,巴掌大小的手印已经是三阶无敌手,四阶横着走了!

    黑色手印与匕首相互撞击,独孤兰杉意想不到,顿时感觉到胸口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一口血喷出!

    独孤月则傲然独立,毫发无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