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5章 三昧手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轰……”独孤兰杉只觉得自己脑袋完全炸开了,逆血倒流,脑门一阵阵眩晕。头脑全蒙了,怎么可能!她……她一个废物怎么能够抵挡住自己的攻击?

    此时,所有目光都直直盯着独孤月。一个个全都难以置信,直觉得匪夷所思。这是在做梦吗?

    刚才还气势嚣张的独孤兰杉狼狈地倒在地上。双目瞪得大大的。难以置信!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怎么可能!你这废物!怎么可能抵挡的了我!荒谬!”冰冷的脸蛋终于破裂,就像是冰河开裂,迅猛。

    “找死!”

    独孤兰杉被自己认为最不可能的人打败。内心崩溃程度可想而知,她急于证明刚才只是她疏忽了,她的攻击失效了。

    说完。再次出手。大喝一声:“冰术!”凌冽的刀锋,使出了十成的功力,向着独孤月猛然直直飞去。

    独孤月深知这次比上次攻击强了不是一星半点。刚刚已经用了十成的功力。此时必定不敌。如何是好?独孤月向后退了两步,此时避是避不开的。独孤月心中蹙眉激动难掩,战斗因子兴奋地雀跃。这是面对挑战的惊喜,面上却依旧淡淡的,突然她灵光一闪。冰可否用火来克?

    独孤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运功,空间手印,起先是黑色的,接着从中心出现一点红,红越来越大,最后整个手印都是火红火红的,那就是一个火手印!

    “三昧手印,去!”

    独孤兰杉越发得意,看着独孤后退,知道她无能为力,脸上越发冰艳。

    突然出现一个黑手印紧接着变得通红,匕首抵在手印上,独孤兰杉冷笑一声,“垂死挣扎。”然而,匕首渐渐融化,先是刀尖,接着整个匕首都熔化了。

    形势就这么急转直下了,手印还没有消散,“砰……”重击之下,火红手印疯狂地直逼独孤兰杉所在位置。

    独孤兰杉顿时脸色大变,她猛然后退,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电光飞石,只见那手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砸到独孤兰杉身上,独孤兰杉双手捂住头部,痛苦地嚎叫一声,飞出至少五米之远。

    “啊……”独孤兰杉此时恨死独孤月,她原本想教训独孤月的,可结果,居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恶可恶可恶!啊啊啊啊!!!浑身一颤,简直摇摇欲坠。被烧的一片漆黑,从非洲来的,绝不为过!

    独孤月双手一摊,淡定的皱眉,语气嫌弃至极,“效果不过尔尔嘛。”

    内心却也激动难耐,天呀,融合效果非同凡响呀,出乎意料的好,对第一次用灵力对敌表示非常满意,暗自给自己打个九十分。

    独孤兰杉她怎么都想不明白,刚才独孤月后退的那番作为,竟然是在欺骗她,是在迷惑她,独孤月这个小贱人!

    怎么会这样……几个月前,她接到家书时,独孤澜雪明明说自己把她欺负的很惨的,她那时明明没有灵力的,是家里唯一一个不能修炼的……唯一的一个。

    世界这么快就变了吗?

    不,不是!独孤月这个小贱人!如果不是她,自己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狼狈局面!

    她一定是一直在伪装自己,一定是!可恶,可恶!

    独孤兰杉那双眼睛啐了毒液般狠狠射向独孤月,眼神如果可以杀人,独孤月只怕死了千次万次了!

    这一刻,独孤兰杉几乎想冲上去将她活活掐死!掐死她!

    这个小贱人的命还真好,心机还真深被欺负了这么多年都隐忍下来。

    她独孤兰杉发誓,一定要将她碎尸万段,死无全尸,以解心头之恨!

    “独孤月,你这个贱人!”独孤兰杉愤恨地指着独孤月,眼中沉痛万分,“你明明就可以修炼,为何隐瞒至今!”

    “啪……”一道重重的巴掌狠狠甩到独孤兰杉的脸上。

    目光冰冷淡漠,一字一顿地说:“想知道吗?”

    “你竟然打我?”

    独孤月翻两个白眼,“这不是很明显吗?”独孤月摊手,看向众人,问道,“不明显吗?我以为很明显的。”

    “啪……”又是一道重重的巴掌狠狠甩到独孤兰杉的脸上。

    “左右各一个,这回很明显了吧,不用感谢我,应该的。”独孤月敲了敲她左右对称的脸颊,很是好心的道。

    “你、你……”独孤兰杉冷艳不在,只剩下了狼狈,气得话都说不清了。

    “我?如何?你们这几年对我的照顾如今一一奉还是不是很激动呀,毕竟我是如此的知恩图报,放心,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不会少的。”

    滴水之恩……

    涌泉相报!

    “独孤月,你是什么意思?”魔鬼,微笑着的魔鬼!

    独孤兰杉难以置信地瞪着独孤月,身子摇摇欲坠,喃喃自语:“魔鬼……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魔鬼!”

    没人知道独孤月怎么会忽然如此厉害,连独孤兰杉都打不过她。

    自视甚高的独孤兰杉怎么可能接受的了?这一刻,她几乎快要被自己逼疯了,明明是废材的,明明是被家族放弃了的废物的,怎么就比自己厉害了呢?

    她能装的如此高冷,就在于她自幼拜名师,在同年纪里天赋最好,在玩伴当中她最受重视,哪怕她只是一个庶女,在家里也没有人给她脸色看。

    独孤月静静而立,看着她面色漆黑却遮不住的面目狰狞,倒也不在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

    “怎么回事!”独孤剑听到下人来报,大女儿到独孤月那里了,他无所谓的坐着喝茶,喝着喝着,又发觉不妥,此时她还入得煜王殿下得眼,暂时伤不得。

    “爹!”独孤兰杉像看到主心骨一样,扑过去,抱住独孤剑得大腿,眼泪直流,平时哭也就楚楚可怜了,可此时,她一脸漆黑,浑身脏兮兮的。

    独孤剑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庶出就是庶出,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家主大人来了,这兰杉姐姐怎地这身打扮?快把她带下去吧,突然冲出一个黑乎乎的人,把我吓住了还好,把其他人吓坏了就糟糕了。”独孤月冷冷地皱眉道。

    独孤兰杉听了再吐一口血,这身打扮,这身打扮还不是因为你!

    独孤剑听了,怒极,这是自己的女儿,再不好也亲过你这废的,正要呵斥,就听独孤月说道:“本来要去见上官流觞的,被她这么一来都耽误了,哎,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怪罪,家主大人猜猜,煜王殿下会生气吗?”

    想生气吗?想发火吗?想骂人吗?憋着吧!

    独孤月一脸疑惑的看着独孤剑,要多无辜有多无辜。独孤月你如此焉坏焉坏的,你家殿下知道吗?

    “殿下仁慈,自是不会怪罪于你的。”明明想骂她一顿,却还要耐着性子,细声细语地安慰她,还有比这更憋屈的吗?

    虚伪!独孤月暗骂一声。

    假装松了一口气,“那我就放心了,可是……”独孤月又皱起了眉头。

    “可是?”还有什么事!

    “家主大人再猜猜煜王殿下会怪罪你的好女儿独孤兰杉吗?毕竟流风刚才来的时候看到是她拦着我的去路了,他会跟上官流觞说吗?上官流觞会不会怪罪呀?好生好奇呀。”独孤兰杉竟然你觉得独孤澜雪他们被关起来不妥,那就你也关一下吧。

    “什么?流风大人亲自来了?”独孤剑震惊了。

    独孤月点点头,“不如家主大人让姐姐在院子里呆段时间吧,上官流觞见不到她应该就不会责怪于她了,我会跟她说的,放心吧,包在我身上。家主大人以为如何?”

    还能以为如何?不就是你说了算吗?就算不待院子里也看不到煜王殿下好吗?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时不时见他一面吗?能骂她吗?能骂她吗?不能!不能!憋着吧。

    “那天也不早了,我要出去了。”

    “她撒谎……”听着她胡扯,独孤兰杉简直目瞪口呆了,揭穿她,揭穿她!

    “上官流觞……”独孤月轻轻地吐出两个字。

    “来人,把大小姐压下去,禁足三个月。”我不知道她在撒谎吗?就匿知道她在睁眼说瞎话,就你聪明,就你能耐,就你厉害!独孤剑简直要被独孤兰杉的蠢给搞哭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所有人都让人省心。一个个的都不是玩意!

    这段时间接二连三的事情,独孤剑头发的白了一只一星半点,自从独孤月被认定为废物,他什么事不是顺风有顺水的!可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