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9章 宴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妹妹是一定要认的,自己认了她为干妹妹,她就是自己人。她姐姐的亲事她还不得向着自己人呀,现在在她眼里可是不及格,这个有了干哥哥这层身份怎么也要加到及格吧。到时候她借着自己的名头在外面耀武扬威了,就能意识到本王爷的好了。到时候还不是乖乖站在本王这边了?这样最大的障碍也就解决了!

    月丫头真是心痛本王呀。给本王出了这么个好主意。他也不管独孤月让他认下木仙儿的初衷是什么,最后自己得了好处就是了。

    “那好了,我先和仙儿说一声。”

    “不要!”木仙儿惊呆了。怎么就要认干哥哥了?这个干哥哥还是那厮,怎么都不干。

    “你不想去将军府和我住了?”独孤月想到了木仙儿会反对,但没有想到会如此抵触。这上官流觞怎么就让她如此讨厌了?

    “想。”木仙儿毫不犹豫地说。

    “那就认这个干哥哥。”

    “不……”

    “不想去将军府了.”

    “想。”

    “那就……”

    “不要嘛姐……”反对不成就撒娇。姐姐人家不要认干哥哥,不要认他。

    “为什么不?”独孤月对木仙儿如此抵抗上官流觞也没有预料到,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另想法子。

    “没有。”木仙儿不知道怎么说。“就是不想。觉得,本来我和你亲的。我们是姐妹嘛,如果我认了他。就成了他是我哥哥,我和他亲,然后你以后嫁给他就成了我嫂嫂。这样我跟你的关系就成了绕着他,绕了一大圈才扯上的。明明是我绕了一大圈才跟他有一丁点关系的。”

    其实也不是很绕,就是恋姐的人的思维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其实也不会呀,”独孤月这才知道木仙儿在在意什么,“那只是别人看来的情况,但实际上我们才是亲的呀,到时候你在煜王府的时候就帮我看着他,监督他,让他不敢招蜂引蝶。”

    “这个可以行,好的我认了,不过,我得给他扣分。刚刚让我那么纠结。”木仙儿高兴了,怎样都是自己和姐姐亲,姐姐是最好的,嘻嘻。

    要是上官流觞知道他认的这个干妹妹非但没有给他加分反而扣分了,该如何想呢?

    “流风,吩咐下去,明日煜王府办晚宴,本王要认木仙儿为妹妹,要多盛大就多盛大。”上官流觞言简意赅,气势如虹。

    “是。”流风强而有力的回答。

    煜王府的人行动快速,效率更是非同一般的高。王府从未办过任何宴会,但这并不妨碍管家的办事能力,当晚就拟好请帖,三百人各拿上多份请帖,往个个府中送去。

    “保证完成任务。”一众护卫全部昂首挺胸,整齐划一,气势磅礴地说。那些护卫顿时做鸟兽山,流进繁华的帝都,穿梭在各条大街小巷。

    他们的目标明确,各个达官贵人的府中。

    百姓们都傻眼了,这煜王府是要做什么?出动这么多的人,难道有奸细混入了帝都?

    这些地段最好修建最华丽的宅子,很快就都出现了煜王府的护卫,他们急切的拍着大门,大门被拍得咚咚作响,声音急促,简短。很快就有人来开门,开门的人还来不及开骂,就被动地接过一个红通通的请帖,敲门人,简短地说:“后日煜王办宴。”

    说完不等人反应过来就走了,留下一群群心惊胆战的人。

    收到请帖的人都莫名其妙,煜王何时办过宴会呀?此次办宴会所为何事?在府中坐立不安,没人想的到煜王到底想要做什么。这些人整夜整夜的都没有睡下,天还没亮就早早地换好朝服,看到宫门口来的人都不少了,不,不能用不少来形容,应该是很多了,他们几个几个合伙抱团围成一圈,打听着煜王殿下办宴会的用意,个个都摇头叹息,不知道呀,没人知道,煜王殿下也太会折腾人了,没有得到一个结果就摇着头走入了宫里。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尖锐的声音传出。

    今日与以往不同,没有一位大臣走出来,上奏,包括那些喜爱弹劾人的御史也都默不作声,所有大人都希望着快点下朝、快点下朝,连从未请过假的公认勤劳的大人都也盼望着下朝。

    不下朝不行呀,不知道煜王殿下的用意实在是不知所措,做什么都心惊胆战的。

    终于熬到下朝,几位相处的好的大人就走到一起,“李大人,可还好?”

    “好着呢,不如我们去喝两杯?”李大人回答。

    “好说好说。”

    “不如我们一起吧,各位,我们也都挺久没聚聚了,去老夫府中,叫大家尝尝我那先得的好酒。”很久吗?昨日才聚的吧。

    没错,这群人就是昨日在煜王府议事的人中的一部分。李大人就是昨日被流雨坑了宝贝的那位。

    “那就有劳大人破费了。”

    “是呀,我可就不客气了,大人可别嫌弃我这粗人喝的多。”此人是个武将。

    来到李府,直奔书房。

    “李大人,你可知煜王的用意?”

    “不知呀。”烦着呢!

    “天啊,这煜王到底想做什么?怎么就办起宴会来了?也不说所为何事,这不是要人命了吗?”

    “你知道个屁!煜王殿下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用意。”

    “煜王殿下?怎么会……”这办宴会从未有半点风声呀。

    “大家还记的昨日流雨所说吗?”李大人想了又想,只想到了这点疑点。

    “你是说跟那位有关?”

    “原来如此……煜王殿下不愧是煜王殿下,这种奇特的方式也想的出来。”

    “难道各位的意思是说煜王想借助今晚的宴会让大家看看王妃的真面目?”

    “这顺便打太子的脸?”

    “那是!太子太揍了,偏偏 他还上书叫皇上赐婚给煜王,他以为我们煜王殿下是泥捏的啊?”

    “就是,这回看他如何是好。”

    “就是,依着昨日流雨的意思,这王妃是个好的!”

    在民间,在这些人中,煜王殿下的名声一向显赫,相比之下太子殿下就黯淡无光了。

    处于对煜王殿下一惯的崇拜心理,煜王殿下看重的自是好的,而且昨日流雨可也说了,这呀差不了!

    煜王殿下这人性格虽桀骜不驯,阴晴不定,残暴血腥,但不管上官流觞行事多血腥暴力,多出格,世人对他却赞不绝口。

    一次认亲引起了多大的轰动,独孤月和木仙儿自是不知,她们昨夜一睡到天亮,此时也才刚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