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0章 宴会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煜王办宴会,与这群大人们的心惊胆颤不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们的夫人和女儿妹子的兴奋。为了在宴会上出彩,她们争先恐后的打扮自己,生怕比别人差了。就望着能在宴会上入了煜王殿下的眼,哪怕是当个侧妃。她们也愿意。她们自认为只要有机会让煜王殿下看到她们,她们就能抓住煜王殿下的心,享受煜王殿下的专宠。从此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一时间,个个首饰铺子,成衣铺子。都迎来了前所未有的高峰。个个绣娘更是忙的手都酸的要命,被嘱咐着绣上好看又独一无二的图样。

    她们都很豪气地买,买。买。果然是有对煜王殿下有窥视之心的人都很疯狂。平常她们的花费虽然也挺多但无论如何都不到这种地步。

    大街上平时不常出门的夫人小姐都出来了,挤在有名的首饰或者衣服铺子里。抢购一空,抢到了的欢天喜地。没抢到的唉声叹气。最乐呵的就算那些铺子的老板了,其中最大的老板要属宇文南极,他坐在摇椅上听着下人的汇报。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上官呀上官,你可真是我的财神爷呀,这整个帝都的女子都在为你疯狂呀,哈哈哈……这样的宴会怎么就没能多办几次呢?”

    “小公子,云娘前些日子做好的霓裳流纱裙好似要开卖了。”帝都最大的成衣店云锦阁才是赚的最大发的。

    “霓裳流纱裙?二哥不会就是为了卖这件裙子才要办宴会的吧?”少年你脑洞开的真大。

    “……”煜王殿下会缺这点银子吗?“小公子也不知煜王殿下办宴会所为何事吗?”

    “知道才怪,福伯,你不知道,那家伙一点兄弟情谊都不讲,今日早晨我都亲自去见他了,我都亲自开口问他了,你猜他如何回答?”

    “王爷没说?”福伯从小看着宇文南极长大,最是清楚自家小公子与煜王之间的情谊的,对煜王办宴会之事他也好奇的紧。

    “他说,到晚上不就知道了吗?晚上知道,晚上不就都知道了吗!这样我还有什么跟大哥炫耀的资本,太过分了,又不是什么机密事件,如此保密是做甚呢!我要跟他绝交!”宇文南极气极,刚刚的好心情都跑光了。

    “街上现在正热闹着呢,小公子不去看看?”小公子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经常莫名其妙的生气又莫名其妙的高兴,这么些年,他都习惯了,一点小事就能让他转移视线。

    宇文南极想了想,这次霓裳流纱裙只怕会前所未有的火,今日错过了,以后不一定还能遇到,人多裙子不一定做好了,裙子做好了不一定有这么多的人了,天时地利人和百年盛况不容错过,“走,去云锦阁。”

    “哇,原来帝都的街道如此热闹!”人山人海了,还女的偏多,“咦……不是说女子不抛头露面,要三从四德的吗?怎么这么多的都是女的?难道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木仙儿在煜王府中无聊的紧,今日独孤月又不能出来陪她,幸好有流风流雨跟着她玩,否则郁闷死了。

    “今日自是特殊的日子。”流雨说道。

    “什么特殊的日子?”木仙儿激动的问,难道是什么传统节日,木仙儿最喜爱那些民间传统节日,有好吃的好玩的,节日的由来还大都有一个美丽或凄惨的故事。

    “今日是你与王爷认亲的好日子呀,小姐忘了?”流风对王爷认她当妹妹是乐见的,单凭木仙儿那一手出神入化的炼药技能就够他折服。

    木仙儿一听,整个人都垮了,从长远考虑做上官流觞的妹妹是利大于弊的,但这不能代表木仙儿就乐意了:“流风你这个呆子,半天憋不出一句话,一说就揭我短,你故意的吧。”

    此时的木仙儿颇有几分任性,医术再高也还是个孩子呢。

    流风、流雨两个对视一眼,只能感叹人比人气死人。煜王殿下如此厉害木仙儿怎么句不待见他呢?对王爷都不屑一顾,就是这么任性!有姐姐没什么了不起的,有个能让她如此任性的姐姐才是做不到的,他们怎么就没有一个能把王爷叫过来当他们哥哥的姐姐呢……

    原本悠哉悠哉的摇着金羽扇,坐在酒楼视线最好的雅座的宇文南极,在看到流风、流雨的那一瞬间,他的手僵硬了一下,眼睛瞬间变大。

    这个精灵般的女子是哪来的呀?糟糕,要留鼻血了,宇文南极下意识的捂住鼻子,还好还好,什么也没有,要不然就丢脸丢大发了。

    突然他猛地一拍桌子,“不对呀,流风流雨这么守着那个姑娘?”

    宇文南极突然一拍,把福伯吓了一跳,“哪个姑娘呀?”姑娘?小公子想成亲了吗?太好了,一直以来公子都不上心,说什么二哥都没成亲呢,他着什么急?

    “那呢,看到了没?流风、流雨旁边的那个,穿着白色流纱裙的那个,你知道是哪家的吗?”怎么以前没见过此人,难道是血狱城出来的?

    福伯探出身子往外看,终于看到了小公子口中的姑娘:“没见过呢,不认识。”

    “好你个上官流觞,原来你也不是个东西,是个花心的大萝卜。”宇文南极气愤的猛地站起来。

    “难道二哥今晚的宴会就是为了她?”不得不说宇文你真相了,但你想歪了,人家上官是很忠贞的。

    虽然他才见过独孤月一面,但对她的印象却是很好,一个连老徐都另眼相待的人能一般吗?

    “……”小公子,您也不用说风就是雨吧,你现在冲下去还能给人姑娘一拳不成?

    福伯看着从楼上直接往下飞的小公子,宠溺地遥遥头,小公子还小,性子还定不下来。

    木仙儿甩着手中的玉佩,四处张望着,人好多呀,去哪里坐坐好呢?

    “呀!”木仙儿一不小心手里的玉佩甩落到地上,木仙儿正要弯腰去捡。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脚好巧不巧的踩上去了,接着滑行了一段距离,形成了劈叉,摔倒在地上。

    “宇文公子?”流风流雨二人连忙把人拉起来。

    “那个,你没事吧?”劈的那么开,摔得那么响,就算现在很吵都听到他“嘭”的一声倒在地上,这可是大理石呀。

    “没、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宇文南极也不管丢不丢脸的问题,指着木仙儿就说:“你,给我离我二哥远点,他不是你能窥视的。”

    “你二哥?”木仙儿看看他有看看随他而来的大伯,很想问他是不是这里有问题?

    “对就是我二哥!”宇文南极理直气壮的说,完全没有意识到人家根本不知道他二哥是神马人物。

    “你二哥是谁?”对智力弱一点的人要有耐心爱心和恒心。

    “呃……”宇文南极被她噎得说不出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