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1章 彪悍的木仙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上官流觞是我二哥,我二哥是上官流觞!”宇文南极颇为理直气壮的说。

    ……

    “喂,这二货是谁呀?”没看到这是大街上吗?没看到这里人山人海吗?没看到我不认识你吗?你要刷存在感。去找你二哥去!

    “这是宇文公子,与王爷从小一起长大。”流风一本正经的说。

    “哦,流风哥哥。你这句话终于不戳我心窝了。”

    “……”那什么被美女调戏真的伤不起,流风表示你这样王妃确定不会劈了我?

    “好了。好了。”木仙儿挥挥手,回过头对宇文南极说,“你还想说什么?你确定要在这说吗?”

    看到宇文南极开口。木仙儿又说:“你省省吧,你想在这被人围观当猴看,我还不愿意呢。流雨呀。还是你好。说说我们去哪里好?要不要去销金窟看看?我还没去过呢。”

    “轰!”流雨一个开朗好动的男汉子脸立马红了,“小……小姐,这不好吧……”

    “哈哈。不去?真不去?好了啦。开玩笑嘛。那么严肃干嘛,走了去吃饭咯。”木仙儿前世可是军医。除了在独孤月身边就是跟这一群兵,黄段子听得多讲的也多。除了在独孤月面前没说过黄段子,几乎每天都接触。

    来到刚刚宇文南极待过的雅间,还不待木仙儿点菜。宇文南极就出来搞笑了。

    “你,听到了没有,说你呢。”宇文南极指着木仙儿颇有气势的说。

    “听到了,有事说事,别指着人,这样很没礼貌懂不懂?你爹娘没教过?”木仙儿淡淡的说,跟了独孤月那么些年,她的淡然也是学到了一些的,只是这些淡然只针对别人。

    “你才没礼貌,你有什么礼貌,你说!”他拍拍桌子,继续指着木仙儿。

    “你在指着我信不信我让你这个手指头永远都直不起来!”还说上瘾了。

    “宇文公子冷静,木小姐说到做到,她真能做到。”流风说,这宇文南极是个不靠谱的,别把小姐惹急了,小姐的医术可是有目共睹的。

    “你……”宇文南极又伸出手指,而后迅速收回,“你这没有礼数的丫头。”

    “够了,给你三分颜色就像开染房,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吗?真当我好欺负,你算哪根葱,你跟上官流觞是同爹还是同妈呀?还是你们拜过把子结过兄弟?看你那熊样,就是个欺弱怕硬的,叫我离远点上官流觞,你以什么身份来叫的。咳……”好久没有这样骂人了,嗓子都喊哑了,“流风倒茶!”

    流风惊呆了,木小姐原来还有如此彪悍的一面,骂人都不带脏字,这是毫无反抗之力呀。

    二话不说,茶倒上,宇文公子就是个不着调的,就该被人骂骂。

    木仙儿拿起就是一大口,小小的茶杯就见底了,“好了,好久没骂人了,要让那厮当哥哥的气总算是出来了,真爽!”

    看看宇文南极长得人模人样的,“你,姓甚名谁,报上名来。还有为何无故骂我,为何要我离远点上官流觞?你都给我一一说来,要不然,哼哼……”那抹笑怎么看怎么瘆得慌。

    宇文南极被她那一骂早就惊呆了,听到她敢直呼自己二哥的名讳就知道她在二哥的地位不一般了,最后更是听到她说认哥哥,整个人都蒙了,合着自己这是冤枉好人来了?从小到大他还就没有被人这么骂过,怎么就觉得这么新鲜呢?

    所以说,有的人呀就是犯贱,欠揍,欠骂。

    宇文南极想到自己无故骂了人,心里臊的慌,硬着头皮说:“在下宇文南极,与二哥从下一起长大,那是一起穿过开裆裤的,虽然没有拜把子,但也比亲兄弟还亲。”

    可不亲吗,他那亲兄弟都盼着他死了,怎么能不亲。木仙儿心里暗暗吐槽。

    宇文南极看着她没有生气的样子,也就放心的说了,完全没有了小心翼翼的样子,这人呀变得真快,“流风流雨不是二哥的贴身侍卫吗?他们一起护着你上街,我就以为你是,呵呵,你是介入二哥和未来嫂嫂之间,我与嫂嫂虽然才见了一面,但我觉得嫂嫂人好呀。所以……”

    木仙儿拍拍他的肩膀,“什么也不说了兄弟,以后姐罩着你。刚刚没被吓到吧,别怕别怕,姐在呢,姐不是时时都彪悍的,放心放心。”

    天呀,闹了半天是自己人呀。

    “来来,吃颗丹药,你刚刚摔疼了吧,哎,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没事,有姐的这些个丹药,包你药到病除,身体倍棒!”看在你这么护着我姐的份上就饶了你这次的失礼吧。

    木仙儿掏出一整瓶的高级灵元丹,眼都不眨一下就丢给宇文南极。

    流风流雨那两双眼睛看着就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了,抢过来。

    宇文南极莫名其妙的拿着一瓶丹药,又莫名其妙的看着莫名其妙的流风两兄弟。

    一时不能从反应过来,他是哪一点入了木仙儿的眼,让她一下子变得如此热情?这个木姑娘转变的也太快了吧,比他还快。

    “看,那里,你们听见了吗?那条裙子叫价好高呀,都几十万金币了。”木仙儿远远地看着,只觉得这群人疯了,一条裙子至于吗?裙子再好看还不是遮羞布。

    “木姑娘想要吗?我去帮你拍下来。”虽说有点贵,但就当赔礼了。

    “没有,不用了,不就一条裙子吗,费那么大劲做什么,这种东西看看就得了,没必要拿到手,不能吃不能喝的。”木仙儿瞥嘴说道。

    “十个绿色晶石。”人群众突然喊出。

    众人一看是丞相千金,果然大手笔。

    “她是谁呀?”怎么看怎么像个大傻逼呢?钱多人傻。

    “叫江若水,丞相家千金。进入了帝国学院,也算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宇文南极为木仙儿解惑道。

    木仙儿一拍他的头,说道:“你傻吧,那才是真正要破坏你二哥婚姻的人,你不去搞破坏还夸人家,缺心眼呀,好人坏人傻傻分不清楚。”

    “怎么搞破坏?”

    “没看到她对那裙子势在必行吗?你这样在她喊价时就在她的基础上加一百金币。”这种事情木仙儿虽然没有做过,但里不是都写着的吗?

    “对我们不让她得到。”

    木仙儿以看白痴的目光看了他好久,然后无奈的说:“你留着有用?”

    “没有呀。”毫无停顿的回答。

    “那你留着做什么?你这样,在到了一个高度就不喊了不就行了。”

    “对呀。真聪明!”宇文南极立马就吩咐人去办了。这种事情是不方便自己出马的,叫人去自己看热闹多好。

    “滋滋……一条裙子卖到两百晶石真是有钱人呢。”木仙儿不得不感叹。

    “刚刚真是太精彩了,没看到周围起哄的有多大。”

    “这叫看热闹的不怕事大的。”

    宇文南极觉得很过瘾,木仙儿却觉得不够,等下得想个法子教训教训才好,任何对姐姐有威胁的都要消灭在摇篮里,还没发芽就掐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