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章 宴会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哎呦,我的祖宗,总算是回来了。”福伯家的福婶赶紧走上前去。

    木仙儿等人一回来迎接他们的是福婶冲上前来。木仙儿扶住她,真怀疑如果不扶助她她能飞过头去。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住在这里的几天,福婶对她算是照顾有加。木仙儿也喜欢这个长得有福气的福婶,为人爽快利落。做事周到。

    “小姐呀。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得抓紧时间打扮打扮了。”福婶喜哈哈的说。

    “打扮?福婶,我还要打扮吗?你不觉得我天生丽质难自弃吗?需要那些个俗物来存托?”木仙儿拉着福婶的手撒娇的说。

    “流风流雨你们说对吧!”她还不忘叫上流风流雨两人给她打气。

    “……”流风流雨竟无言以对。

    “好了。打扮是一定要的,快点走了。”福婶虽然跟木仙儿相处不久,但她为人很好。没有小姐脾气。福婶也很喜爱她,对着她就像对着自己的小女儿一样。

    “还有你们两个,没大没小的。小姐不知道要打扮。你们还不知道规矩了。也不知道劝劝小姐。”小姐她不能指责,但这两个还是可以的。怎么说也是看着长大的。

    “娘,你说我穿这个好不好看?”独孤澜雪手中拿着一套裙子摆来摆去。床上还扔着好几条颜色各异的裙子,衣柜大开,梳妆台上也搁着好几个首饰盒。上面首饰挺多,应该是压箱底的好货都拿出来了。

    “还是这个好看?”独孤澜雪又换了一条拿在手中。

    “好看,都好看,煜王殿下看到了一定会喜欢的。”家主夫人高兴的合不拢嘴,那笑就从来没停过。

    衣服已经不知道试了多少遍了,还是孜孜不倦,独孤兰杉对此嗤之以鼻,看着家主夫人帮独孤澜雪挑衣服买首饰,她终于意识到她是庶出的,家主夫人从未把她当亲生的看待,有好事都是独孤澜雪的,有事情就是她独孤兰杉的。

    “母亲,你们先挑着,我出去一下。”独孤兰杉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去吧去吧。”家主夫人头也没回的说着,摆弄独孤澜雪的衣裙的手就没有停顿过一秒。

    独孤兰杉扯起嘴角,嘲弄的笑,不知道试在嘲笑自己的天真还是在嘲笑她们的自不量力。

    打扮得在光鲜亮丽有如何?煜王殿下岂是肤浅之人?配的上煜王殿下必定是有真实力的,她在同辈中是佼佼者,往后一定能在煜王府有一席之地!

    从未被禁足的她被禁足,接着传出煜王要办宴会的消息,而她也因此得以解禁,从未办宴会的煜王殿下办宴会,恰巧是在她禁足的时候,莫非煜王殿下是为了自己?想到这个可能独孤兰杉心砰砰直跳,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姨娘,好看吗?”有娘亲在身边的人都和娘亲在一起讨论着穿着打扮,独孤兰雨不受宠爱,可姨娘却是真心为她好。

    “嗯,很好看,我家小雨长大了,越来越好看了。”二姨娘欣慰的说,吾家有女初长成!

    “小雨,姨娘嘱咐你的,你别忘了,煜王不是你能妄想的,你今晚不要把目光放在煜王殿下身上,在场的公子哥也是很好的归宿,当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煜王身上时,你就会脱颖而出,让在座的各位觉得你不同凡响,对你有好感,知道了吗?”二姨娘忍不住再次叮嘱,可别犯傻,到时竹篮打水哪边都捞不着。

    “姨娘,我记得了,你就放心吧。”心里在不认同,面上还是装的乖巧听话,在这个家里除了姨娘没人为她着想了。

    整个将军府都处在一片热闹当中,阵容数独孤澜雪最大,她是嫡出,又只有她一个嫡女,待遇自是非比寻常。

    “娘,独孤月那个废物会不会去?”一想到她就觉得膈应人,以前是太子,现在是煜王,这个人真不要脸。

    “管她做什么,到时候她自己知道去,就去,不知道管我们何事?她没去外面的人也只以为她羞于见人,怪不到我们身上。”家主夫人无所谓的说,“快再试试这件。”

    而此时她们口中的废物已经到了煜王府,木仙儿首次公开亮相,怎么说也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姐,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木仙儿看到门口站着的独孤月惊喜的跳起来,小丫鬟流霞正在给她画眉,这样一来,从眉头一直到发梢划了一道常常的黑线。

    “哈哈,仙儿,你这是怎么了?”独孤月指着她的额头,好笑的说。

    “哎呀,仙儿小姐呀,这化着妆呢,你怎么就乱动了呢,画坏了吧!你就老实一点,乖乖的坐着,让流霞好好地给你画眉,时间快来不及了。”本来只剩下眉毛就画好了,只要再选衣服就行了的。

    “福婶,你去准备其他的吧,她这我来画。”独孤月也是无语的很,明明在外面那么果决的一个人怎么就这么像个小孩呢?

    “哟,王妃的手还真巧,巧仙儿小姐这脸蛋画的多好呀。”福婶看到木仙儿的脸蛋,真是灵动的紧。

    “当然了,姐姐的手艺是最好的。”木仙儿嘚瑟的说,谁有她的姐姐好!

    “你呀。”独孤月随手捏捏她的鼻子,唇角一挑包容地说。

    “好了,王妃和小姐出去吧,外面已经来了很多人了。”

    早已打扮好的小姐吗迫不及待的等在了宴会上,相互比对,夸奖,炫耀,心里对对方各种不屑。

    忽见旁边的人如同潮水一般往两旁散去,留出了三米宽的空地来。应该是煜王殿下出来了。

    果然,见旁边围观的学生如同潮水一般往两旁散去,留出了三米宽的空地来。

    果不其然,随之走过来的是,那一袭紫色锦袍,锦袍上金蛇遨云展翅,桀骜冷酷的煜王殿下。跟在他身边的还有宇文南极,蓝旭,夜宁宇。

    只见他随意的坐在主座上,气场全开倒是没有人刚上前交谈的,这也奇怪,哪有宴会的主人不顾在场的客人的,那么冷然的看着全场的人,就好像在看跳梁小丑一般。

    不久,人群中又是一阵轰动,

    “咦,那是……”宇文南极看着远处朝不断向他们走来的人,神色间闪过一丝凝重。

    走来一男一女两个人。男一身青色锦裳,腰系冰蓝玉带,器宇不凡,气势逼人。女的一身白衣,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超凡脱俗,美绝人寰。

    “云嘉嘉!”蓝旭看到那美的几乎让人窒息的女子,不由地蹙眉,继而不动声色地瞟了上官流觞一眼,这人也来了,上官这是何意?

    云霞仙子云嘉嘉,她对上官流觞的心思,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他们岂会不知?

    平日里倒也罢了,但是现在上官已经对那独孤月动心了,而且今日是上官认亲的日子,听南极那小子说这个干妹妹可是跟独孤月的关系非同一般的,那么这时候云嘉嘉过来,岂不是……这下子有好戏看了呢。

    宇文南极、蓝旭、夜宁宇三人对视一眼,然后默契十足地将视线投到上官流觞的身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