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3章 宴会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损友们全都不怀好意地斜睨上官流觞,期待在他脸上看出一丝端倪。

    然而,他们注定失望。上官流觞面上如常,不见一丝波动。

    不同于一般世家女子那般流于表面的傲慢、高冷,云霞仙子脸上扬起一抹清浅笑意:“师兄。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上官流觞点点头。两个人也就算打完招呼了。云霞仙子想开口,但女子的矜持告诉她不能主动,要师兄先说。可惜上官流觞现在满脑子都是独孤月和木仙儿怎么还不出来,根本没有多加注意她,于是两人便不再言语了。

    此时。云霞仙子身后走出来一个男人。只见他昂首挺立。身姿挺拔修长,倒也器宇轩昂,气势不凡。那双眼睛。精锐如鹰。寒光闪闪。让人望而生畏。

    他那如鹰隼般犀利的目光在周围扫视一圈,对上官流觞冷落他的宝贝妹妹很是不满。

    “哟。云冲天,这是刮得什么风。把你这尊大佛都给吹来了?”宇文南极双手抱胸。似笑非笑地瞟他一眼,心里警惕,木姑娘说了。要把一切窥视上官的人掐灭在摇篮里。但是这个有点难度呀,姐怎么办,小弟做不到呀,你在哪呀,快来救驾!

    云冲天,顾名思义傲气冲天,行事孤傲。这个人自诩在世家圈子里天赋卓绝,素来是傲慢清高的,宇文宫与药云谷遥遥相对,宇文宫的丹药有一部分是药云谷提供的,明明是钱货两清的事,非得弄得像是得了他们多大便宜似的。两宫向来感情复杂,所以宇文南极对云冲天向来都是不客气的。

    云冲天淡漠地瞥了宇文南极一眼,冷傲地哼了一声,对于与他同阶的宇文南极,还不值得他重视,而且总有一天宇文南极会求着他的。

    云霞仙子冲宇文南极歉意一笑:“我二哥素来脾气如此,你也是知道的,千万不要见怪。”

    宇文南极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漫不经心道:“既然嘉嘉妹妹要道歉,做哥哥的我自然没话说了,谁叫有人嘴巴没长自己身上,来吧,坐下说话。”

    这场戏他不过是上来热热身的,真正的主角还没到呢,等仙儿妹妹到了,且看他如何将这场戏演好吧。

    宇文南极眼中闪着灼灼光辉,一双桃花眼里尽是八卦意味,也全是看好戏的笑脸。

    蓝旭和夜宁宇对视一眼,怎么觉得今天的宇文南极不对劲?好像特别嘚瑟,有种众人皆醉他独醒的感觉,难道这家伙还有什么内幕没跟我们分享?

    云霞仙儿很自然地在上官流觞左侧落座,熟稔地想要挽住上官的手臂,笑意盈盈,浅笑梨涡,柔声细语:“三师兄今日的宴会主题是什么?怎么还不开始?”

    上官流觞不着痕迹的移开。

    “来人,请云师妹落座。”

    马上有人来到云嘉嘉身边,伸手请她移座。

    云霞仙子脸上的笑僵硬了一下,而后,笑着说:“看来今晚的宴会对师兄很重要,那我等下再和师兄相聚。”

    云霞仙子走后,立马有人出来吧她坐过的垫子拿掉,换上了更好的,且放之前,还很认真的擦拭了一遍椅子。

    云冲天受不住了,冷冷地问道:“煜王殿下这是何意?”

    熊熊怒火燃烧,要说之前只是不满他冷落云霞仙子,此时便是怒火难消。

    “云兄在不满什么?以师妹的身份坐她此时的位置不是正好的吗?”目光邪魅,挑眉而笑,高深莫测地反问。

    确实,刚刚那处是煜王妃的位置,云霞仙子确实不合适。

    云冲天不满又找不到反驳的话,只能憋着一肚子火却没有说话,此时什么也说不得呀。

    就在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时,上官流觞忽然站起,穿过人群,迎接两位女子的到来。

    只见其中一人怀抱一只雪白小奶狗,长发纤腰,青丝随风而动,一袭紫色曳地长裙,仙姿玉骨,在众人中脱颖而出。

    另一个则披着一袭轻纱白衣曳地裙临风而飘,犹如从仙境中走来,乌黑亮丽的长发倾泻而下,说不出的美丽高雅,道不尽的清新脱俗,那双灵动的大眼睛更添一股轻灵之气,当真比画里走出来的还要好看三分,灵活的眼眸时而慧黠地转动,添了几分调皮,几分淘气。随与云霞仙子一样是白衣,她却更为清新脱俗,如仙,似精灵。

    这副场景,犹如一架屏风,将他们二人隔绝在一个独立的如仙似梦的世界中,而旁人都成了衬托他们的风景。

    看着他们那亲密到旁人无可插足的样子,看着上官流觞那眼底醉人的宠溺柔情……

    云霞仙子 震惊了,害怕了,好似他们真是一家人一般。

    “各位,你们不是都好奇本王办这宴会的目的吗?这就是。”上官流觞一首牵着一个,说,“本王就是为了她们二人。”

    话音一落喧哗一片,夜宁宇嘀咕道:“上官不是想要齐人之福吧。这也太快了,要么单着,要么成堆的要呀。”

    宇文南极已经阻止不及了,听到木仙儿说:“你,过来一下下。”

    夜宁宇疑惑的向四周看了看,然后指着自己问:“我?”

    宇文南极拍拍他的肩膀,哥哥,你保重。

    “你刚刚嘀咕什么?”木仙儿挑眉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本公子可是跟上官从小一起长大的!”恃宠而骄的无知妇人。

    “你跟他从小一起长大很了不起吗?喂,给你个表现的机会。”木仙儿回头跟上官流觞说。

    独孤月无奈的摇头,仙儿你这样不怕得罪他们吗?

    “仙儿妹妹呀!”宇文南极兴奋地跟她打招呼。

    “哎,企鹅呀!”

    “……”宇文南极。

    “……”上官流觞、蓝旭、夜宁宇及众人。

    “企鹅?”独孤月疑惑的问。

    “对呀,北极熊,南极企鹅嘛。对吧”木仙儿对着宇文南极说。

    “对。”宇文南极含泪点头。

    “好了,不许打岔,你还没表现呢。”

    “宁宇呀,本王是不可能对你怎样的,”听了,夜宁宇挑衅地看了眼木仙儿。木仙儿简直要暴走,独孤月拍拍她的手,稍安勿躁,“听说,夜爷爷希望你成亲了?宇文呀,可以写信叫北极回来了。”

    “噗……”蓝旭和宇文南极都没有憋住,哈哈哈大笑起来。

    “仙儿妹妹,北极是我亲妹妹,自小爱慕宁宇哥,在家总要缠着他,他最怕的人就是我妹了。”

    独孤月想难道长得像只熊?打住,怎么犯二了!

    没想到上官流觞那么冷的人会有一群如此好玩的兄弟,独孤月微微笑着,看着他们打闹成一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