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4章 高潮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上官流觞看着独孤月,深情而温柔,眼眸中含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势在必得的霸道宠溺。他熟稔的牵着独孤月的手。对她今天的打扮很是惊艳。

    其中一个温润斯文的少年率先走过来,眸中带笑:“上官,你的身边也有佳人相伴了?这位是?”

    这少年旁若无人地跟上官流觞寒暄。无视其他人的打闹,转头又是一脸笑意地瞧着独孤月。满眼皆是好奇。

    上官竟然也会主动牵起姑娘的手?而且这姑娘他们还从未见过。这姑娘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能让上官另眼相待。差别待遇?

    上官流觞搂紧独孤月的纤腰,淡声寒暄:“未来的煜王妃,怎的。不知道请个安吧?”

    “哟,煜王妃?上官,你不是被人调包了?怎么不声不响的就给自己找了位煜王妃?哎呀。这得多少美人儿暗自泣泪了啊。”这白袍少年眉眼含笑。看起来文质翩翩,似乎性子极温润。

    “与本王何干?”上官流觞淡淡扫他一眼,“蓝旭。本王记得你别院有位贵客。不知道嫂嫂她知否?”

    没错说话的正是与宇文南极一同出来的蓝旭。

    “上官开玩笑你认真就不好玩了。”蓝旭不自在地耸肩。

    独孤月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生平最讨厌偷吃的男人。不负责任没担当,独孤月心中已经把他列入不可深交的行列。

    此时。又有一位蓝袍少年过来:“真是难得,连上官都带美人出来了,还左拥右抱。今天日头打西边儿出来了?”

    上官流觞淡淡扫他一眼,蓝袍少年顿时肩膀一缩,“流风,立马派人去将北极接回,并且告诉蓝爷爷,本王觉得他二人甚是相配。”

    “别,别呀,上官有事好商量。嫂子,你说对吧。”看上官这阵势对她应该挺上心,转过头对独孤月说道。

    “可是怎么办呢?我与你不熟,没得商量。”独孤月一字一句地吐出来,这种自己作死的人真的是上官流觞一起长大的兄弟?独孤月表示深深地疑问。

    “啊?”夜宁宇没有想到独孤月如此不给面子,她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敢对自己如此不客气,夜宁宇惊讶过后是浓浓的兴趣,“二哥,她是谁呀?好有趣,她竟然不给我面子嘞。”

    “哎呦,宁宇,你确定她有趣吗?今天你和大哥怎么都没带脑袋出门呢?不行,就像仙儿妹妹所说的一样,不带脑袋的是脑残,严重时会危及性命哦。”宇文南极想着今后他们可能要承受的二哥的报复,唯独自己一人让二哥满意,他就得瑟的不行不行的,他才不是幸灾乐祸呢,谁叫他们以前总是在一旁说风凉话,让自己最惨来着。

    蓝旭和夜宁宇对视一眼,什么情况?他们怎么跟不上时代了?上官要冲冠一怒为红颜报复我们吗?两人一起打了个冷颤,皮一紧,怎么觉得凉飕飕的?

    上官看南极那是什么眼神?赞赏?卧槽,上官竟然赞赏南极,看不上他们,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如此玄妙了?

    “嫂子。”宇文南极规规矩矩的向独孤月叫了声嫂子,偷偷地瞥了眼上官流觞,发现他心情似乎因为自己这么叫更好了,于是笑嘻嘻的继续,“嫂子,你还记的我吗?”

    “赌石市场,佣兵团团长?”独孤月不确定的说。

    “对对对对,嫂子记性真好,还记得我呢。”看到偶像还记得自己,宇文南极表示很兴奋。没错,自从看到独孤月惊人的赌石能力后,独孤月就上升为她的偶像了,当然白天她的偶像又多了一个木仙儿。

    “我是记得你,但是请团长大人不要叫我嫂子。我可不是你们嫂子,和他也没关系,不要乱叫啦。”独孤月想了想,退开上官流觞半步,在现代未婚叫嫂子没什么,在这里可不一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上官流觞捉过她怀中的小寻宝,邪魅妖娆一笑:“反正这辈子你必然是本王的煜王妃,上穷碧落下黄泉,你说你能逃到哪儿去?本王对你可是势在必得。”

    说完把小寻宝一抛,木仙儿堪堪接住,小寻宝爪子紧紧抓着木仙儿的衣服,混蛋蛋,人家是神龙,如此高贵的血统,竟然像垃圾一样被扔了,水汪汪的大眼睛写满了对上官流觞的控诉。

    没有人想到煜王殿下竟会如此认真,面露惊色。

    蓝旭和夜宁宇,面色呆愣了一下,心里同时哀呼,惨了!他们知道此时的上官流觞是认真的,继而便笑了,规规矩矩朝独孤月叫了声嫂子,对她也越发亲热了。

    “喂,不要乱叫了,上官流觞,快办正事。”独孤月可不认为被他们叫嫂子是什么好事,一看他们就是不是一般的世家子弟。

    蓝旭一见,顿时乐了,挑眉朝上官流觞笑道:“哟,二哥这是还没搞定呢?”

    夜宁宇也跟着一笑:“看来是了。难怪上官最近忙的见人不见影,前几月南极都说他一见到二哥的呼叫就说久仰久仰呢。哈哈哈。”

    在场的人显然是没想到一向冷酷漠然的上官流觞竟会当众说出这番赤果果的霸道表白话来,顿时场面上有些沸腾了,一双双打量探究的眼聚集到独孤月身上,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把煜王殿下都拿下了。

    谁不知道煜王殿下洁身自好守身如玉,有着深度洁癖,不喜女人接近,但却怎么都没料到,煜王殿下也有如此深情霸道表白的一天,这是一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听到上官流觞的表白,云霞仙子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每时每刻不再盼望着师兄的表白,今天终于听到了,可却是他对着别人的表白!

    她一直以为师兄是喜欢自己的,他身边没有任何女性,她是唯一与他接触最多的女子,她以为,师兄是她的了,没想到,却出来一个独孤月,云霞仙子撕碎独孤月的心都有了。

    几个月前,她听到师兄订婚的消息,她不信,她觉得那是被迫的,师兄一定会摆脱那个婚约的,可是来到帝都,在城门口师兄为了一个与他有婚约的废物弃她不顾,师兄回到帝都她以为师兄会来跟她解释,解释他当时的身不由己的,可是没有,师兄一直没有现身,一直没有去找她,听到师兄要办宴会,她不管不顾的来了,师兄今日应该给她一个交代。

    这人就是那么的自以为是,上官流觞从未给过她任何承诺,她自己陷入牢笼中不可自拔,却把一切都当作理所应当。

    “不,不是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