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5章 高潮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不是的!”突然传来一声难以置信的声音,仙子只觉得自己脑袋完全炸开了。逆血倒流,脑门一阵阵眩晕。

    刚刚她矜持地坐在座位上等着师兄,可等来的却是他对一个废物的表白。云霞仙子眼泪朦胧,楚楚可怜:“师兄……你怎么能这样?”

    云冲天扶住摇摇欲坠的云霞仙子。面色难看至极。他目光冷漠地扫向上官流觞。

    “本王如何?”目光犀利深邃,不薄□□的朱唇淡漠勾起。

    “师兄,你真是的。怎么能这样开玩笑呢?万一独孤姑娘当真了如何是好?你刚刚是在开玩笑的,对吗?”云霞仙子美眸中的两行清泪滚落,她期待地凝望着上官流觞。

    “玩笑?”上官流觞薄唇轻启。

    云霞仙子上前一步。高兴地看着这个令自己魂萦梦牵的身影。她就知道,她就知道师兄只对她有情的。

    “本王何时开玩笑了?”不料上官流觞的薄唇再次开启,把她从天堂的喜悦推下地狱的深渊。

    “轰……” 云霞仙子觉得自己的天都塌了下来!

    她不要!

    她从小就认定了他。这些年来一直等着他。等着他表白。等着他来娶她!

    可是现在,他却告诉。他要娶的人不是她……

    不!她不接受,坚决不接受!

    她纤细白皙的手晃荡着上官流觞的衣袖。带着祈求般道:“师兄……”

    对上云霞仙子那双凄楚的眼,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鹰隼般是恨不得撕碎她的锋芒。侧身视线对上云霞仙子,嘴角勾起一抹诡异至极的笑容,伸手拂袖,轻而易举地将云霞仙子的手从自己臂膀上弹开,上官流觞毫不怜惜,干脆利落,没有半分留恋。

    云霞仙子错愕地看着被对方抚开的手,怔怔地凝望着上官流觞:“师兄……”

    “嗯。”上官流觞似笑非笑地朝云霞仙子挑眉而笑,语气却森寒:“还记得本王是你师兄就好。”

    独孤月现在完全搞不清楚状况,这个人是云霞仙子,是他的师妹,她还记得出发前往黑暗森林的那日第一次见到她。独孤月不明白,不是说她是他宠爱的师妹吗?为何现在的情形好像不对劲?上官流觞好像很恨她,好似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

    “师兄……你明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云霞仙子摇摇欲坠,泪留满面。

    “心意?本王只知我对月丫头的心意。”上官流觞好似还嫌刺激的不够,又好似一个痴情的男儿不失时机的对心上人表露爱意。

    “上官流觞,你忘了你们师出同门了吗?”云冲天扶着泪眼朦胧,楚楚可怜的云霞仙子,冷冷地质问道。

    “从未忘过。”上官流觞斜视着他,云冲天在本王面前你也敢横吗?

    “既然没有忘记,你怎么还敢如此对待嘉嘉?”云冲天气不过,捧在心尖的妹妹,却被人如此践踏,大声喝道,“你可知道嘉嘉为了你,付出了怎样的代价?你可知她夜以继日的修炼?你的良心呢?是不是被狗吃了?”

    上官流觞眼眸宁静而深邃,慢腾腾而慵懒地说出一句:“她与本王师出同门本王就要以身相许?她夜以继日地修炼本王就要以身相许?”

    “你……”云冲天顿时被噎住了。

    众人恍然大悟,是呀,与煜王师出同门就要煜王以身相许,自己努力修炼就要煜王买单这是何道理?他们看着云霞仙子和云冲天的眼神就不对了。

    上官流觞淡淡地看了云霞仙子一眼:“嘉嘉,本王只饶你一次,若是往后你乖乖地,那你依旧是上官流觞的妹妹,”他的眼睛忽锐利起来,像一支支利箭就要呼啸而出,“反之……休怪本王无情!”

    难道……独孤月一惊,有些答案呼之欲出,暗杀,是她!独孤月握紧双拳,杀气一闪而过,伤仙儿者,杀!

    “师兄……不要……”他的拒绝那么干脆利落,根本不给她任何妄想的余地。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是的,师兄,你告诉我,不是的,我求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是不是因为丹药哥?是不是我爷爷压价了?我可以道歉的,我替爷爷向你道歉,爷爷不是故意的,他会降价的,你原谅我们好不好……”那么高傲的云霞仙子,此刻却将自尊抛在地上任由上官流觞践踏,瘫跪在地上,她甚至为不存在的错道歉。

    独孤月被这一切弄的有些迷茫,她一直知道上官流觞很抢手,但他的魅力也太大了吧。

    上官流觞看着云霞仙子,他从未把他放在眼里,之前只是看在血狱城中就只有他们二人是帝都的,也就顺手帮过一些,没想到她竟然妄想自己与她在一起,这也就罢了,最不能忍受的是她竟然敢派杀手暗杀月丫头,上次要不是木仙儿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他看在同门一场的份上不杀她,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上官流觞一双美目仍旧似笑非笑,那嘴角仍旧勾起,一副气定神闲,完全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仿佛没有看到云霞仙子摇摇欲坠,没有看到云冲天想要杀人的眼神。

    云霞仙子浑身一颤,不死心的继续问:“师兄,你告诉我,为何?为何如此待我?”

    “你不知?”上官流觞对于云霞仙子找死的心也真是醉了。

    云霞仙子想来想,不知自己如何得罪的师兄,默默点头。

    上官流觞素来不是怜香惜玉的主,只见他缓缓开口,有种让人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尊贵:“黑暗森林,刺杀。”

    “轰……”云霞仙子的脑袋再次炸开,他知道,他都知道。

    “不是的,师兄,你听我解释……”云霞仙子还妄图狡辩,这一切全都是因为独孤月这个小贱人!如果不是她,自己不会派人杀她,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狼狈局面,师兄更不会如此对待自己!

    云霞仙子那双眼睛啐了毒液般狠狠射向独孤月,那双眼睛几乎要将独孤月射出一个洞来,恨不得她当场爆体而亡。

    这一刻,她几乎是用所以理智才止住想冲上去将独孤月活活掐死!

    都怪这个小贱人的命大。当初她派了六阶强者去追杀她,竟然还被她逃过去,逃过去了!

    她云嘉嘉发誓,一定要将她碎尸万段,弃之荒野喂狼,以报今日之辱,以解心头之恨!

    “师兄!你就为了这样一个贱女人,抛弃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吗?”云霞仙子愤恨地指着独孤月,眼中沉痛万分,“她是废物,她是破鞋,你明明就知道她是被太子抛弃过的!太子都看不上她,太子都知道她是个没用的废物,贱人,太子不要的破鞋什么时候你都要捡!”

    “啪……”两道重重的巴掌狠狠甩到云霞仙子脸上,她脸上立马左右浮现一大一小的红手印。

    “信不信本小姐撕了你这张烂嘴?你算个什么东西?贱人贱人不离口,你就是个什么好东西?还仙子呢,你别侮辱了这个词,好不然以后有人这么叫我我都不好意思答应了。长的人模人样的,怎么就这么没脸没皮呢?我们碧陵国民风何时如此开放了,众目睽睽之下对着一个男的死缠烂打,你是几辈子没见过男人了吗?还要不要脸?不对,你还有没有脸?”

    上官流觞一双眼眸,深不可测,冰寒,像蕴藏着千年不化的冰雪,目光阴冷淡漠。

    没人知道上官流觞和那陌生女子会忽然同时发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