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7章 高潮4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现在你在这为你哥求情,那以往因一言不和被你哥伤的人又该向何处伸冤呢?”木仙儿最看不惯这种白莲花一样的女人,自以为天下只有自己是聪明人。其他人都是傻子。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大陆,实力决定一切,有多少人敢跟药云谷作对叫板呢?众人对于药云谷所作所为心照不宣。别人不得罪药云谷,药云谷得罪的人可多了。对刚刚木仙儿的话大家都是认可的。在场的人大多都在药云谷买过丹药。哪次没有被他们刁难呢?所以家族里有一个炼药师都是被供起来的。

    “师兄……”她血口喷人,云霞仙子摇摇欲坠,整个人几乎都趴在地上。那双美丽的双眸泪眼朦胧,承受着好大的委屈!

    “师兄,你倒是说句话啊。只有你能还我公道了。只有你能帮我了。二哥……二哥只是在乎我而已,他被带走了,我……我该如何?这里我人生地不熟的。我不知道怎么办。”她只在乎师兄。只要师兄一句话。哪怕二哥被带走也值了。

    “嗯,他只是在乎你。”云霞仙子听了他的话几乎要喜极而泣了,然而下一句话却把她推到地狱推进油锅当中。“而我,只是在乎独孤月和她在乎的人而已。”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是对云霞仙子判了死刑。

    独孤月!贱人。都是她,都怪这个贱人,把师兄迷的神魂颠倒!独孤月你这个妖女,竟敢勾引师兄,这个贱人必须杀!云霞仙子极度不甘心,她不想就这么以失败者的姿态灰溜溜地走掉,她你应该是失败者的,站在师兄身边的人应该是自己的。

    “师兄,你当真不顾你我多年的感情吗?”云霞仙子还在做着垂死挣扎。

    上官流觞连个眼神都不想再给她,拉着独孤月往前走去,来到主桌上,让她坐在他的身边,木仙儿则坐在独孤月的下首。

    他端起酒杯,“流风。”

    流风站在他身边,横扫在场的所有人,对众人说:“想必各位对王爷为何办这宴会很是好奇。大家都应该知道前段时间黑暗森林发生的事情,当时王爷身受重伤,请来古药师也无能为力,是木小姐当场炼制了神灵丹,救下了王爷。”

    “本王决定与木仙儿结为异姓兄妹,从此敢对她不敬者,杀!”

    听到煜王殿下让下木仙儿为义妹,在场的少女都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纳为侧妃,否则如此强劲的对手,她们如何敌得过?

    她们个个心欢雀跃,没有人把独孤月放在眼中,她们无不认为独孤月只是煜王殿下的诱敌之策,煜王妃绝不是此人。

    “恭喜,木姑娘,以后就是殿下的义妹了,以后就是郡主了。”江若水向前祝贺木仙儿,刚刚从煜王殿下的行为中,她看出了煜王殿下对她的看重,殿下为了她连相处多年的同门师妹云霞仙子都可以抛下,与她交好,有益无害,通过她接近殿下更会事半功倍,江若水越想越激动,好似看到了煜王殿下对她另眼相待,对她宠爱有加。

    她不知道的是,上官流觞是为了独孤月才和云霞仙子撕破脸的!

    木仙儿鼓着腮帮子,谁要你恭喜了,谁稀罕当什么破郡主了,这有什么好喜的,要不是为了姐姐,鬼才要认他当哥哥呢。

    独孤月看着下面一群人想要巴结仙儿,蠢蠢欲动,想象着木仙儿被人团团围着,满头黑线的无奈,然后大喝一声,“滚!”该是多么精彩的画面。

    没有人知道独孤月的幸灾乐祸,却有人不想让她置身事外,想要挑拨她与木仙儿的关系。

    “木郡主,你真是太厉害了,小小年纪就是高级炼药师了,有些人呀,就该有自知之明。”江若水看着木仙儿鼓着腮帮子,就以为她是对独孤月不满。

    ……

    独孤月一脸无奈,这是要挑拨离间的节奏呀,这人是想找死呢,找死呢,还是找死呢?仙儿也是你可以利用的吗?

    “三姐姐,快下来,没看到郡主不高兴了吗?”独孤兰雨假惺惺地说。

    “就是,独孤月你一个废物怎么好意思坐在煜王殿下的身边?”

    “噗……”木仙儿一口酒从嘴里喷出来,废物?谁说的?谁?敢说我姐姐是废物,你是有几个脑袋给我废呀?木仙儿眯着眼睛,危险地看着下面叽叽咋咋的麻雀,不作死就不会死,你们不知道吗?

    “就是,刚刚郡主可说了,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你还真敢坐。”

    “你们忘了吗?她一个废物能知道这些吗?”

    “一个废物而已,真不知道她怎么敢出门。”

    ……

    嘲笑声不绝于耳。

    “砰……”木仙儿听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忍无可忍拿起酒杯往地上一掷。

    “各位聊得很兴起嘛。”木仙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独孤月无奈的摇摇头,仙儿生气了,似笑非笑过后的木仙儿不让人出血是不可能的。好自为之吧,各位,上帝保佑你们。

    独孤月没有看到的是上官流觞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气。

    “你们说的如此认真,我都差点就信了。”木仙儿看着他们错愕的脸,手拿帕子掩面,“哎呦,人家开玩笑的啦,这么认真干嘛?”

    宇文南极他们相互看看,这真的好吗?怎么看怎么矫揉造作呢?刚刚的潇洒大气,个性豪爽,十足的气势呢?这是假的吧!

    “这光喝酒怎么行,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各位姐姐妹妹,如何?”木仙儿眼珠子打转,坏主意一秒一个准。

    “好呀,难得郡主如此有兴致,我们自然奉陪。”江若水附和道。

    “好的,这个游戏就叫做‘猜猜她能不能炼药’。”木仙儿神神秘秘地说。

    “什么?”没听过呀。

    “就是大家都猜猜独孤月能不能炼出药来,来来来,我坐庄,大家下注,买定离手,有多大就买多大,赢的赌注我现场付清,机会难得,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亏本也不怕,本郡主有煜王哥哥罩着呢,谁不来的,站出来。”

    独孤月摇头,你这么一说有谁敢不下注吗?仙儿,挣太多晶石,姐姐不会怪你的,安心坐庄吧,姐姐挺你。

    蓝旭和夜宁宇都看着宇文南极,你不是说你家仙儿妹妹跟未来嫂嫂关系很好吗?这是怎么回事?

    宇文南极也蒙了,仙儿妹妹这是走的哪一步?不过看在她送的一瓶丹药的份上也要力挺到底,理直气壮的看回去,就这么回事,仙儿妹妹做事总有她的理由,等着吧,保证吓你们一跳。

    蓝旭二人挤挤眉头,可能吗?

    独孤月炼药,可能吗?这不是摆明了稳赢的赌吗?木郡主这是刚才听大家黑独孤月黑的高兴,要给大家福利顺道侮辱侮辱独孤月呢?

    众人沸腾了,这样真能行吗?

    买,必须买,谁不买谁傻子,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

    亲,十赌九输,十赌九骗呀,天上掉馅饼的事也当真,傻了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