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8章 下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然了考虑到大家来参加宴会手中不一定哪有金币或晶石,所以游戏会在三天后在武斗场开始,大家都知道的武斗场公平公正真实有效童锁无欺。好了各位大家吃好玩好,要睁大眼睛透过现象看穿本质哦。”木仙儿狡猾的像一只成精的老狐狸,说出的话简单直白。却抓住人的内心。

    “郡主英明,不过。我家三姐姐是废物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这样真的好吗?”独孤兰雨以为木仙儿是真的有意侮辱独孤月,所以不忘强调独孤月的废物只名,想要讨好她。

    “此言差矣。传言不过是传言,又如何能信呢?上官哥哥你说对吗?”木仙儿故意对上官流觞说,给人一种她很不看好独孤月的错觉。“能配上哥哥的当然是最好的。独孤月你三日后炼出了丹药,从此以后我就罩着你,如何?”

    独孤月从没有看到过这个样子的木仙儿。不管她做什么都脱离不了爱玩。看她玩的开心自然也配合着她。假装懊恼地又羞愧地说:“可以不吗?”

    “你觉得呢?”木仙儿反问道。

    “我不想,煜王殿下。我……”独孤月还是第一次扮演如此柔弱的白莲花模样,倒也扮的像模像样。好像就是一个被刁蛮大小姐欺负的怯懦小丫头。

    “好了就这么办,散了吧。”上官流觞直接发话,看着她怯懦的样子。忍不住的心疼,虽然知道是假的,但也止不住,之前是真的吧,遇到自己之前她受了很多伤害和侮辱吧,没关系以后不会了,伤害你的都会还回来的。

    当所有人都走完了,蓝旭等人围过来,他们也实在不敢相信独孤月是炼药师,要知道当年天赋测试在众目睽睽之下是做不了假的,水晶球是没有人能左右的。

    “姐姐、姐姐,刚刚我表现的好不好?”木仙儿拉着独孤月的手邀功。

    “小淘气。”独孤月捏捏她的鼻子,笑吟吟地说。

    宇文南极特意压低声音,小心翼翼的说:“嫂子,你是不是从小就炼药了?”

    “没有呀,几个月前,我连丹炉都没见过。”独孤月无所谓的说。

    宇文南极却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难以置信地惊呼:“那仙儿妹妹干嘛要那样说?”

    “有什么不对吗?”独孤月冷静的望着上官流觞。

    “没有。”上官流觞拥抱着她,一切都很好。

    木仙儿看着他又把独孤月拥在怀里,刚刚的好心情都没有了,整个人都咬牙切齿的,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你这样光明真大的占便宜真的好吗?刚想着加五分来着,木仙儿冷哼一声,扣十分。

    “来来来,明天之后肯定有不少人开赌坐庄的,你们给我看着押,看不顺眼哪家押哪家,押的越多越好,这可是圈钱的好机会,错过了就难再遇了,利用好了说不定你们明年一年的修炼经费就解决了。”眼不见为净,转移视线吧。

    木仙儿拿出一个袋子,随手递给他,眼里闪过一丝狡诈。

    独孤月眼眸中闪过一丝狡黠把空间里的赤色晶石,橙色晶石,黄色晶石和绿色晶石都拿出来,若有其事的点点头:“仙儿说的对,我的也帮我押了吧。”

    木仙儿听到姐姐夸她,立马咧嘴笑,就知道姐姐是好的。

    蓝旭和夜宁宇看到木仙儿听到独孤月夸她一句就傻乐呵的样子,难道嫂子也是天才?他们疑惑了,天,今天受惊太多,让我缓缓。

    倒是流风看着宇文南极手里的晶石,心里一惊,不会是……不会吧?

    “哎,冷面鬼,你怎么了?一惊一乍的。”木仙儿跟他和流雨也算是混熟了吧。

    “我想问问,这些晶石都是上次在赌石市场买的那些原石吧?”上次独孤月给他的原石切开,个个都是有晶石的,他当时可吓的不轻。

    “对呀,有什么问题吗?”独孤月不解的看着他。

    问题大着呢!一次就赌到这么多的晶石,你知不知道这没逻辑!妖孽啊!流风在心里咆哮之后淡定的说:“没。”

    “哦……上次你拿着的百分百赌涨的原石就是王妃奖励的!”流雨你真相了。

    “怎么回事?”夜宁宇疑惑的看着他们,云里雾里的,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哦,这就是那一次买的原石?”宇文南极也睁大了双眼。

    木仙儿虽然知道姐姐厉害但还真不知道她会赌石,同样也不可思议的望着独孤月,这个人是自己的姐姐呀,无所不能的姐姐呀。

    “流雨呀,过来,”木仙儿勾着他的肩膀,好哥两的说:“你那次没有跟着吗?”

    “那次我有事。”流雨欲哭无泪,嗷嗷,怎么就没被分配到呢?开始的沾沾自喜,现在的懊悔无比。

    “不怕,嗯,上次错过了不要紧,这次可别错过了。上次在药园你还记得吧,姐姐那时就能炼出不错的灵元丹了。”木仙儿凑到他耳边,小声的说,流雨看过来,她还郑重的点头。

    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听木仙儿说话,听到之后都心照不宣的点头,回去把所有的存货都押了。第二天不出所料的,每条大街小巷都在议论纷纷,个大大小小的赌坊更是热闹非凡,有几家赌坊好似故意要侮辱独孤月一样,赔率定的很高,一赔五,有的甚至一赔十。

    几乎所有人冲到赌坊里就是买独孤月炼制不出丹药,毫不犹豫地买。

    其中就有太子名下的赌坊,这赔率可是十。

    于是,独孤月押了一百绿色晶石,木仙儿押了两百绿色晶石,本来想加一瓶丹药的的,但一想到他们没有丹药来赔就会拿晶石来赔,他们的折价一定不会高,这种没有明码标价的还少不要的好。上官流觞最狠五百绿色晶石。

    宇文南极、夜宁宇和蓝旭加起来也有五百晶石。

    其实挂出独孤月赢得的赔率只是意思意思,他们没有人认为独孤月能赢,只是都想着给木仙儿面子,也随便羞辱独孤月,一个年轻的高级炼药师他们没有人想要得罪。

    到了比赛当天,宇文南极坐在独孤月的身边低声对独孤月道:“嫂子,你可一定要赢啊,我可是把身家性命都压你身上了。”

    “都压我身上?”独孤月眨眨眼,“全部?”

    “你都不知道你的赔率有多高。”宇文南极捂住嘴,跟独孤月低语,“之前大家都觉得你不会炼药,都不认为你能炼药,你要知道,你在呃……总之压你行,赔率最低是一比五哦。”

    也就是说,一赔五。

    宇文南极自己也去坐庄,这时候对于他们知道内情的来说可是圈钱的最好时机,不自己坐庄怎么行?所以宇文南极他们几个都各自坐庄各自玩,随便到几家看不顺眼的押押注。

    “结束之后嫂子,我们请你吃大餐。”宇文南极笑的阳光般灿烂,心里乐开了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