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9章 独孤老家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行人漫不经心的游走在煜王府的别院里,优哉游哉的欣赏着别院的繁华,但是整个帝都却因为他们而沸腾起来独孤月要在武斗场当众炼药的事。已经传遍帝都的每一个角落。

    将军府。

    这十年,自独孤月的父亲护国将军独孤涯武离开之后,将军府被独孤剑鸠占鹊巢。将军府进入了平淡期,整个将军府几乎是半封闭状态。

    独孤老家主闭关多年。从未出来过。

    书房里。

    独孤剑靠在圈椅上。闭目养神,一脸的疲惫之色。

    书房里没有点燃烛火,窗外朦胧的阳光直射进来。照在案桌上,形成一个碗大的椭圆形光斑,独孤剑睁开双眼。面色忽明忽暗。闪烁不定。

    这段时间他早已疲惫不堪,昨日在夫人的劝说下,几乎把将军府大半的财产都押在了赌坊里。希望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他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忽然。只听见一道清晰的咔嚓声。原来独孤剑手里握着的茶杯被直接捏成粉末。

    不可出现任何意外!

    就在这时候,忽然。整个将军府一阵地动山摇, 一道剧烈的灵力波动自将军府后山弥漫开来。一阵阵的波动。不断地蔓延。

    独孤剑瞬间站起来,跑出书房,周围的灵力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后山汹涌而去。那灵力形成一条条丝线飞入后山当中,源源不断地灌注进去。

    这一幕,让独孤剑看呆了,继而欣喜若狂, 这是要突破的迹象啊!

    独孤剑拔腿就往后山的方向跑去。那里是父亲闭关的地方。现如今动静这么大,肯定是父亲那里有消息了。

    心中有些忐忑,但更多的是喜悦。当初父亲闭关时候已经是六阶巅峰,现如今也不知道是何等的实力了,肯定不低了。

    他已经忘记了一切烦恼,只剩下父亲,父亲出关,日后独孤府定能更上一层楼,跻身在世家当中。

    当独孤剑跑到后山的时候,只见整座后山密室已被夷为平地,地上碎石乱堆,树木被连根拔起,杂乱无章,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

    在朝阳的照射下,一位老者负手而立,长长的发须已然发白,修长浓眉紧紧蹙着,嘴唇紧闭,仿佛陷入沉思。

    只见他碧玉簪束发,一袭简单的玄灰长袍,衣袂在风中翩翩若飞,一副神者之姿。

    “父亲?”独孤剑停下脚步,看着眼前的老人,欣喜若狂,如不是理智尚存都要扑入怀中哭泣,多年不见,父亲更厉害威严了。

    老家主回眸看他,眸底带一丝温度,“嗯。”

    “父亲!”独孤剑看清了他的脸后,神色越发激动,都有点手足无措了。

    “嗯。”独孤老家主向他身后望去,身形不动。

    “是否父亲出来了?”独孤老二独孤枪也赶来了,看着眼前的老者,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可是成功出关了?可是已经七阶了?”

    感觉到独孤老家主身上传来的慑人威压,两兄弟心中惊喜连连。

    “好孩子,为父出来了。”独孤老家主许久不曾见过自家孩儿,也是有些激动,喜悦之情不言而喻。

    独孤老家主望着后头不见三儿出现,于是便问道:“涯武呢?可是出征了?”

    独孤剑的笑容僵硬下来,他从没有想过父亲出来会问道独孤涯武。

    从小独孤涯武就天赋惊人,为他自豪过,骄傲过,可是这些之后就唯独剩下了嫉妒,为何同一祖宗他却如此有能力呢?就连将军府都是他挣来的。嫉妒,是所有罪恶的源泉,因为嫉妒,独孤涯武失踪之后他没有派人去找,之后迅速霸占将军府,毫不留情的把他的独女丢在破院子不管不顾。

    现在父亲竟然问起他了!

    “父亲,你惩罚我吧,三弟,三弟他失踪了。”独孤剑狠狠地跪在地板上,苦肉计,只有苦肉计能让父亲相信他。

    “什么?”独孤老家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会失踪呢?

    “发生了何事?”

    “十年前,天赋测试,三弟独女被测出天赋为零,不能修炼,从此,三弟就失去了踪迹,也许他是受不了这个打击。”声泪俱下,让人忽略了漏洞百出的谎言。

    “那月儿呢?你们可有厚待她?”独孤老家主最关心的不是独孤涯武的失踪而是独孤月的待遇,可莫要因她不能修炼而亏待了她,否则,独孤家族将迎来灭顶之灾!

    “自是不会亏待她。现在她都已是煜王殿下的未来王妃了。”煜王殿下多么厉害,有多少人做梦都想要嫁给煜王殿下。

    “她不是太子妃吗?你们可是欺负她了?还不从实招来,若有半句虚言,我们独孤府将要迎来灭顶之灾呀,你们知不知道!”独孤老家主闭关之前,虽然也有听说过上官流觞,但那时并不如此时。一听到独孤月换了未来夫婿,就猜到了独孤月在府中定然不好过。不得不说独孤老家主误打误撞得到了真相。

    “哪有如此严重?”独孤枪无所谓的说,他并不认为一个小小的独孤月有这么大的能耐能灭了独孤家族。

    “闭嘴!”独孤老家主急的原地打转,没想到,一出来就遇到如此棘手的事,“无知莽夫,我们独孤府崛起的秘密岂是你们能知道的?你们忘了每届老家主去世前都要单独跟新任家主交代事情吗?你们以为是什么?大难临头了!”

    “父亲!”独孤剑此时才知道他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也终于知道害怕。前些日子,澜雪说独孤月打伤了她,难道是真的?

    “父亲,我们独孤府到底有何秘密?”独孤剑颤抖地问道。

    “现在不是追究秘密地时候,独孤月呢?她现在如何了?”独孤老家主怒喝道。

    “父亲放心,她此时很好,煜王殿下护着她,她是帝都所有女子羡慕地对象,煜王殿下待她很好。”独孤剑知道此时要先稳住父亲,一切从头再议。

    “她现在应该在武斗场,她要当众炼药。”独孤剑忽然灵光闪过,“父亲,独孤月不会炼药,现如今是被煜王的义妹欺着要当众炼药借此来羞辱独孤月,只要我们阻止了,独孤月肯定感激我们。”

    “怎么回事?”

    独孤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

    “你呢?你可有下注?”独孤老家主太了解自己的孩子,看到独孤剑羞愧的低着头,他就知道,就知道。

    “孽障!你押了多少?”

    “将军府一半的财产。”独孤剑低着头,羞愧的说。

    “可以办法阻止?”

    “办法,何来的办法,谁不知武斗场的规矩?此事整个帝都都知道了,我们如何阻止!”独孤老家主挥挥手,“罢了,罢了,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剑儿,你去武斗场,结束之后,站在全帝都人民的面前为独孤月说话,护着她,以后独孤月就是我们独孤府誓死护着,谁敢议论羞辱她,就别怪我们独孤府不留情面。”

    “可是,父亲……”独孤剑还想说,也许独孤月没有那么重要呢?

    “还不快去!”

    独孤月还不知道独孤老家主已经出关,她此时正在前往武斗场,舒服的靠在上官流觞身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