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1章 激动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上官流觞慵懒地坐在贵宾席上,回她一笑。

    煜王殿下竟然笑了,笑容邪魅妖娆。简直亮瞎众人的眼。

    云霞仙子看着他们的互动,怒火中烧,“独孤月。此时你还笑的出来?”

    独孤月冷傲地斜睨灵力云霞仙子一眼,嘴角扬起一抹嘲讽冷笑。你还能出来蹦跶呀。

    木仙儿看了。扑腾一笑,“云霞仙子这是何话?她为何就不能笑了?云霞仙子在哥哥被关进神药殿都能来看热闹了,她怎么就不能笑了?云霞仙子这样未免有失公允。”

    独孤月嘴角勾了勾。也不说话,仙儿你这样无时无刻不忘找准时机打击报复姐姐的情敌简直就是最佳模范妹妹呀。

    独孤月内心笑了笑,只淡定地将药鼎盖子给掀开了。

    瞬间。那丹药的幽幽的清香散发出来了。

    独孤月的视线轻飘飘地落到云霞仙子脸上。淡漠美眸闪过一丝讥诮,继而回眸淡淡地对着评委说:“请检验。”

    “咦!”佣兵团的名誉副会长叶无忌顿时僵住了,因为独孤月炼制出丹药了。炼制出变异灵元丹!而且。他发现。独孤月炼制出来的灵元丹,不论是色泽还是香味。都比一般的初级灵元丹更好上层,这可是增幅百分之十五的灵力。初级灵元丹增幅如此多的灵力,绝非凡品!

    这让他激动万分,其他两个评委也一样震惊。本来他们是不想来当这裁判的,没想到得了个意外之喜,这个绝对是明日之星呀!

    见独孤月那般淡定从容,气定神闲,云霞仙子心中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不,不会的!

    观众席上的人也都伸长了脖子,翘首以盼,看着裁判的样子,难道真的炼制出来了?事情似乎偏离了发展方向呀。

    宇文南极身形一动,就要过去,但是这时候夜宁宇却拦下了他,笑眯眯地说:“你何时才能稳重一点?没看到大家都还坐着吗?”

    夜宁宇轻轻一拉,就将宇文南极拉回座位上去了,不让他过去给独孤月捣乱。

    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很紧张呢?他也忍不住想要起来,幸好宇文南极站起来,拉回了他的理智,要不然他就跟宇文南极一样了。他相信上官,可是押了不少呢。

    蓝旭看了他们一眼,也没说话,自家兄弟都是了解的。

    与此同时,独孤月笑吟吟地,整个人似乎披上了战衣,神采飞扬,气定神闲,整个人散发着自信的光芒:“三位评委以为如何?我着可是过了?”

    “谁说过了!”叶无忌大喊出声。

    “噗……”云霞仙子讥笑出声:“我就说嘛,一个废物了那么多年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就会炼丹了呢?独孤月你是被人嘲笑惯了吗?所以无所谓了,再众多人面前丢脸的事也做的面无表情。”

    “就说嘛,怎么可能有奇迹。”

    “真可怜,又丢脸了。”

    “对呀,以前太子不护着她,现在煜王也让郡主羞辱她。”

    “二哥!”煜王南极看到这一切,心里担心,他以为二哥有着后招的。

    “且看着吧。”上官流觞仍然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的说。

    而木仙儿也完全没有他们应该看到的焦急,担忧之色没有一点痕迹。

    他们不知道是上官流觞和木仙儿都对独孤月信任有加还是真的成竹在胸,他们也只能按捺着坐下。

    “这何止是过了,简直就是太棒了!”叶无忌大喘气地说。

    他拿起那五颗丹药走向贵宾席,众人一看:“天!这、这、这好像是……”

    那丹药圆滚滚、胖乎乎的,这色泽,这气味……

    “这香味,太醇厚了,很像是初级变异丹药。”

    “对!没错,就是变异丹药!绝对就是!”

    一时间,大家纷纷朝贵宾席这边望过来。

    他们这可是亲眼看到独孤月炼制丹药的,如果她真的能够炼制出变异丹药,以她现在这样的年纪,那可也是绝顶天才啊!

    丹药一共有五枚。

    圆滚滚的躺在叶无忌的手心,散发着丝丝灵气。

    云霞仙子的身形瞬间僵住,随后,一股寒气从她的脚底板往上涌,很快就蔓延到四肢百骸,不,不可能的,那个废物怎么可能会炼丹呢?云霞仙子感觉她就像在做梦,梦中师兄不理她了,梦中哥哥被抓到神药殿了,梦中独孤月竟然不是废物了,梦中独孤月真的炼制出丹药,这个梦实在是太可怕了!云霞仙子只觉得天旋地转,头晕眼花,双腿酥软,几乎要站立不住了。

    旁人发出一道道难以置信的惊呼声,这是不是梦?

    这是真的!

    独孤月真的炼制出了丹药!!!

    这……怎么回这样?怎么会这样?

    独孤月笑吟吟地站在擂台中央,一点也没有等待结果的紧张,自信张扬。

    众人都沉浸在独孤月不是废材的重大新闻中,议论纷纷,久久回不来。

    其实能进入武斗场的人,都不是生活太潦倒的人,他们压的注不算很多,因为独孤月不能炼药几乎是众所周知的事,赌庄为了不赔钱,挂出来的赔率自然不会很高,押了也赚不了多少。他们只是给煜王殿下的义妹一点面子,才凑合着押点。

    真正赔钱的是把独孤月能炼丹药的赔率定的高的人。

    “为什么?独孤月怎么能炼丹呢?”

    “难怪煜王殿下同意这桩婚事,煜王殿下真是慧眼识珠呀。”

    “谁说不是呢?想想太子殿下千方百计地要退婚,这眼界就不行。”

    “你找死呀。”

    说话的人惊觉自己说了什么,立马闭嘴。

    “就说嘛,护国大将军的女儿怎么可能是废物呢?”

    “就说,想当年护国大将军所向披靡,威风凛凛,他的女儿自然非同一般。”

    “没错,看来,万幸,万幸呀!”

    “万幸,万幸!”

    “老天爷开眼呀!老天爷开眼呀!”

    有一些年纪大的激动的泪水横流,有些甚至跪在地上磕头,直呼老天爷开眼了。

    独孤月的父亲是一代神话,是百姓心目当中的英雄,独孤将军失踪多年他们无力做些什么,对独孤将军的女儿,他们又爱又恨,因着她独孤将军才失踪的,可她又是将军唯一的女儿。他们那一代人大多数对独孤月的流言不参与,不过问,舍不得伤害又心里怨着,唯有眼不见为净。

    他们跪着,有些是感谢苍天,有的是为自己赎罪,他们似乎伤害了大小姐。

    独孤月看着他们直呼大将军,眼泪不知不觉流下,他们是在喊父亲,父亲是个伟大的人吧,要不然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有人记得他。

    上官流觞看着独孤月默默流泪,内心阵阵心疼,恨不得将她拥入怀中,告诉她,别哭,有我呢。

    上官流觞对护国大将军也是充满敬佩之情,第一次去将军府就是听说将军的独女奄奄一息了,他想着不管怎么说都是将军的独女,最起码让她活着。于是他出现在了将军府,没想到却遇到了想要呵护一辈子的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