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2章 一寸光阴一寸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木仙儿对于独孤将军了解的甚少,她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那么激动,而她姐姐也无声无息地流泪。心里有些疑惑,默不作声的坐着。

    “很好,你炼制成功了。”叶无忌走过去。对独孤月说。

    独孤月接过丹药,留下一颗。说:“谢谢。”

    “独孤小姐可否有拜师?是否需要老夫为你介绍一位?”叶无忌握住手上的丹药。也许这对他来说不是很珍贵,但却是意义重大的一枚。

    “不用了,多谢叶会长的好意。”独孤月淡淡一笑。对他的示好接受却不感激。

    雪中送炭的人很少,锦上添花的人对独孤月来说可有可无,她从不认为自己的虚荣心是被人恭维几句就能满足的。在她处于弱势时她不怪别人不帮她。因为世界上没有想当然。但这不妨碍她记住那些对她踩上一脚的人,她还是俗人一个,不能做到对伤害她的人说什么谢谢你的刁难成就了我的成功。

    独孤月走下擂台。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向贵宾席。

    木仙儿看着迎面走来的独孤月。不知怎的。想到了,走红地毯。此时的独孤月是那么的耀眼,就好像是银河中最闪耀的明星。

    上官流觞的视线随着她移动。看着万众瞩目的独孤月,眼底盈满笑意,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他家月丫头可以是个可爱温柔善解人意的小丫头。也可以是威风瑟瑟万人膜拜的女王陛下,真的是……好喜欢。

    上官流觞伸出修长如玉的手,轻轻捂住胸口位置,心跳的比平日快了一倍不止。

    月丫头,小月月,我的心肝,我的心从此为你而跳动,如果没有了你,我将不再完整,我的生命将无法延续。

    此时,各个家族的贵宾席上,神色各有不同。

    宇文晟笑容和煦:“一颗新星又要崛起了。”

    更多人则是凝重,横空而出的炼药师,对自己的家族不知是好还是坏。

    蓝康起叹息一声,感叹道:“那位啊……也许后继有人了。”

    宇文晟摆摆手,笑呵呵地说:“那位呀,不提,不提。”

    宇文南极走过来时正好听到他爹的话,那位是谁?为何他爹连提都不提呢?宇文南极不由地暗生好奇。

    “爹,那位是谁?”

    宇文晟拍了他一脑袋:“都说不提了,还问,还问,问什么问,好奇害死猫!不该问的别问!”

    宇文南极委屈地摸着被他老爹拍疼的头,“不问就不问,谁稀罕?我要到二哥那里,今晚指不定会不会回去。”

    “臭小子,快滚吧。”不得不说宇文南极地秉性像极了他老爹。

    独孤月看着木仙儿,眼底闪过如狐狸般狡黠,勾起唇角慢步走到她面前,摊开手心。

    很快,观众席从激烈,沸腾,再重新回归到寂静,他们都想知道独孤月将要对木仙儿说些什么,毕竟这场比赛是木仙儿发起的,出人意料的结局,不知道木仙儿这位煜王殿下的义妹将要如何收场?

    “木仙儿,你以为如何?”独孤月笑意吟吟地对木仙儿说,眼神简直不要太愉悦了。

    “我还以为你是什么都不会呢,没想到是我看走眼了,本小姐说话算话,”木仙儿突然站起来,“在场的人都听好了,从此以后,欺负独孤月就是欺负我,煜王妃是独孤月的,只有独孤月不要上官哥哥的一天,没有任何人抢上官哥哥的一天,有我一天,任何人休想进煜王府的大门。”

    “当然了,你们也可以挑战一下的,只是撞上来的休怪我无情了。”木仙儿眼神横扫贵宾席,那双眼睛就像雷达一样,任何人都无处遁行。

    很好,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监督上官流觞,名正言顺地打击那些窥视上官流觞的人,简直不能再爽了。

    “怎么样?满意了吧。”木仙儿故意扬扬下巴,就像一只骄傲的小孔雀。

    “还行。”独孤月淡淡地点点头,慢悠悠地吐出两个字。

    “哈哈哈……嫂子,走,我们去收钱。”宇文南极迫不及待地说。

    “收钱呀。”独孤月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

    看着他们离去,众人才想到,他们可是下了注的,靠全赔了。

    对于别人的哀嚎独孤月统统不理,她和着上官流觞他们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到太子的店里,慢悠悠地取出宇文南极替她买下的凭证。

    柜台上守着的,是一位年纪不到十八岁的少年,他有些踌躇地看着那些凭证,独孤月、上官流觞、木仙儿、蓝旭、宇文南极外加夜宁宇的凭证,加起来一小叠,但他知道数目不小,当初他们押注的时候他还暗地里笑话,真是钱多人傻,他怎么就忘了呢,煜王殿下的智慧岂容小觑?这次损失惨重,他目光不安地朝二楼的方向瞟了一眼。

    顺着他的视线,独孤月能够感受到一股恶毒的冷意自那里朝自己直射而来。

    这是一座二层楼高的大厅,二楼有一层厚厚的门帘挂着,但是独孤月能够感觉到太子正在楼上愤怒地看着自己。

    上官流觞随意的瞥了一眼三楼,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现如今是不是心痛如刀割呢?

    独孤月自然也不会管太子如何,以前她一人尚且不怕,更何况是此时,有上官流觞又有木仙儿呢?

    她慢悠悠地依偎在柜台上,嘴角讽刺的笑容越发扩大:“怎么?堂堂太子殿下打算赖账吗?”

    那位少年眼中闪过一丝心虚,很快被激愤代替:“大胆,太子殿下岂是你能妄论的!”

    平时借着太子的名号耀武扬威惯了,此时哪还想得到眼前的人是谁?

    “哦?你很威风?”上官流觞轻飘飘地扔出一句话,却惊起了惊涛骇浪,太子都不敢与煜王殿下正面冲突,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少年呢?

    “没、没有。”少年惊慌地说,他艰难地吞下口水,双腿直打颤,幸好是坐着否则早摔了。这时他才意识到,帝都不是太子殿下的天下,太子殿下永远被煜王殿下压着一头。

    “赶快兑换好吗?你知不知道一寸光阴一寸金,你浪费了我们多少时间,霸占了我们多少金币,你是不是想要让我们金钱耗尽才甘心?还有你知道不知道时间就是生命,浪费别人的时间就等于谋财害命,从我们进来你就浪费了我们多少时间,怎么着你是要谋害了我们的性命霸占了我们的金钱才罢休是吗?是不是?”真是够了,这里哪一个是你能招惹的起的吗?这样磨磨蹭蹭不是自取其辱吗?干干脆脆兑换了不就好了,真是没救了!木仙儿直翻白眼,对这些愚蠢的人,也真是无能为力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