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4章 父亲母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天啊,居然有五千颗绿色晶石!”宇文南极差点傻眼了。

    就算他们宇文家族仓库也没有这么多的晶石呀!

    “一万颗黄色晶石。”蓝旭跟着喊了一声。

    “好多的橙色晶石,数不过来了。大概有多少呀?”北辰影自己都点不完,叫了一批手下过来清点。“简直是不计其数!”

    “何必去数呢,算一下不就知道了。数来数去说不定还会有遗漏或数错的。”独孤月同样也愉快的看着这些晶石。这可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赚到的。“当然你要是当数钱为乐趣就另当别算了。”

    “没错,数钱也是一种乐趣呀。”

    “哈哈哈……这么多的晶石。恐怕这辈子也就见到这样了。”夜宁宇感叹道。

    “这钱来的也太容易了!”宇文南极整个人趟到晶石上。四肢摊开。

    见到如此场面,众人全都喜笑颜开。

    “这次太子和云霞仙子恐怕要气的吐血了吧。这些大部分都是从他们那里得到的,你们说。他们现在是不是被气的跳脚呢?哎呦,想想他们憋屈的样子就觉得高兴。”夜宁宇笑嘻嘻地说。

    “活该!”木仙儿在欢笑中一脸愉悦,她很喜欢这种氛围。温馨和谐。好像回到了小时候无忧无虑,只是跟在独孤月背后,姐姐、姐姐叫的样子。她看的独孤月也很喜欢。此时的独孤月更是没有家族重担。可以无所畏惧的做自己想做的。

    上官流觞捏捏独孤月的鼻子,笑容温润而宠溺:“出气了没有?”

    独孤月耸耸鼻子:“还好。这次也让他们肉疼了一次,以后他们不来招惹我。我就和他们两清了,不过,要是他们自己找死。我就无能为力了。”

    “你要防着他们,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不过,不要紧,有我呢,我会保护你的。”上官流觞拉独孤月的小手,宠溺地对她说,随后,他那双深眸阴森森的,杀气一闪而过,嘴角缓缓勾起一抹邪魅寒冰般的冷笑。

    这样的眼神……给人一种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惊惧感,仿佛下一秒他就要杀人嗜血。

    宇文南极原想找独孤月分享这份喜悦,但下一刻他就看到上官流觞和独孤月两人依偎在一起的身影,最后只能摸摸鼻子,暂时按捺住心头激动的倾诉之情。

    “仙儿妹妹,我真后悔怎么没有多押一点呢?唉,真可惜,这种机会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宇文南极退而求其次,只能跟木仙儿说。

    木仙儿白了他一眼,真是怀疑他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他老爸老妈肯定很辛苦吧。

    “你真是够了,你押太多人家有的赔给你吗?你别忘了他们都是什么人,一个一国太子爷,一个一方强者,哪个是好惹的?惹急了他们太子来个什么名义都让你捐了,药云谷用几瓶劣质丹药就敷衍过去了,你能怎么的?”

    “仙儿妹妹言之有理,南极呀,你怎么就是不长脑子呢?”夜宁宇多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因为他是熊二的哥哥,熊大,只长个子了。”木仙儿嬉笑道。

    散场之后,独孤月和上官流觞坐在院子里品茶。

    此时的她在高兴过后却有些沉入低谷。

    “在想什么?”上官流觞见独孤月闷闷不乐,长臂一揽,便将她抱在大腿上坐着,捏捏她的小鼻子:“哪里不对吗?”

    独孤月黑白分明清澈眼眸对上他充满魔力漆黑如墨的眼,认真地说:“你觉得我爹是个怎样的人?”

    上官流觞想她应该是想到了武斗场观众又哭又跪的场景:“你爹是一代枭雄,你可以为他感到骄傲。”

    “你觉得他们是因为什么而失踪的呢?是失踪还是自己离开的呢?是自己离开的吗?”独孤月郁闷地拍拍脑袋,前世她的父母也离开了,而且从没有人跟她提过她父母是怎么样的人,难道她天生没有父母缘吗?怎么就两世为人都没有爸爸妈妈呢?“他们是因为当初测出我不是法师才离开的吗?”

    “傻瓜,你爹是个英雄,在我看来他也是个好父亲,他的离开也许是有其他的原因,我们不知道,所以我们也不能总往糟糕的方向去想,也许,他有不得已的苦衷。”上官流觞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就像在安慰受了委屈的小孩。

    “那我娘亲呢?她……”独孤月挺直脊背,正色地说,“我对他们已经完全没印象了,按理说那天的事我应该记住一辈子才对。可是却没有他们的任何影子。”

    上官流觞知道她所指的那天是哪天,那天之后是她恶梦的开始,心里对她又多了份吝惜,恨不得将她父母押到她面前,可是,这终究是不可能的。

    见独孤月一再追根究底,好像很想弄清楚原因,也是,无论平时表现的在优秀独立,她也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女,嘴上不说,不代表心里不想。他的神色也带了一丝严肃:“不要多想。”

    停顿了许久,上官流觞看着独孤月眼中的期盼,心里一酸,她是想从自己这里得到肯定的答案吧,但自己怎么忍心骗她?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一切都源于猜想。

    “那你觉得?”上官流觞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带了一丝叹息。他家月丫头怎么就这么惹人心疼呢,偏偏这些事,自己无能为力,掌握重权后,上官流觞不是没有查过,护国大将军夫妇失踪的原因,但,就是找不到线索,就好像在碧月大陆消失蒸发了一样。

    “我总觉得当年的事情有些蹊跷,锁灵丹这种东西,我父亲不可能不知道,而且当初为什么没有检测出来呢?我的母亲,她怎么会一起失踪呢?父亲是大将军也许被敌人抓了,可是母亲呢?我一点头绪都没有。”独孤月委屈地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拼命地睁大眼睛,不想它掉下来。

    “你母亲我见过,是个充满慈爱与智慧的女人,我感觉的到她对你的爱,你要相信,你是他们唯一的女儿,你的父母都不是遇到困难就退缩的人,他们绝对不会因为你不是法师就抛弃你,而且如果要抛弃你,没道理连父亲也抛弃了呀,他们大可以将你扔掉,可却是他们失踪,所以,一定不是你以为的那个原因。”

    上官流觞说了很多,到最后连自己在说些什么都不知道了,回过头一看,独孤月趟在他怀里睡着了,眼睫毛上还占着一滴泪珠。

    上官流觞俯下身子,吻上了她的眼角,将那滴泪吸入口中,又轻轻地吻吻她光滑的额头。

    有什么东西从 上官流觞眼中一闪而过,笑着摸摸独孤月的小脑袋:“你放心,真相总有浮出水面的一天,你只有好好的,一切都会解决。”

    上官流觞想来,这不是现在能够担心的问题,等时机到了,也许自然而然就会知道,她捧着独孤月精致如雕琢的轮廓,认真地说,“你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会帮你找出答案,还有,你的父母都是一对好父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