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6章 护国将军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木仙儿有了煜王义妹这层身份终于可以跟着独孤月住到将军府。

    终于站到将军府府大门前,木仙儿望着眼前匾额上中规中矩书写着“护国将军府”五个大字,心中有讽刺的笑声荡起。将军都没了还是什么将军府?

    堂堂一大家族的家主,竟干得出为了自己的私欲迫害侄女、霸占府邸的事情来,她真想知道那位家主大人看到自己最不喜爱的人被成了府中最有前途。最有权势,最有能力的天之骄子时。会是副什么样的嘴脸。

    要是等到哪一天他这个家主却要求着这个曾经在他眼中为废物的侄女时。又是怎么一个表情?

    “郡主和王妃请稍等片刻。”跟过来的流霞说,然后拉着几人就去扣门。

    独孤月和木仙儿下了马车,小丫头流星看着那夕阳红。也知道不必撑伞,于是也就站在一旁,恭敬的等候。

    门房的人没多久就将门打开。见是几个陌生的人。衣着却也能看出布料上上好的,明显愣了一下,紧接着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自是煜王府的人。王爷吩咐我等好好照顾未来王妃。省的被人欺负了。”流霞奚落道。这些个人明显就是些仗势欺人,狗眼看人的东西。

    “煜王殿下!”那人显然是被惊住了。而后又小声嘀咕,“未来王妃?”

    “三小姐!快快请进。”那人想到之前的婚约。看看流霞,应着是大丫鬟吧,被派来将军府。看来煜王殿下对三小姐甚是看重,心里有了一番较量,三小姐日后定是不凡了。不行,他得快些跟叔叔禀告才行。

    于是大开了门,然后急冲冲的跑去找他叔叔。他叔叔是府中管家,守门可是个肥差,靠了叔叔的关系他才能得到的。

    就在独孤月他们快要进门时,家主夫人和二夫人及各位姨娘走了出来,看到独孤月站在门口明显的楞了一下,家主夫人只是出来看看她的女儿回来了没有,按道理应该早就回来儿女却久久不见踪影,她可是也押了好些首饰晶石在赌庄的,儿女莫非是赢着大钱了?于是她就按捺不住想要快点知道结果。

    只是没想到没有看到自己的女儿,反而撞见刚回来的独孤月。

    “呦,这不是我们的三小姐吗?怎么在武斗场上如何了?没事,丢了脸也没关系,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一个姨娘嘲讽地说。

    独孤月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也不接话。

    “噗……”木仙儿再也忍不住,噗通一声,笑了出来,久久不能停歇。不明真相,没有缘由就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嘲讽,木仙儿不得不为她的智商献香。

    被木仙儿这么一笑,那位姨娘受不住了,脸红一阵黑一阵,恼羞成怒地呵斥:“大胆,你是什么人,敢在将军府撒野?”

    “流霞,有人敢在我面前叫板,怎么吧?”木仙儿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望着那群衣新靓丽的女人,就好像在看跳梁小丑一般。

    “轻则杖打二十,重则杀!”说杀字时,杀气侧漏,四阶强者威压释放,脸色严肃萧杀。

    那位姨娘险些受不住,就要跪下来。

    木仙儿说:“杀就太严重了,她嘴巴太臭,就掌嘴二十,那后缝上吧。”

    “是。”流霞领命,毫不犹豫地上去就是一巴掌。

    “啊……”声音要多惨有多惨,那位姨娘被甩的摇摇晃晃地转了几圈,然后摔倒在地上。脸上是一个红红的大手印,嘴角流出了鲜红的血。

    “娘,你们怎么都在门口?发生什么事了吗?”独孤澜雪本来忐忑不安,迟迟不敢归府,好不容易到了府前,就看到如此热闹的场面,顿时忘记了输掉很多首饰和晶石,好奇地问。

    “郡主,参见郡主。”不想,她顺着她娘的视线看到了现在最受热议之一的木郡主,郡主来她家了,是不是煜王叫她来的?瞬间开启花痴模式,语气难掩兴奋。

    郡主!众人都震惊了,不知道如何是好,郡主光临,她们却冲撞了郡主,天呀!要是惹怒了郡主,惹怒了煜王殿下,谁知道煜王那个杀人不眨眼的修罗会做出什么!

    “怎么,不是说好二十的吗?”木仙儿面无表情地说,连个眼神都没给独孤澜雪。

    流霞点点头,上前,抓着那位姨娘的衣领,一巴掌一巴掌就毫不留情地甩了上去,很快二十个巴掌就打完了,那位姨娘的脸也肿得跟猪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启禀郡主,奴婢女红不好,缝嘴一事是否换人?”流霞实在是不想做女红。

    “你就当练练手,缝上了就行,不用管能不能看。”木仙儿无所谓的摆摆手,然后看着那位姨娘,“不过,这位大婶,你也不用担心,流霞手艺是差了点,但是流星手艺好呀,实在太差了,到时候,就让流星修复一下,总是能出来见人的。对吧,流星?”木仙儿转过头对流星一笑。

    “是。”流星面无表情地说,说来也奇怪,流霞活泼好动,但更多时也是温柔体贴的,流星则是偏向于冷、傲,说来应该流霞会女红才对,可偏偏不是。唉,不懂,不懂。

    聚过来的下人越来越多,围着见到的下人没有一百也近八十,人人面带疑惑低声怯语。有这么一句便顺着风声飘到了独孤月的耳朵里:“三小姐回府了,怎么是郡主大人陪着来?”

    家主夫人看到木仙儿不给面子的当众扫将军府的脸,也不敢叫板,只是脸上的笑怎么看都是硬堆起来的。

    独孤月看着,倒也忘了仙儿也是一个战斗力如此强悍的人,独孤月本来想着自己慢慢收拾这群人的,但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就让仙儿玩好了,过段时间自己要修炼了,也不能陪着她,这样她也不会无聊。

    独孤月是了解木仙儿,知道她不愿住在煜王府是因为她觉得将军府就是养着一群白眼狼,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咬你一口,只要能确定安全,木仙儿也不是非得粘着独孤月寸步不移的。

    “郡主何必跟一个小妾计较呢?不如……”

    “这位夫人是想说本郡主没有容人之量吗?”木仙儿瞥了她一眼。“这将军府的大门还真是不好进。”

    “郡主哪里的话……”脸上堆着又疑惑又生硬还有些尴尬的笑,这人怎么不按常理来,正要说话,却被一声哀嚎给抢了先……

    “啊……”原来流霞已经拿出针线开始缝起来了。

    缝完,木仙儿揉揉耳朵,“这声音也太难听了,怎么就如此没有素质呢?这位大婶,快叫你家夫人出来,好好严惩严惩这些没有规矩的,真不知道你们当家主母是怎么当的,连这点人都管不好。”

    “郡主言重了,将军府的人怎么着也轮不到你这小辈来指教。”家主夫人被激怒了,阴阳怪气的说。

    “将军府轮不到我来说,那谁有资格说?你吗?看到上面写的什么吗?护国将军府!这是将军府,你呢?你是什么人?将军夫人吗?你不过是个鸠占鹊巢的强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