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8章 阴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前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小半个时辰溜走了。

    独孤枪早已等不耐烦。重哼一声,“爹,你看她一个废材么的嚣张。那你等了这么久还不到。”

    独孤枪非常的不满,他不认为一个小小的独孤月真的能灭了独孤家。那些祖辈传下来的也许只是夸大其词而言。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事情发生呢?

    独孤老家主静静而坐,内心却十分忐忑,儿子所想的何尝不是他所想的呢?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而且手帕上的灵力是实打实的,疏忽不的。

    “闭嘴,要不是你们兄弟没有容人之量。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她一个孤女。就算花再多的钱又能多到哪里去?那么多的人你们不去羞辱,为何偏偏拿她出气?再怎么说她也是你们的亲侄女呀!你们怎么就这么糊涂呢?”独孤老家主一遍一遍的拍着茶座,恨铁不成钢。悔呀。他为何早早的闭关了呢?为何闭关之前没有跟大儿子交代一声呢?

    终于。门外有动静了,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难道是那孩子害怕被罚。如是,那么以后好好待她应该也没有问题的。独孤老家主如是想到。

    此时,管家进来,“老家主。不好了,老爷……老爷昏过去了。”管家弯着腰,不敢抬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呼吸都尽量的放低。

    “什么!”独孤枪以为自己听错了,哥哥怎么就混到了呢?

    “老爷听到郡主说的一些话,就……就昏倒了。”他冷汗直流,这不管是哪边他都不像的罪呀,老家主问起来他如何敢说?那可是郡主说的,句句插心窝的话。

    “怎么回事?”独孤老家主听到独孤剑昏迷的话,心里一慌,来了吗?

    管家只能硬着头皮把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郡主?就算煜王殿下的新认的义妹吗?”独孤剑问道,郡主都知道独孤府的丑闻了吗?郡主这么说是要做什么?目的何在?

    “是的。”管家从始至终都没有抬头。

    “煜王殿下?就算独孤月现在的未婚夫吗?”独孤老家主记得好像听大儿说过。

    “是的,爹爹恐怕不知,煜王殿下从小就被血狱城城主看中,被带到血狱城,直到十岁才回来,那时就已经是三阶,据说煜王殿下的天赋测试是整个大陆第一,五千年来历史第一,最重要的是,据说煜王殿下是三系法师,三系啊!有多少人连一系都没有,可是煜王三系同修!如今更已经成为七阶强者,是新一代不可战胜的高度。”

    “……”五千年来历史第一?这不会太夸张了吗?既然如此厉害为何有成了独孤月的未婚夫呢?

    “那他跟独孤月是怎么回事?他有什么疾病或是其他吗?因为没有人肯嫁他才无奈答应与独孤月的婚事?”独孤老家主跟独孤月不亲,不愿亲昵的叫她,但又怕极了她的身份不敢骂丑丫头,只能直呼其名。

    “当然不是,煜王殿下英俊潇洒,一双凤眸更是迷倒万千女子,就连你的孙女也都对他倾心,只是他杀戮果决,残暴嗜血,冷酷无情,更是不近女色,所以他的后院没有任何女人。”独孤剑对他解释,上官流觞这个人他也当真是看不透,放着美女佳人不要,偏偏要独孤月那个废物。

    “那他是如何跟独孤订婚的?”

    “皇上下旨解除了她跟太子的婚约后,就赐婚给了煜王。好像是因为太子想要羞辱煜王,让天下人看他笑话,捡了太子不要的破鞋。”

    “原来如此。”

    之后,四周有一种诡异的寂静。

    独孤枪不敢打扰父亲,也安静的立在一旁。

    独孤老家主周围散发出强者威压,压抑的独孤枪和管家近乎窒息。

    独孤枪深吸一口气,在独孤老家主威压没有那么强的时候,继续说道:“父亲,此事要怎么办?独孤月被冷淡了这么久,以后恐怕有煜王殿下的支持,就怕她要煜王殿下为她报仇。”

    “煜王殿下……”独孤老家主眼中的贪婪和算计一闪而过,“根据你说的,煜王应该不是那种被女人左右的人,独孤月在他那里不一定说的上话。”

    独孤老家主一遍一遍的敲着桌子,最后肯定道:“我们只需跟独孤月说,她要想在煜王府站稳,就要有坚强的后盾,就要有娘家的支持,相信她应该会为了自己的而不为难我们的。至于煜王殿下是否看重独孤月与我们无关,我们只有知道煜王是我们独孤府的女婿,打着这个名号,不怕没好处。”独孤老家主听到煜王殿下不好女色,倒是放心了不少,不用煜王主动帮独孤府,只要有名头就行,独孤月,被荒废了这么多年,眼界必定不会大到哪里去,她想要在煜王府站稳除了依靠独孤府没有其他办法,之后只要她在煜王府的开始几年好过了,以后的日子怎么样就不是他们能左右的,到时候就算真的有神秘人也不怕。

    “对,爹爹说的没错。”独孤枪惊喜的大喊,怎么开始就没有想到呢?这真是意外之喜!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算讨好煜王,而那位木郡主则是我们的出口。”独孤老家主继续说,“快去,有请木郡主。”

    “老家主,木郡主进了三小姐的院子,就再也没有出来。”管家为难的说,木郡主没有给任何人面子,府上的各个主子都去请过了,都被煜王府带来的丫鬟挡住了,说郡主不见外人。

    “什么?”独孤枪震惊了,顿时惊诧了。独孤月的那个院子,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嘛,他曾经和丫头偷情的时候去过,破旧的不行。

    “怎么了?”问完他也傻了,按照两个儿子的所作所为,独孤月的院子能是什么好院子吗?显然这是不可能的,那……那就是说,郡主现在所在的地方不是一个好地方!

    “独孤月所住的院子在最北部。”独孤枪慢吞吞地说,这会不会算作对郡主大不敬?

    “什么!”最北部,那可是将军府最破旧的院子,有那么多的院子怎么就作孽的要把她赶到那里去!

    “快请,快请,快去请郡主来前厅,还有,快去安排最好的院子,留给郡主。”独孤老家主气急败坏,怎么就这么不省心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