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3章 真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老家主看着下面坐着慢悠悠品茶的独孤月,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从最开始的胸有成竹到现在的几次三番偷看独孤月的反应。

    独孤月表明一点都不着急。淡淡地品茶,头脑却在飞快的运转。这个老头的态度不对,就算自己是未来的煜王妃。他独孤友辉好歹也是一个家族的前任家主,应该也是见过世面的吧。为什么他看着自己有点害怕的感觉呢。对就是害怕,一步一步地示好,小心翼翼地试探。惴惴不安地偷看,有问题!这不是一个刚闭关出来的爷爷对一个小孙女该有的态度。倒好像……仆人对主人,对!就是这种感觉!有问题!独孤月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倒要看看这老头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独孤月的态度让独孤友辉捉摸不透。心里更加忐忑,难道独孤家世代相传的秘密她是知道的?想到这里独孤友辉大惊,颤颤巍巍。谨慎的偷瞄了一眼独孤月。见她神态自然。倒是嘴角挂着似有如无的嘲笑。

    独孤友辉瘫坐在椅子上,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全身无力,是呀。被保护的人能不知道自己是有人保护的吗?这些事情能是不让她知道的吗?也许什么人早就告诉过她,让她有困难就找他们独孤家的人解决的吧。

    如果是这样,独孤月太可怕了。这些年忍辱负重,被人欺负了那么久都没有吭一声。

    “砰!”独孤友辉觉得独孤家不能灭,思虑再三只有求独孤月放过:“主人,请饶过独孤家一次,求主人开恩。”

    独孤月被他突然一跪,吓了一跳,立马有恢复过来,果然有问题吗?独孤友辉竟然叫独孤月为主人,这是怎么一回事?原身还有一些记忆没有留下吗?不,不会的,原主的记忆是完整的,独孤月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跪在地上的独孤友辉,脑子里百转千回。

    “哦?”独孤月强忍着不让自己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疑惑吃惊,不知道为什么,就不着痕迹的试探,总之要掌握主动权。

    “您也知道,为了不泄露您的秘密,独孤家世代只能有一个人知道要保护您的这个秘密,您出生不久我以为三儿会保护好你的,毕竟三儿是个本事的,我遇到瓶颈就去闭关了,没想到出关就发生了这些不好的事,大儿不是故意的,求主人开恩,求主人开恩。”独孤友辉看着独孤月的还是慢悠悠地,不紧不慢,更加肯定她是知情的,跪在地上更加不敢动了。

    独孤月却是心中一跳,世代!难道早就知道会有独孤月这个人的存在了吗?这怎么可能!独孤月心里有一万只白马呼啸而过。

    “只有一人?”独孤月故意问了一句,不清楚前因后果,独孤月心里有再多的疑问也只能压下去,否则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后果。

    独孤月的心扑通扑通乱跳,她很乱,她想把所有的事情都问清楚,但是她不能,不能够打草惊蛇。

    “是的,我们独孤家世代遵守这我们的誓言,时刻谨记这,以后属下现如今出关了,日后必定率领着独孤家族为主人效力。”独孤友辉很是害怕,总想试探独孤月到底什么意思,会不会饶了独孤家族。如果此时独孤月说出好这个意思的话那就没问题了,独孤家族的劫难就过去了。

    “你是在试探我。”

    独孤月放下茶杯,那小小的声音硬是被独孤友辉无限放大,恐惧也无限扩大:“不是,属下不敢,请主人恕罪。”

    没有听到独孤月的回答,独孤友辉越来越怕,“主人明鉴,我们对主人忠心耿耿,主人不信请看,这个当年神秘人留下的帕子,我们独孤家族世代相传,每位得到的家主都真心爱护,请看,还保存的完好无缺。”幸好帕子的灵力够大,他们不能摧毁,帕子依旧如新。

    独孤友辉恭敬地递上去。

    当年?独孤月接过帕子,她有种预感,这个是很关键很关键的东西,对她很重要很重要。把帕子收进空间,漫不经心地敲打着桌子,难道她不是独孤府的血脉?那么独孤涯武呢?是她亲爹吗?独孤家族的人天赋都一般,却出了一个独孤涯武,逆天般的存在,是巧合还是?

    独孤月心跳的厉害,她觉得她离某种真相很近有很远,或许独孤涯武跟他们时不一样的,突然失踪,有没有留下一些东西呢?

    “我爹,有留下什么东西吗?”独孤月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只觉得好像知道。

    “有,我闭关前,他有给过我一张药方,叫我日后在合适的时机交给你。不过,我看过那只是一张普通的药方。”当时拿到的时候,他很奇怪,为什么会给一张普通的方子呢?

    “交给我。”独孤有预感,这不是普通的药方,一定有它的奥秘,普通只是表面,用来迷惑别人的烟雾弹,比如眼前这个人,看来自己的爹爹也是不信任眼前这个虚伪的人的。

    独孤月接过方子,没有看一眼,她站起来,走到门口突然停下。

    独孤友辉刚刚站直的身体,看到她停下的那一刻又弯了回去。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谢主人,谢主人,独孤家以后必定马首是瞻,不辜负您的信任。”

    独孤月没有停留分毫,像独孤剑、独孤友辉这样的人独孤月是不会用的,秘密揭开的那时,就是严惩他们的时候。

    独孤月回到院子,看到木仙儿坐在新制的秋千上,流霞、流星轮流推着:“仙儿,过来。”

    木仙儿是她信任的对象,而且经过种种,独孤月相信木仙儿跟她一起穿越到这片大陆,而且能进入她的空间,绝非偶然。

    “姐,你回来了。”木仙儿感受到了独孤月的凝重,知道事情非同小可,姐姐定然有事与自己商量,“好晚了,你们去休息吧,姐,我们也去睡觉吧,我要跟姐姐睡。”

    “好,我们仙儿还是个没长大的小娃娃呢,姐姐当然要陪着。”独孤月知道木仙儿总是有分寸,知道该如何做。

    “你们也去休息吧,反正也没什么事,相信你们在睡着也有警惕的。你们要是不去呀,我们的仙儿就要没脸见人了。”独孤月打趣道。

    “哪有。”木仙儿挽着独孤月的手,跟着她进了独孤月的闺房。

    流霞、流星对视一眼,也去休息了。

    “进空间。”一进屋子去,独孤月就拉着木仙儿。

    独孤月从怀里拿出两样东西,正准备研究。

    “天呀!怎么会。”木仙儿大呼一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