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4章 秘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木仙儿疑惑的拿起那块帕子,舒适,这是她的第一感觉。这块帕子上面散发着淡淡的灵气。这股灵气与大陆上任何地方的灵气都不同,木仙儿说不出哪里不同,总之。她反复揉捏这块帕子,忽然觉得内丹发热发涨。灵力充沛。她晋级了。

    对于武术的修炼,木仙儿在没有找到独孤月的三年里并没有重视,更多的时间发在炼药上面。一次又一次的炼药,一天又一天的炼药。她炼药所需的灵力在她达到一阶后就从没有断过,她的灵力好像没有枯竭的时候。在炼药的时候运用灵力掌控火焰。从而提高她的武力值,堪堪到达三阶。

    但现在,只是拿着这块莫名的帕子。她就晋级了。

    “仙儿?”独孤月有点不能相信。因为她刚刚感受到了灵力的波动。

    “姐。它很奇怪。”木仙儿皱着眉头说,这种感觉很熟悉。但又很陌生,能跟这股灵气产生共鸣。却不知道曾经在哪接触过。

    “哪里奇怪?”独孤月当然说不出这只是一块普通的帕子这样的话,因为很明显木仙儿拿着它就晋级了。

    “没有。”木仙儿想了想:“我不知道,可是它有一种很奇妙的灵气围绕着。刚刚我一接触就晋级了,不觉得很奇怪吗?”

    独孤月翻看过后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拿起另外一张古老的旧纸:“你看看这个,我觉得应该有些不同。”

    木仙儿拿着看了看:“外表没有什么古怪的,可能写有一些隐藏文字也说不定。”

    独孤月点点头,“那我们现在就试试能不能把隐藏的字或者图案显示出来吧。”

    “好,我们首先要怎么做呢?”

    “先用水吧。”独孤月觉得水比较可靠一点,没有显示也不会损坏了方子。

    “好。”木仙儿取了一点仙灵水,细心地、慢慢地抹在方子上。

    “什么也没有。”木仙儿鼓着腮帮子说。

    “试试火吧。”木仙儿建议。

    “等一下,仙儿,我觉得不应该是这些所有人都知道的方法那么简单。”独孤月有种直觉,这是她父亲给的,父亲不会让它落入别人的手中,丢了,别人也没有破解的方法,这个方法只有她一个人知道,或者只有她一个人能破解。

    “这个你是从哪里得到的?你想从这里知道些什么?”或许有些联系也说不定。

    独孤月静静地站在花海中,看着一点点波动的花,希望在萌芽:“我想得到爹爹的消息。”

    “爹爹?”木仙儿从小跟着独孤月从没有见过她的爸爸,现在独孤月说想知道爹爹的消息,她感到很惊讶,木仙儿一直都以孤儿出现,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也没有人见过她的父母,包括木仙儿自己,她对亲情也有着深深地向往,独孤月就是她对亲情的救赎,当然不仅仅是救赎。“姐姐的爹爹会留下了什么消息吗?”

    “不知道,也许没有。”独孤月摇摇头,摸摸木仙儿的头,“这个方子是之前独孤涯武放在独孤友辉那里,留给原身的。还有这个帕子是他们独孤家世代相传的。”

    “世代相传的?那怎么到了你这里?”木仙儿疑惑了,独孤月在家里并不被看重,难道他们开窍了?开什么玩笑!

    “有一件事情很奇怪,独孤家族似乎有着某种使命那就是保护我,但知道的只有每一代人里只有一个,这是他们世代相传的。”独孤月解释道。

    “什么?这也能世代相传?”木仙儿睁大了双眼,这也行?保护一个人也能世代相传,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不成?

    “对,这也是我所疑惑的,好像是很久以前,有个神秘人叫他们这么做的。”独孤月拿着帕子,“这个帕子据说就是那个神秘人留下的。”

    “这两者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吗?我是说一个是很久很久以前留下来的,一个却近十年留下的,可能会有联系吗?”木仙儿的目光在这两者之间扫动,帕子给她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而 方子却没有,两者联系应该不大吧。

    “不知道,先看看吧,也许能想到突破口也不一定。”独孤月隐隐有种兴奋的感觉,也许她和木仙儿的穿越不是偶然,也许冥冥之中只有定义。

    就在独孤月和木仙儿毫无头绪的时候,扑抓蝴蝶的小寻宝来了,它也感受到了帕子上那奇特的灵气,伸出爪子去拿。

    “小寻宝,你又调皮。”木仙儿抓住小寻宝的爪子,就拖到了自己的怀里,“你今天抓了几只蝴蝶?有没有弄死?”

    小寻宝看着她,睁着大眼睛,好像在说,你冤枉我。

    “妈妈。”小寻宝看到独孤月只顾着眼前的方子,没有看它,也没有逗它,就出声干扰。

    “哟,我们的小寻宝在撒娇了,会争宠了。”木仙儿抱着小寻宝不让它打扰独孤月,有的事情,独孤月自己能更好的解决。

    小寻宝很娇羞地直接扑倒在木仙儿怀里,两只小爪子捂着小脸,很羞涩地扭来扭去,幸亏那尾巴短,要不然肯定也甩的欢快。

    “要不要。”以句号结尾的问句,摆明了是肯定小寻宝这货一定要。

    小寻宝抬头看了看她,然后有埋了下来,就在木仙儿以为它转性了,不要的时候,一只爪子飞快的出现,木仙儿的手中变得空空如也。

    木仙儿满头黑线,合着这吃货也学坏了。

    独孤月看到小寻宝这样也是吃了一惊,小寻宝都会开动脑筋了。

    寻宝在木仙儿面前晃了晃拿到的丹药,似乎在炫耀。

    “好可爱。”木仙儿在它的脸上亲了一下。即便被小寻宝摆了一道,木仙儿也很高兴,小寻宝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小寻宝嫌弃地揉揉小脸,撇着嘴,一副控诉木仙儿欺负它的样子。

    “哈哈,姐姐,你快看你家小寻宝呀,一副小姑娘被流氓占了便宜的样子,太呆萌了。”木仙儿又戳了戳它的脸。

    “你还知道自己是个女流氓呀。”独孤月接过小寻宝,好笑的看着她们。她们一个是人人敬仰的高级炼药师,一个是血统高贵,应该霸气外漏的小神龙,你们的形象呢?

    独孤月真想仰天大叫,你们这样究竟是要闹哪样呀!

    唉,没办法,木仙儿是不按常理的女精灵,小寻宝的霸气也许都漏光了吧。

    “姐,你理出头绪了没?这可挺长时间了。会不会根本就没有联系呢?会不会也没有什么秘密呢?”好吧,说出来木仙儿自己都不信。

    “慢慢来吧,总有知道的一天。对了,你就没有契约一只小魔宠吗?”独孤月看着木仙儿好像很喜欢小寻宝的样子,而在她身边却没有出现其他的魔宠。

    “你以为魔宠是那么容易得到的?都没有遇到合适的,对了姐,你是怎么契约到小寻宝的呀,它可真的是一只名副其实的宝呀。”木仙儿羡慕地说。

    “它呀,当初可是咬……”独孤月突然停住,拿起那张方子。

    “怎么了,姐?”木仙儿奇怪的看着她,有什么发现吗?

    “仙儿,秘密是留给独孤月的,就应该只能她来破解,你说,会不会是血液呢?”独孤月认真的说。

    “血液?血液!”木仙儿也惊喜的发现,也许真的是血液也说不定,契约都是用血液,这个为什么不能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