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5章 独孤月身世之谜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月眼神闪亮,毫不犹豫地划破手指,一滴鲜红的血溢出。就像是红色的珍珠。

    独孤月将血滴到方子上的左下角空白处,谁也不敢肯定说滴血这种方法一定有效,万一毁了方子就得不偿失了。

    就在这时候。方子泛起一道道晶莹的白色光芒。

    木仙儿忍不住瞪眼,感受到了。一样的灵力。虽然薄弱,但肯定存在。苜蓿安儿激动的全身颤抖:“有效果,而且两者有联系。姐,这两个一个年代久远,一个不过十多年。怎么会有联系呢?”

    白光还未散去。独孤月看不到方子的情况,独孤月皱眉:“有联系?你怎么知道!”

    独孤月不知道是对两者有联系感到惊讶还是木仙儿知道两者有联系感到震惊。

    “灵力,两者散发出来的是一样的。虽然这个很薄弱细微。但是真实存在的。”木仙儿一边解释。一边走过去。

    独孤月从木仙儿的话中可以听出,她很疑惑也很好奇。可是木仙儿说的灵力到底是什么?有什么不同的?为什么她感受不出?她有一种预感,不光两者有联系。就连仙儿与两者都有联系,只是这种联系到底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她突然很害怕,说不出的担心。总有一种预感,一切谜底揭开的时候,仙儿会有危险。为什么?独孤月看着木仙儿,这个陪伴着自己多年的好友,希望只是错觉。

    当木仙儿消失后,独孤月才意识到,原来自己这个时候的预感都是真的。

    “姐,光芒还没有散去,你再滴一滴吧。”木仙儿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方子上,没有注意到独孤月的失态。

    “好。”血滴再次滋润,光芒瞬间四散,然后消失,一切都恢复平静,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就在独孤月以为没有效果的时候,那张平淡无奇的方子忽然发生了一丝变化。方子上原先的字一个一个的消失不见,再后来,映照出一幅画。这幅画,是一张山水画,独孤月他们的视线被深深的吸引着,都盯着这幅画,没有挪开半分。

    然后画上开始出现字,一个一个,很有节奏的出现:当吾儿看到这信件,说明吾儿已经长大,吾甚是欣慰,然此时吾灵力不支,不能将一切告知吾儿,且时机未到,多知也无益,吾儿需要集齐四张玄武图,然后方能解开吾很久以前留下的秘密,那里有更多吾留给你的信息。切记爹爹与娘亲爱你,置吾最爱的儿。

    最后方子化为灵气射入独孤月身体,几乎是一瞬间,独孤月就晋级为五阶。这是独孤爹爹留给独孤月最后一点东西。

    而空间里的灵气也得到了一层净化,植物疯长……

    独孤月手中紧紧握着帕子,脑子里不停地飞过,爹爹与娘亲爱你,置吾最爱的儿。

    最爱的儿!

    最爱的!

    爱的!

    独孤月眼眶通红,原来,她也是有爹爹的,她能感受到爹爹的温暖。她也是有爹娘疼爱的,就算有什么原因而使得他们离开,但她知道,她也是有爹爹的。

    独孤月一人安静的坐在房顶上,木仙儿早已回到了房间,木仙儿最知道,此时的独孤月接受的太多,她需要自己理清楚。其实她又何尝不需要独处呢。

    上官流觞在家里越想越不甘心,为什么那个所谓的妹妹就可以跟她心爱的住在一起呢?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是一刻钟也不想跟独孤月分开。

    上官流觞是谁?堂堂煜王殿下,向来桀骜不驯,凡是喜欢顺从本心。

    独孤月正坐在屋顶上发呆,忽然发现自己眼前突然出现一张放大的脸,这张脸她上午才刚见过……难道是错觉?

    独孤月刚想揉揉眼,一双娇嫩媃夷却被宽大的手掌握住。上官流觞一双黑瞳在夜光下泛着一丝淡淡地神色暗芒,似笑非笑,“怎么,见到我是不是很惊喜?”

    “你怎么来了?”独孤月顺势卧在他怀里。

    “你的心里果然有我啊,迫不及待的要投怀送抱了。”上官流觞一张清浅淡薄的唇若含丹,嘴角弯起好看弧度,。

    独孤月恼他,用力推开他,一瞬不瞬地望着他,一字一顿地说:“据说煜王殿下冰冷倨傲,冷酷残暴,不苟言笑,生性洁癖。那现在怎么成了爬人屋顶的小人?”

    独孤月一瞬不瞬地盯着这个人,声音云淡风轻,嘴角的笑,漫不经心。

    上官流觞一把将她拥入怀中,看着她挣扎却又不得有些恼羞的样子,心情愉悦:“你说呢?”“谁知道你,放手。”力量悬殊的悲哀,就是对方想抱就抱,一点都挣脱不了。

    上官流觞慵懒随意的望向独孤月,一双犀利的眸子,闪闪精光,犹如广袤的宇宙,神秘莫测:“你不知道吗?我告诉你想知道吗?”

    带着一种认真,谨慎的意味,他就这样挨着她的耳朵说:“我呀,不仅要当爬屋顶的小人,还想当偷心得小贼,你的心放哪了呢?”

    此时,屋顶上空周围的空气似乎凝固,让人的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独孤月大囧,这么用这么认真严肃的语气说着这么轻佻的话。

    他的声音带着压抑,嗜血妖娆,认真又似随意,还带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强者霸气。

    在他深情的注视下,独孤月的美眸也闪闪发亮,面里却依旧清淡如水,宛若海水般波澜不惊,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不似表面的淡定自若……

    “要当小贼吗?那要看你找不找的到想偷的在哪了。”独孤月骄傲的扬扬下巴,对于上官流觞这种隐隐约约的告白,她也是欢喜的。

    他的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弧度,顿时,似乎星星都更闪亮了,只有月儿悄悄躲到了云层里。

    笑起来的上官流觞非常好看,他刮了下她鼻子,心里庆幸还好今晚来了。

    他葱白骨节分明的手握住她娇嫩媃夷,清浅而笑:“月丫头,我想你了,你想我吗?”

    独孤月摇头,看着他暗自失落,偷笑:“我都忙了一天了,哪有时间想。”

    “是吗?”

    “当然了,你知道吗?独孤友辉出关了。”

    “她有没有为难你?”周围流过阵阵冷气,似乎连空气都凝结成冰,冷,散发着寒寒的冷气, 压抑,嗜血妖娆,似乎只要独孤月说一声有,他下一刻就把独孤友辉的头摘了。

    “没有。”独孤月不知道应不应该跟他说,这么大的秘密,藏宝图有他的帮助当然事半功倍,但是……

    “这个是什么?”独孤月手中还握着那张帕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