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6章 夜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是什么?”上官流觞就要拿过独孤月手中还握着的帕子。

    独孤月心中一跳,紧紧地握着帕子,捂在怀里。

    她心里很乱。觉得应该告诉上官流觞,但又觉得,不妥。

    上官流觞看着她下意识的动作。很受伤,还是不能让她相信吗?原本还灿烂笑容的脸瞬间阴沉下来。

    “月丫头。你在担心什么?”他目光表面平静。却带着几分希冀和祈求,就那样一瞬不瞬地凝望着独孤月,告诉他好吗?让他知道他是被信任着的。

    独孤月的咽喉像是被人卡住。想说话,却什么都说不出口。看着他难过她也很揪心。

    两个人就那样静静地对望着。

    随着时间过去,上官流觞眼前的希冀和期盼渐渐被失望取代。

    独孤月看着他低垂的脑袋。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悲伤。深吸一口气,正预备解释的时候……

    上官流觞猛的将她拉入怀里,力道大的竟然。几乎将她腰捏碎。他不敢听。他怕听到她的拒绝,怕听到她说对不起。

    “木仙儿知道吗?”他允许她有秘密。但他怕他始终超越不了那个活泼又可爱的姑娘。

    独孤月正要回答,他突然松开她。笑了一下:“你不用说了,很晚了,去休息吧。”

    独孤月拉住他:“仙儿知道。”

    上官流觞苦笑一下。为什么要说出来呢?给他一点幻想不可以吗?

    看着这样的上官流觞,她很心疼,他应该是高高在上才对,可现在却……

    独孤月抱住上官流觞的头,拉到她够得到的地方,慢慢地吻了上去,蜻蜓点水般,感受到他瞬间僵硬,她想撤退,想鸣金收兵,但是这会儿却不是她想停止就能停止的了。

    上官流觞化被动被主动,他的唇覆盖住她的柔软,严丝合缝,不断进攻,使得她怎么都逃不出来。

    半响他才放开,用着她,一扫刚才黯然伤神,慢慢来,总有一天她会信任他的,一口不能吃成胖子,就像修炼急不得否则根基不稳,容易走火入魔。

    上官流觞温柔地来回抚摸她的唇瓣:“丫头,对不起,是我太急了,我……”

    独孤月手一扬:“嘘,听我说,我一直想说来着,可每每我要开口,你就打断我。”

    “真的?”上官流觞有点不敢相信她所说的,好像做梦一样。

    “你有没有觉得我哪里不一样了?”独孤月张开双手,嘴角微挑。

    “没有带新首饰,没有换新衣服呀,难道是更白了?”

    “去你的,你还更黑了呢。”

    “是吗?我变黑了?那更好,这样我们一黑一白就做一对人人羡慕地黑白双侠如何?”上官流觞开玩笑道。

    “才不要呢,等你黑了,我才不要你呢。”

    “不要我?真的不要我?敢不要我我就吻你。”说着就要凑过去。

    独孤月一巴掌挥开他的头:“好了,不要闹了,我认真的呢。”

    上官流觞这才认真起来,“五阶!”

    明明下午分开的时候才三阶,怎么一下子就五阶了?

    这是大陆上从未有过的,难怪上官流觞这么惊讶。

    独孤月点头:“这块帕子是独孤家族世代传下来的,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他们要保护我却是肯定的,只是由于这个使命每代人只要一个人知道,而这一代人里知道的事独孤友辉,他正好闭关,所以造成之前的一切。”

    上官流觞接过帕子:“凤鸣龙翔,彩霞铺道,祥瑞降,福女现?这是什么意思?”

    独孤月头枕在他的大腿上:“你还记的我出生时的场景吗?”

    上官流觞点点头,那时刚好从血狱城回到帝都,看到了那万年难得一见的奇观。

    “独孤老头说,这个福女是她们独孤家族世代要效劳的人。”

    “这块帕子上有着我的身世之谜,而要解开它需要集齐四张玄武图。”

    “玄武图?已经有了一张,只要找齐另外三张就可行了。”上官流觞思索着。

    “三张?你有一张!”独孤月惊喜的问,这可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呀。

    上官流觞好笑的揉揉她的头:“不是我有一张,是你有一张。还记得,你之前坑独孤沧水的事吗?你从那里得到的藏宝图就是这个玄武图。”

    “真的!”没想到还有这么巧的事。“可惜其他三张没有头绪,你知道其他三张在哪吗?”

    上官流觞深情地将独孤月搂在怀里,动作温柔地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她的头发,这一次,独孤月没有挣扎乖乖地躺在她的怀里。

    上官流觞语气却认真而严肃:“不知道,应该分散在一些大家族里收藏着,至于是哪些家族就不得而知了。以前玄武图被传为绝世藏宝图,传闻聚齐玄武图,开启玄武坟墓,将能得到传承和数之不尽的财富和上等的秘籍。”

    上官流觞看了看独孤月,不可思议地说:“没有想到其实玄武图只是为了你的身世。不过这样奇怪,玄武图流传已久,怎么会跟你的身世有关呢?”

    “我也搞不清楚,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吧。”玄武图出世,又会引起怎样的风波呢?

    他们静静地相拥着,不经意间抬头,一起看着天空中挂着的一颗颗小星星,那么遥远又好像触手可及,就像是幸福一样。周围寂静无声,唯有彼此的呼吸声。哪几颗若隐若现的小星星,闪闪烁烁,就像等在这幸福又羞涩的小姑娘,让人遐想万千,而月光更是增添了一丝朦胧的梦。

    “我很高兴,月丫头,你可知道,我很高兴,你愿意信我,我很高兴。”上官流觞平静的说着,没有誓言,再多的誓言都不能表达他的喜悦,他会用行动证明独孤月的信任是值得的,不需要用誓言。

    独孤月听他说,也感到很高兴:“你看那里,看到了吗?那三颗明亮的星星。”独孤月指着织女星说,“西北边最亮的那颗呈青白色的,那就是织女星。还有在织女星的南偏东,即银河的东南边那颗,就是牛郎星。牛郎星是颗微黄色的亮星,在他两边的两颗小星叫扁担星,相传是‘牛郎’和‘织女’的一对儿女。”

    “你听过牛郎和织女的故事吗?”

    “没有。”那是什么?上官流觞疑惑地眨眨眼,再眨眨眼……他堂堂煜王殿下,学富五车,十岁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修炼秘籍倒背如流,现在竟然完全不知道那什么牛郎织女是什么东东。

    “那我跟你说说吧。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南阳城西的牛家庄有一个叫牛郎的孤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