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8章 幽会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爹,我不管,一定要惩罚她。那个贱人害我赔了那么多钱,这还不算,她肯定在木郡主那里说了我的坏话。不然郡主不会不理我的,她就是见不得我好。”独孤澜雪歇斯底里地对独孤剑发脾气。

    独孤剑何尝不恨。他赔的钱可不少。如今府上的开支都不得不大量缩减,可是今时不同往日,独孤月后台硬。不再是那个他能随意拿捏的笑角色了。

    “够了,别忘了她是你三姐。”独孤剑板着脸,这个女儿怎么就不知变通呢?此时讨好独孤月才是最重要的。没有独孤月煜王殿下是不会多看她一眼的。没有独孤月木郡主更是不会跟她相交的。

    “三姐?爹,她怎么会是三姐呢?她怎么配,她不过是一个没爹没娘的废物。有什么资格当我三姐。”独孤澜雪从来就没有承认过独孤月是她的堂姐。在她眼中。独孤月就是一个废物,一直没有变过。

    “住口!”独孤剑呵斥。“不管怎么样她都是你三姐,记住了。她是你三姐。”这个蠢货,府里说不定有煜王殿下的眼线,被煜王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么惩罚呢。

    独孤剑想到他爹说的,整个人就更烦躁了,独孤月都知道,更本算计不了她。随时都有被她杀的可能。

    独孤剑中风晕倒,三天才醒来,醒来之后独孤友辉跟他说了一下情况,独孤剑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以后独孤家族都是独孤月的了,都要为了不被灭门而为她卖命了。

    “你给我老实的回院子里待着,不要再去招惹她,不要再去找她的麻烦,她,你惹不起,我也惹不起,我们整个独孤家族都惹不起,你祖父说了谁敢惹独孤月家法伺候,严重的逐出家门!”独孤剑就算再失望也提醒独孤澜雪,不能惹事。

    “爹,为什么?祖父怎么可以偏心她呢?我不服!”独孤澜雪从小就算捧在手心的公主,独孤月在她眼中连奴仆都比不上,现在却要她讨好独孤月,怎能接受的了?这比要她命还严重。

    “凭什么?没有凭什么,你只要服从!退下吧。”独孤剑挥挥手,实在是不想再和她啰嗦了。

    “爹……”独孤澜雪不服,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被独孤剑拦下。

    “退下!”独孤剑恼怒了这个没有眼力的女儿。

    上官流觞看着刚刚出关的独孤月,心里感慨万千,这是他看上的人儿呀,多么优秀的人,是自己的了,与有荣焉。

    上官流觞一袭墨色锦袍,长发随风肆意轻舞,邪魅的美眸,微微弯曲,浅笑连连地望着她。

    此时的他看起来尊贵邪魅,俊美妖邪,妖娆中带着轻狂,霸气十足。

    “本王的月丫头终于出关了,可想我了?”上官流觞深情地凝望着独孤月,打趣的口气说道:“本王可想死你了呢。还想着你若再不出来,本王可要砸门进去了。”

    说完之后,他熟练地牵起独孤月的的手,旁若无人地与她亲近。

    不过闭关月余,怎么就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仿佛时间过了很久很久,似乎还真有那么点想念他。独孤月意识到自己竟然看着上官流觞看的出了神,不由地在心中暗暗鄙视自己,怎么这么不淡定呢。

    “少臭美了,才不想你呢。”独孤月掩饰着自己的异样。

    “太伤心了,月丫头你竟然不想我,我可是一天十二个时辰,时时想着你,念着你的。”上官流觞捂着胸口,一副受伤的模样。

    “你够了,恶心不。”独孤月受不了他这股腻歪劲。

    眼前的上官流觞脸上洋溢着好看至极的笑容,那种笑让人感觉似乎阴霾的天空忽然之间就日光大盛,风和万里,阳光灿烂,似乎吸进去的空气都清新的不得了。

    “月丫头,你太不配合了,我如此想你,你就不能配合着说想我呀。”上官流觞捏捏她的鼻子,“小淘气。”

    “你怎么在这?一直在等我出关吗?”独孤月瞧了瞧他,不解地问,似乎有点不相信他那么及时就在自己出关的时候正好出现,“就这么想我?”

    “也不是一直,你闭关第二天才等的。”上官流觞无所谓地说。“也一两个月没见了,你不想本王,还不许本王想你了?”上官流觞理所当然地搂着她,唇边扬着笑,“不过今日来的正巧,刚来你就出来了,这就是所谓的来的早不如来的巧,月丫头果然与我最配呢,出关就见到我了,我真是天下第一有福之人,赶的就是一个巧字。”

    上官流觞不知道自己的话给独孤月带来了 多么大的冲击,心脏的地方仿佛被击中了,砰砰跳的厉害,这就是感动吧。

    独孤月嘴角止不住的上扬,挑着他的下巴:“看在你长得挺不错的份上,就让你想本小姐吧。”

    “多谢小姐抬爱。”上官流觞从善如流的说,然后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偷亲她一口。

    “你……”独孤月张牙舞爪的拍着他的脸,“准你想,没说准你亲。”

    “哦,”上官流觞露出失望的表情,下一刻却说,“可这是我的权利呀,这是作为男朋友应该得到的福利。”

    “你怎么知道?”独孤月惊讶的说,这他也能知道?难道她以前跟他说过?

    “你猜呀?”一脸骄傲的模样。

    “难道是仙儿说的?没道理呀,仙儿护的难么紧,怎么会跟你说呢?”独孤月疑惑地继续说,实在不相信木仙儿在一个月内就被上官流觞这厮收买了。

    上官流觞一愣,原来男朋友的福利木仙儿是知道的?上官流觞在心里咬牙切齿,木仙儿竟然不跟自己说,怎么说自己也是她名义上的哥哥吧。上官流觞决定以后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看看。

    “你出来的正好,知道接下来是什么日子吗?”

    独孤月越发不明白了,接下来是什么日子?想不出来,她没有一点印象啊。

    “什么日子?”独孤月瞧着他,面露迷茫之色,双眼迷茫。

    上官流觞不答她,却牵着她的手,在她嘴角上偷亲了一下。

    见独孤月面露懊恼之色,上官流觞心里痒痒的,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犹如偷到糖的孩子,似乎心情很愉悦:“走,随我去幽会。”

    “幽会?”独孤月面色闪过一丝不自然,这厮还浪漫起来了?难道仙儿给他支招了?独孤月象征性的挣扎他紧握的手,“谁要跟你去幽会啊,我答应去了吗?赶紧放手。才不要去呢。”

    上官流觞爱死了她这样别扭的样子,清冷的眸子在她身上扫过,他勾起魅惑众人的妖娆笑意,“欲拒还迎的丫头,我还不了解你?走吧,别磨磨蹭蹭了。我们走吧,你会喜欢的。”

    “乱说!”独孤月表示很不服气。什么叫欲拒还迎啊?唔,她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好像捂脸呀。不是,坚决不是,她怎么可能有这个意思?

    上官流觞却颇为严肃认真地对她说:“不是,是我乱说。”

    独孤月看着一副一本正经古板严肃的样子,顿时觉得好笑极了,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上官流觞反手扣她脑袋,赏她一个爆栗,揉乱她的头:“可以走了吗,我美丽的公主。”

    “看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就走吧,还不开路。”独孤月发现原来那张冷酷的脸还可以卖乖,温柔地对待所爱的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