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9章 沙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就走 吧,还不开路。”独孤月发现原来那 张冷酷的脸还可以卖乖,温柔地对待

    上官流殇打蛇随棒上。立即就挑眉似笑非笑地看她,顺口接到:“月丫头,不会让你失望的。”

    独孤月竟然有种自投罗网的感觉。

    趁着独孤月发愣的功夫。上官流殇搂紧她的纤腰,将她往自己怀里带。心满意足的带着人往前走。

    独孤月无奈地瞪他一眼。没个正形,能这样出去见人吗?她嫌她的名声太好了吗?独孤月甩开他的手,然后迈步向前。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

    上官流殇摸了摸鼻子,追上来,与她并肩而行。又伸手去拉她。独孤月早就察觉他的动作,怎会让他得逞?

    两人你追我赶的,都没有理会呆愣住的一堆下人。很快就到了门口:“好啦好啦。大庭广众之下与本王打情骂俏。怎的今日不害臊了?是不是在宣誓主权呢?放心放心,本王心里只有你一个。”

    独孤月呕死。反驳的话几乎要脱口而出了,但想起上官流殇这厮的厚脸皮。瞎扯白话……她忍。

    独孤月心里恨恨的,怎么就摊上这么个无赖呢?不理他,只一个劲地想往前走。

    不理他就是不理他。越理他越得劲,没完没了都。

    上官流殇看独孤月快炸毛了,赶紧讨好地拉拉她的小手。

    独孤月一把甩开,板着脸,瞟了他一眼:“起开。”

    上官流殇也不恼,主权已经宣誓完了,邪魅妖娆地笑了,凑近她:“好了好了,我错了,小的稀罕你稀罕的不得了,小姐就给小的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呗。怎么说我也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气宇轩昂,颜如舜华,仪表堂堂,重要的是能文能武,上可以疼你护你谁敢欺你揍得他不能再见人,下知天文明地理陪你说话解闷讲故事谈人生,还洁身自好,守身如玉,这可是现成的绝世好男人,你打着灯笼都找不着了。你还不快好好把握,错……”

    上官流殇自夸的时候,语气得意扬扬,面色神采飞扬,丝毫不见半分不好意思。

    独孤月则被他的话雷到了,无语地愣了好久,扶额叹息。独自走向飞龙马,那意思很明显,你在啰嗦我就自己先走了,虽然不知道要去哪。

    这位真的是煜王殿下啊?煜王殿下!传说中杀伐果决,杀人如麻,杀一两个人眉都不带皱的嗜血魔王,现在这是闹哪样?这样一副小孩子般幼稚的模样,活脱脱一个考及格了的孩子求妈妈奖励。简直让她哭笑不得欲、哭无泪且难以应付。

    上官流殇说的正上瘾,可惜人家不乐意听 :“月丫头别走呀。”

    独孤月翻身上马:“求别说了,没看到马都不好意思了吗?你不会害羞,我都替你害臊。”

    上官流殇哼哼两声:“没眼光的丫头。”

    真难拐的丫头,追妻之路还有十万八千里呀,唉,路漫漫其修远兮,怎么骗都骗不了,一点都不可爱:“没良心的丫头。”

    说着也上马,紧紧的挨着,抱着独孤月坐在他身前,两人共乘一骑。

    独孤月表明不显,心里却甜蜜蜜的一个天之骄子说着自夸的类似于表白的话,说没有触动是不可能的。

    平时听话的飞龙马此时却怎么都不走,一个劲地回头蹭独孤月,上官流殇无语级了。

    独孤月回头看到他的黑脸,心中偷着乐,这是跟飞龙马吃醋呢。她俯下身,手掌心里仙灵水全数喂进飞龙马的口中,飞龙马饮用之后微眯着眼,打了个响亮的鼻哼,一副享受的样子。

    “唉,这年头,人活的都不如一匹马。”上官流殇叹息一声,感慨万千。

    独孤月翻了个白眼:“你还装习惯了是吧。”时不时的冒出一句酸话。

    “什么叫装啊,你这小没良心的,亏我对你掏心掏肺,合着你当我狼心狗肺呀。”上官流殇捏着独孤月的小脸,语气夹杂着一丝无奈一丝害怕。

    独孤月不知怎的,有点心疼他,按说他一个天之骄子就算喜欢一个人也不应该把姿态放的这么低,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不应该有一方患得患失,否则总有一天会爆发矛盾的。

    当哪天你把你心中所想告诉我,你就不会再患得患失了,我们才能长久,我会努力的我们一起努力的。独孤月心里默默念道。

    独孤月躺在他怀里,抬头看到他的下巴,突然她想要犒劳他一下,迅速的亲了下他的下巴。

    “飞龙马,乖,得到奖励了,现在可以走了吧?”独孤月笑眯眯地,摸摸飞龙马的脑袋。这贪吃的性子跟小寻宝如出一辙。

    上官流殇耳朵尖都是红的,他总觉得独孤月那句话是在说他。

    上官流殇捧着她的脑袋,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真好。”

    上官流殇双腿夹了下马肚子,飞龙马打了响鼻,继而长嘶出声,跃起双蹄,飞奔而去,它的速度简直飙到极致,似乎特意在独孤月面前讨好卖乖。

    独孤月嘴角抽抽,有些无语。

    他摸摸独孤月的脑袋,叹息一声:“瞧你这丫头,把本王的飞龙马都收买了,本王的命可都掐在你手上了。”

    “懒得和你说话。”苏落头一扬,明明是可玩笑的口吻,独孤月却听出了他的胆怯,害怕吗?怎么可能!也许是听错了吧,上官流殇有什么好怕的?还能是怕她不要他了?开那国玩笑呢!

    独孤月心情乱哄哄的,拍拍飞龙马的脑袋,瞬间,飞龙马的速度又飙升起来。

    两边的建筑物不断往后倒退,风驰电掣,上官流殇把独孤月的脑袋护在怀里,尽量减少疾风的侵袭,很快便到了目的地。

    东门外五百里。

    一宽约五百米长无止境的沙漠地带出现在眼前。

    一条长约一百米,宽二十米的豪华游轮静静地停在上面。

    独孤月蒙了,这沙漠是哪来的以前不是路和荒林吗?怎么一个月就变成沙漠了?这沙漠化也太严重了吧,也呸夸张了吧。

    还有这沙漠上一只游轮是要做什么?

    而且游轮外表看上去奢华大气,简直就是一座豪华宫殿。独孤月知道上官流殇的东西都不会是那种中看不中用的,也就是说里面肯定比外面好。

    让独孤月惊奇的是,在这个世界,船舰竟然发达到这地步了?

    独孤月娴熟地牵起独孤月的手,带着她朝豪华游轮走去。

    走到甲板上,发现几个人坐在支起来的椅子上闲聊,男男女女,男的锦衣华服,女的身姿妍丽,美丽无力,看上去全都是富贵逼人,极惹人眼。

    听到声响,他们齐刷刷地回过头往这边看来。

    其中有个温润斯文的少年率先站起来,将手中的东西放下,走过来,眸中带笑:“上官,我们等你可等了足足三个时辰了,你也迟到了?这可怎么罚?”

    接着从另一头探出个小脑袋,随后跑过来,扑到独孤月的怀里:“姐,你终于来了,想死我了。”

    独孤月见到木仙儿在这,也很惊喜:“我看看,一个月不见,我的仙儿又漂亮了。”

    “姐,我跟企鹅他们去玩了,我还看到了企鹅他妹妹熊二,她也挺有趣的,本来她也要来的。姐,本来我要去接你的,可是被你后面那个坑了,姐,你要帮我报仇。”

    “坑了?”独孤月回头似笑非笑地望着上官流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