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1章 金沙戈壁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了,仙儿,金沙戈壁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就成沙漠了?”

    “砰……”一道清脆的爆栗声在独孤月脑门上炸开。独孤月恼怒地转头抬眸,对上上官流觞那张带笑的俊颜。

    “不知道是我带你来的吗?没良心的丫头,一来就把我丢下了。”上官流觞低沉魅惑的声音。充满诱惑,脸上的笑容浅淡而干净。就像湖面上幽幽荡起的微波。幽幽传来,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独孤月呆呆地看着他,此时的他看起来很随意。很轻松,却有一种卓尔不凡人中龙凤的感觉。此时的他就那样双手交负在后,袍角随风飘飞。如遗世独立的翩翩俏公子。嘴角带笑,竟有几分温暖如春的味道。独孤月有一种倾国倾城俏佳人的错觉,似乎沉醉进去再不愿醒来。

    呆愣的独孤月成功的取悦了上官流觞。被她忽略的不满在抛之脑后: “本王有那么好看?竟能让你看傻了。小生真是不胜荣幸。”上官流觞嘴角勾起一抹邪魅浅笑。

    独孤月缓缓呼出一口浊气果然这人正经不了半分。遗世独立温润公子的形象只能在他身上停留一秒,果然还是这样子玩世不恭的才最符合他。

    独孤月瞪他一眼:“你上辈子是孔雀吗?还是下辈子准备当孔雀?亦或是你其实就是一花孔雀修炼成精的妖孽?整日没事就知道自恋。倒没见过你这么没羞没脸的,竟也不害臊。”

    “月丫头你怎能诬赖与我?这不叫自恋。而是自信,懂不?”上官流觞没好气的敲敲她脑袋,宠溺倒是不减分毫。

    “自恋。就是自恋,再没有比你更自恋的人了,天底下你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独孤月摸着自己脑袋,没好气的拍掉他总是作乱的手,真恨不得找根绳子把它捆了,绑紧点再紧点,让他不能再兴风作浪。

    被打手上官流觞也不气恼,似乎心情很好,就像只偷腥的猫,他牵起她的手:“你刚刚在问什么?我来告诉你。”

    “二哥,嫂子问的是我。”宇文南极作死的冒头。

    木仙儿蒙着眼睛,哪来的二货,来呀,拖走,打死作算。人家情侣在打情骂俏的你凑什么热闹?这眼睛是白长的吧,难怪这么小,原来如此。

    上官流觞冷眼甩过去,打了这么多年,怎么就没把他弄死呢。

    木仙儿无奈的说:“乖,我渴了,煮茶去。”

    “茶?这不是有吗?”

    “本郡主要喝新煮的,刚刚出炉热乎乎的那种。”

    汗,茶还分刚出炉的吗?

    看着离去的背影,上官流觞满意的点点头,果然这妹妹不是白认的。

    上官流觞拉着独孤月坐在软椅上:“想知道金沙戈壁是怎么回事吗?”

    独孤月好奇的望着上官流觞,乖巧的点头。

    “世上有一种鱼,叫灵紫鱼,灵紫鱼身上蕴含丰富灵气,一条成年灵紫鱼大约两只手指那么大,身上的灵气相当于一颗绿色晶石的灵气,所以,大陆上人人都想捕捉灵紫鱼。”

    上官流觞顿了顿,轻轻将她散乱的一丝秀发弄好,继续说道:“但是,灵紫鱼非常机灵,平日更是难得一见,只有在每年的七月,才会在聚拢出现,所以,要想捕捉灵紫鱼,一年只有这一次机会。”

    “捕捉灵紫鱼跟金沙戈壁有关系?”鱼和沙漠有关,打死我……也得听听。毕竟这个大陆太奇妙了,有太多非科学的事情。

    “灵紫鱼就在金沙戈壁。”上官流觞说。

    “在金沙戈壁里?在绿洲里吗?”除了绿洲,还能解释?

    “不是,就在沙漠里。”

    ……

    “为何只有七月才行呢?”独孤月不明白了。七月在现代有的地方是个很特殊的日子鬼节,但两者没有关系吧。

    “其中奥秘谁知道呢?若是知道,只怕也不用每年都只等这一月了。”上官流觞实话实说。

    “也有你不知道的事?”独孤月调笑他,在记忆里上官流觞这个人可是无所不能得。

    上官流觞伸手一带,直接将独孤月捞到怀里,狠狠抓她痒痒。

    “哈……哈哈……放开我……”独孤月在他怀里挣扎。

    “你这调皮的小丫头。”上官流觞将她拥在怀里,宠溺地说。

    “那岂不是很多人?”独孤月好奇地问。一条灵紫鱼相当于一颗绿色晶石的灵力。一颗绿色晶石的价值挺昂贵吧。热闹应该少不了。

    “不,人数不会多的。月丫头,你以为捕捉灵紫鱼是件很容易的事吗?”上官流觞解释道,“因为不是谁都能横跨金沙戈壁,这里最多的就是流沙风暴,整个碧陵国也就那么几条豪华游轮罢了,而且风暴来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抵挡的。”

    原来如此,独孤月涣然大悟。

    难怪一开始她和南宫流云到来的时候,暗夜冥抱怨过的那句话,原来今日的任务是来捕捉紫荆鱼的。

    “用游轮在沙漠上行走吗?”这在独孤月的认知里也是新奇的,在大海中遨游的大游轮独孤月做过,在沙漠里……独孤月只开过沙滩车。

    “对,游轮起保护作用,最主要的是用灵力开驱使。”上官流觞一一解答。

    “那现在游轮在开了吗?”

    “你上来就开了。”

    “你每年都来吗?灵紫鱼难不难抓?需要怎么抓?”独孤月对捕鱼有一定的了解,但是,那仅限于在水中的鱼,谁能想的有一天要在沙漠里钓鱼呀!沙漠!钓鱼!这是能画等号的吗?能吗!不能!但,现实是能的。

    “到时候我演示给你看,到时候带你好好玩。”语气里是遮不了的宠溺。

    独孤月眉眼弯弯,何其有幸能被他这样的人看中呀,笑容清浅地看着他:“好呀,你要带我好好玩,可不许只顾着抓鱼就把我忘了。”

    正在这时候,那厢坐在案几前看下棋的宇文南极看到木仙儿轻而易举地落下一子,大呼:“将军。哈哈哈……蓝旭呀蓝旭,你也有今天,又输了吧,又输了吧。你这智商就只能被仙儿妹妹碾压的份。”智商碾压是木仙儿要跟蓝旭下棋的时候,蓝旭推推拖拖,不愿,话里话外透露出不欺负女人的意思,木仙儿大怒说让看看本小姐的智商,分分钟碾压你的,把你的智商碾压成粉末。

    木仙儿坐在案几上,毫不掩饰的得意, 坐在她对面的蓝旭瑄懊恼地抓头发,最后却依旧无计可施,胡乱将棋盘搅乱:“不下了不下了,无聊死了!”

    宇文南极怒视蓝旭:“切,输了就输了,还说什么无聊,输了就毁棋,没棋品,哼哼连小姑娘都不如。”

    “企鹅哥哥,淡定,我们要给低智商人群尊严,乐我们偷着来,懂?”木仙儿拿出一颗灵元丹,太累了,脖子有点酸。

    夜宁宇看着那有价无市的丹药就这样被木仙儿当糖豆豆吃了,心里呀那个痛,哦,难以用语言表达。

    蓝旭也跟着肉疼,故作无所谓的斜靠在椅背上,懒懒地瞥了宇文南极一眼:“赢我很得意吗?要说下棋,有本事赢上官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