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2章 金沙戈壁3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上官流觞棋艺精湛,他们几兄弟是深有体会,每次下都输的惨不忍睹。

    上官流觞会下棋?独孤月好奇的把视线落到上官流觞身上。他还有什么是不会的?

    木仙儿同样望了一眼上官流觞:“你觉得我赢不了他?我要赢了你们该如何?”

    “赢了你们这次的灵紫鱼就都给仙儿妹妹。”宇文南极已经成功叛变了,木仙儿才是他的信仰。

    蓝旭看着似笑非笑的木仙儿那个好字怎么也说不出来,怎么哪里怪怪的呢?

    上官流觞慵懒地抱着独孤月斜靠在躺椅上。剑眉微挑,却不说话。

    宇文南极自顾说道:“上官的棋艺最精湛不过了。八岁就无敌手。怎么这都不敢赌?”

    蓝旭和夜宁宇对视一眼,呕得要死,什么时候他们被宇文那二货压得死死的了。看看上官流觞正给独孤月一颗一颗的剥瓜子。那妻奴的样子,想想也是算了,八成上官也不干赢木仙儿。

    此时的他似乎关闭了耳朵模式。没有听见宇文南极的这番话一样。脸上没有任何异样情绪,专心的给独孤月剥瓜子。

    蓝旭郁闷了,没好气的说:“不赌。谁赌谁傻……”子。觉得太没风度了。立马改口,“沙漠里有什么好赌的。君子曰好男不跟女斗。”

    “真可惜,我跟上官流觞下过棋的。哎,次次输,他都不带怜香惜玉的。”独孤月闭关的时候。木仙儿跟上官流觞下棋,输的老惨了,主要的是下棋的时候木仙儿全心全意都在棋盘上,被上官流觞套了很多话,事后木仙儿那个悔呀。不过看上官流觞挺厉害的样子,对他的排斥也就没有那么大了。

    苏落闻言却不免咋舌,上官流觞跟木仙儿下棋,木仙儿竟然输惨了!要知道木仙儿的棋艺可是二爷爷亲手调教的,连独孤月自己都不是对手。这厮脑子是怎么长得!

    怪不得他最大的乐趣就是阴人,算无遗策,阴谋诡计层出不穷,敢情那些计谋对于他来说就跟吃饭喝水那般简单。木仙儿下棋可是运筹帷幄,步步陷阱,处处难解,木仙儿的智商可是两百的人呀。

    “你……”独孤月话音未落,却见船身传来一道剧烈的颠簸。一下子撞到上官流觞精壮胸膛,撞的她鼻翼生疼,差点流出鼻血。

    “仙儿。”木仙儿主攻炼药,武力值连独孤月都不如,独孤月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大叫。

    “姐,我没事,你怎么样了?”木仙儿被宇文南极护着,也没有什么。

    “你要去哪?”上官流觞感觉到独孤月的挣扎,要离开他的怀抱。

    “我要去找仙儿,我要护着她。她这些年不知道还能遇到我,她一直没有重视修炼武术技能,她才三阶,连我都不如,没人保护她,她会受伤的。”独孤月敲打着上官流觞圈着她的手。

    “宇文他们会护着她。”上官流觞真的很嫉妒木仙儿,为什么她能时刻享受着独孤月对她的好!

    “我不放心,你放手。”他们跟木仙儿非亲非故,认识不过一个多月,她凭什么相信在危险的时候他们能够护着木仙儿,她不能拿木仙儿的命来赌。

    “姐。”船稍微稳了一点,木仙儿就歪歪斜斜的走到了独孤月的身边。

    “仙儿。”独孤月连忙查看木仙儿是否受伤。

    独孤月和木仙儿都还好,旁边宇文南极带来的那几位莺莺燕燕原本正坐在椅子上喝茶闲聊,此时却被剧烈撞击腾飞到了半空,然后全被无情地抛在甲板上,她们全身骨头都几乎碎裂了,呻吟不断,好半天都爬不起来。沙子飞起,洒落在她们身上,狼狈不堪。

    然而还没完。

    游轮往下倾斜,遇到流沙了。船身剧烈摇晃,根本站不住人。

    此时的夜宁宇和蓝旭面色都闪过一丝凝重,两人快步朝甲板前端走去,宇文南极也跟过去,他走了几步又侧身去问:“二哥不来吗?”

    上官流觞气定神闲地把玩着独孤月的发丝,心里还有着不满,慢腾腾地说:“他们两个,足矣。”

    宇文南极苦笑地摸摸鼻子,“仙儿妹妹要来吗?”

    木仙儿很心动,这应该是一代奇观,不待她开口,独孤月就冷着脸说:“她不去。”

    不是她丧失了冒险的勇气,而是木仙儿的武力值真的不够看的,她不能拿木仙儿冒险。

    木仙儿看着独孤月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乖乖的坐在她的身边,明年,明年她一定要看。

    宇文南极朝木仙儿做了个鬼脸,欢脱地就蹦向外面。

    在独孤月看来,这位佣兵工会的会长简直是没长大的邻家大男孩,连木仙儿都不如,指望他护着木仙儿,简直开玩笑,木仙儿可以跟着他小打小闹的玩,却不可以去危险的地方。

    看着宇文南极离去,独孤月转头好奇地问:“这里就是流沙?”

    “不止,还遇到漩涡了。”上官流觞渐渐地也看开了,木仙儿就是一小孩,独孤月放在心里的小孩,她让他认妹妹,不就是希望他把木仙儿当妹妹爱护着吗?那他以后就好好护着呗,让她都不用操心木仙儿,她不就能心心念念的都是自己了吗?想开了的上官流觞心情很好,慢条斯理的整理着独孤月略微凌乱的发丝。

    “你不去看看真的没关系吗?”独孤月听到漩涡,直觉很危险。

    “没事,我心里有数,他们处理的了。”上官流觞眉眼间有着淡淡的温柔,浅笑道:“这才只是开始而已,怕吗?”

    独孤月摇摇头,眉眼间都带着笑意,跃跃欲试:“不怕,我正缺少实战呢。”

    “嗯,不着急,会有机会的。”

    独孤月以为他说的会有机会是后面面临的危险能让她锻炼,哪知道他的意思是到后面他会给她制造机会打架。

    独孤月美眸流转,挑眉一笑:“要不煜王殿下跟我比比?”

    上官流觞醉人的眼波动人心弦,他宠溺地揉揉她脑袋:“好呀,胜者为王,败者暖床,如何?”

    上官流觞凑近了在她耳边小声的说。

    独孤月耳朵尖都红了,转过头,不理他。

    “……”被忽视的木仙儿坐着假寐,耳朵听着他们的调情,心里不断吐槽:你们这样真的好吗?外面正在生死相搏,你们却在这里说这甜言蜜语谈情说爱,真的好吗?还有没有公德心了。唉,怎么就成了一个电灯泡了呢?还是个被无视的彻彻底底的电灯泡。企鹅哥哥你快回来,仙儿需要你,来带仙儿玩吧,小朋友快长针眼了。

    独孤月望外面望去,略带好奇的问:“他们在做什么?”

    “脱离漩涡。”上官流觞牵着独孤月的手,心情甚是轻松:“想不想去看看?这几个家伙平日里可都是养尊处优的主,他们狼狈地样子,倒是可以好好瞧瞧,这样的机会不多的。”

    “噗……”木仙儿好像听到了宇文南极他们几个集体吐血,出卖兄弟讨好女朋友什么的木仙儿表示,我没看到。

    从来都是言简意赅沉默是金的上官流觞,也只有在独孤月面前才会说长句,也只有她值得他花费巨大的耐心来诱哄,看刚刚不就抢着为独孤月答疑了吗。

    既然是难得的机会,自然不能错过。独孤月赶紧点点头,丢开上官流觞的手拉着木仙儿的手就往宇文南极他们所在的位置跑去。

    独孤月表示,男朋友在考核期,妹妹只有一个,那什么不要太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