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3章 金沙戈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上官流觞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目光追随欢快跑出去的身影,无奈的摇头。

    上官流觞宠溺地跟在她后面。随时做好护住她们的准备,却完全无视地上躺一堆东倒西歪毫无形象几乎全身骨头被震碎甩裂的那些女子。

    独孤月清楚地看到,前方一望无际的沙漠出现一个个巨大的漩涡。犹如一张张血盆大口,耀武扬威地斜睨着他们。

    远远地。独孤月看到一只左闪右避的船只最终还是被卷进去。瞬间就被沙漠吞噬的干干净净,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那只船虽然不比她们现在这只游轮,却也不算小了。大约长有五十米。可是,就那么眨眼间的功夫就被吞噬的干干净净,这让独孤月不由地认真谨慎起来。

    在水里还能扑腾两下。在沙漠里却是连挣扎都是不能。一被淹没则失去了空气,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氧气又被四周的细沙桎梏,死亡是那么的接近。

    “怕吗?”上官流气定神闲地站在她身侧。牵着她的手。恨不得将她禁锢在他怀里。可是他不能。他知道独孤月不会甘愿做他的附庸品,她需要成长。同样的上官流觞也期待着她的成长。看她究竟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独孤月看看他,波澜不惊。面对危险他同样的气定神闲,好似这些危险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提,这就是乌蒙磅薄走泥丸的气势吧。转过头看着眼前瞬息万变的沙漠。

    流畅的线条,金色的沙石,绘画出一个巨作,此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那气势似要把整个自然界消灭在它的淫威之下,令人畏惧而又无奈,漩涡不断流动,游轮不断接近沙石,美,没有任何一个字能够形容,它的美,它的壮阔,然而,紧逼,压迫,胸闷,窒息的感觉时刻笼罩着,死亡,仿佛下一秒就是死亡,险象环生,避无可避。

    上官流觞深邃魅惑的看着她,一瞬不瞬地看着,像在看最珍贵的宝贝,被她眼中的庄严所吸引。

    那巨大的漩涡,将巨大的游轮不断吸住,往里拽,游轮被甩的东歪西倒。

    那些金色的漩涡看起来狰狞可怖,杀气腾腾。

    在大自然发怒面前,那不断变化的漩涡仿佛在嘲笑人类的渺小懦弱。

    独孤月目视前方,眼睛闪闪发亮,握紧拳头,淡淡说道:“怕?怎么写呀,不认识。”

    因为有他在,他不会让她出事的。

    就在此时,船身忽然间剧烈颤抖,跟着漩涡转了一圈又一圈,那强势汹汹的沙石向游轮发起进攻,将游轮高高卷起,又重重抛下。

    有上官流觞护着,独孤月依偎在他身边,身形竟然没有移动半分。在他们站立的那一小片区域笼罩着一层保护膜,上官流觞可以把独孤月攘在怀里护着,可还有一个木仙儿,所以还施下一个保护膜稳妥一点。

    而那几位宇文南极他们带来的姑娘,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虽然早已经接过护卫抛过去的绳索。

    绳索的一端系在船身,而另外一头她们则系在自己腰上,这样一来即使被抛高落下会痛的不行,但至少不会被甩出船去,性命还是能保住的。

    独孤月的视线落到蓝旭和夜宁宇身上。 直到此时她才知道,蓝旭竟然是风系的,而夜宁宇则是土系。

    夜宁宇眼眸微眯,凝聚全身的灵力,土系最强的是防御,他稳住游轮,不断的与漩涡周旋使其成为平静的沙面。

    而蓝旭则是控制周围的风速,将所有的风速都集中到游轮正后方,让游轮急速前进,脱离漩涡的吸引范围。

    以他们各自的实力,都没办法将所有的漩涡都控制住,但两人结合,但是却可以控制前方百米范围内的平面。

    两人默契的征服漩涡,催动风速将游轮的速度飙到最高,最快。强大的漩涡那是何等的难以征服?

    不到一刻钟,夜宁宇的脸上就沁着一层细汗,神色间也有些苍白。蓝旭的神色也不比夜宁宇好多少,神色间显出一丝狼狈。幸亏他们运用着灵力沙石近不了他们的身,要不然灰头土脸,更显狼狈。

    终于他们脱离了漩涡,倒也没有照成人员死亡。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船只都能平安脱险,独孤月看着不断被沙漠吞噬掩盖的船只微微蹙眉:“大家明明知道金沙戈壁危险重重,时刻都有丢掉性命的可能,却为何还要前来送死?”

    在她看来,能够横渡过去的,除非像夜宁宇和蓝旭他们那样,一个土系高手,一个风系高手,还要两人默契配合,才能平安度过。

    上官流觞笑着摇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罢了,何须为他们伤感?”

    “飞蛾扑火自取灭亡的都有了,这些又算什么呢?”木仙儿回头望着那依旧汹涌的漩涡却早已没有了任何船只或人的残躯,脸色平静的说。

    独孤月看不出木仙儿在想些什么,此时的木仙儿让独孤月有些琢磨不透。

    独孤月想想,觉得也是如此。大陆上的绿色晶石何其难寻,但一条灵紫鱼就相当于一颗绿色晶石的价值,又是一年才有一次的机会,如若运气好,即使只是一条,那也发了,冒险的人又怎么会没有呢?

    木仙儿从怀里拿出了什么种子,运起灵力,那些种子发芽,被她投入身边的沙漠中。

    “仙儿,你为何这么做?这些种子很快就会灭亡了,你这样岂非多此一举?”独孤月想不通,木仙儿不是喜欢做这些没有用的事的人,可现在的举动,让她想不通。

    “灵树?”上官流觞看着那些快速成长的树,惊呼。

    “什么?”独孤月看木仙儿此时还在运灵力,全身散发着淡绿色的光芒,在一片沙漠中那是生命的象征,是活力的象征。

    上官流觞惊呼过后很快平静下来,看着独孤月还是不明所以,就解释说:“木系,象征着生命,而强大的木系能给死去的英灵寻找到方向,而她所种下的树不在于能成长多久,而在于它能成长。只有那些树可以长到两米高,那就是灵树,一棵灵树就可以让很多的英灵得到超生。”

    上官流觞看着独孤月,笑着说:“我以为,灵树只是存在于书本,没想到现实中真的存在。仙儿的木系很强大。”上官流觞没有说的是,强大的木系在必要的时候可以牺牲自己去救一个药石无医的人。

    连穿越都有,法师都有,有英灵也就不足为奇了。

    “种灵树需要耗费很大的灵力吗?”

    “嗯。”上官流觞点点头,复杂的看着木仙儿,按理说是这样的,可是,他没有感受到木仙儿灵力有一丝一毫匮乏。

    “那我们要多钓些灵紫鱼给仙儿补补了。”独孤月的灵力感受还没有上官流觞敏锐,她并不知道木仙儿的灵力状况。

    上官流觞似笑非笑地挑眉,揉揉她的脑袋,淡声道:“其实,灵紫鱼哪是那么好钓的?”“不好钓吗?要怎么钓?”在水里游的鱼可以直接捕捞垂钓,这沙漠里的鱼钓不了还不能撒网捕捉,要怎么捕捉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