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4章 金沙戈壁4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上官流觞何等智慧,一眼就看出了独孤月的心思,缓缓摇头。抬手捏捏她的鼻子:“灵紫鱼若能轻易捕获就不会那么珍贵了,要知灵紫鱼是何等灵性?牙齿是岂是锋利能形容?渔网又岂能网的住它?除非它自愿上钩,否则。没有人能够将其捕捉。其中讲究多着呢。”

    “竟然还有这等讲究?那看来是极难捕捉的了。不过,就是再难捕捉也不及要你不再蹂躏我的脸。你说这短短的几刻钟里你捏我鼻子多少下。捏我脸多少下。揉我头又是多少下!”独孤月气呼呼的说,这个人总是不长记性。

    “呃……”上官流觞无话可说,这确实是难以控制的。

    “你敢不敢离我远点。你敢不敢不碰我的脸,你敢不敢不得寸进尺!”独孤月突然炸毛,接连三个敢不敢抛出。对他也是无可奈何了。

    “噗……原来你也有如此逊色的时候。姐姐威武霸气,简直就是狂炫酷霸拽。”木仙儿收功看到的就是上官流觞弱弱的看着独孤月,独孤月则双手叉腰霸气的甩出三个“你敢不敢”。简直乐死她了。

    上官流觞恨不得上去掐死这个看热闹的妹妹。

    “月丫头没吃过。灵紫鱼吧。等下我们晚餐就吃全鱼宴如何?”上官流觞转移话题,不碰独孤月他是做不到了。谁叫她的脸总是那么的嫩、滑、软,总让是吸引他呢。

    独孤月听到了上官流觞的独白一定会说“怪我喽”。

    “切……”木仙儿给他一个白眼暗叫狗腿。不过,心里却是渐渐地接受了这个姐夫。

    独孤月眉头微挑:“按你的说法,灵紫鱼应当很难捕捉。”

    “不怕。”上官流觞云泛起妖邪般的光芒。炫丽而邪魅,整个人都散发着魅力。

    “你有秘诀!”独孤月惊喜的说。

    “不是,本王的月丫头人见人爱,旁人可能会捕捉不到,你却一定会满载而归的。”上官流觞抱住她。

    “怎么可能!”独孤月瞪他一眼,“还以为你有什么秘诀呢,还有,别对我报太高期望,说不定我就得个蛋呢。”

    “灵紫鱼有蛋吗?”宇文南极刚过来就听到独孤月的话,疑惑地问。

    “噗……”木仙儿再次笑喷,“哎呦,我真的怀疑哪天我就笑死了。灵紫鱼有蛋吗?天才,企鹅兄,你真是天才。”

    “蛋是鸭蛋的蛋,意思是零,没有。懂?”木仙儿笑完,好心的解释。

    “这个蛋和零有什么关系?”宇文南极还是没有搞懂。

    “你管它什么关系,你只要知道什么意思就行了。懂?”木仙儿差点被他噎死,能不要问那么多吗?呜呜。

    上官流觞负手而立,气定神闲地说:“这一次次的,月丫头何曾让我失望过?月丫头你呀,命里有神助,运气好着呢,所以,我对你的期望可是很高很高的哦。今年我捕捉到的灵紫鱼都属于蓝旭他们,我可是没有的,我就指望着你了。”

    “懒得理你。”独孤月哼哼一声,远离他,走近木仙儿。

    其实说实话,她上辈子加这辈子,钓鱼的手气的超级差,以前跟木仙儿一起钓鱼,木仙儿都钓了很多了,她还连个影子都没钓到。连钓鱼都不会,更别说去钓什么灵气十足的灵紫鱼了,而且还是在这一望无际的沙漠里,真是想想都让她觉得头大。

    夜宁宇和蓝旭脸上的细汗凝聚成珠,颗颗往下滚落,神色间看起来疲惫至极。

    独孤月看看宇文南极,捅捅上官流觞的手臂:“你们不用上去帮忙?”

    上官流觞一把捉住她的手,把玩着,慢条斯理地说:“我忙着陪月丫头呢,哪里有空搭理他们?”

    独孤月顿时语塞,在这般凶险的时刻,如此漫不经心地逗弄她真的好吗?上官这人还真不该以常理论之。

    宇文南极一边走向木仙儿,一边说:“就快好了,他们哪能需要帮忙呀,而且,这次捕捉到的灵紫鱼可都是他们的,他们多出点力气有怎么了。上次还是我呢。”

    本来灵紫鱼就难捉,他们四人并轮着来。

    独孤月点点头,知道了他们的规矩也不多说。

    好在暗夜冥和蓝瑄两人争气,即使疲惫的要命,还是咬牙坚持。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左右,夜宁宇和蓝旭疲惫地回来,已经脱离了漩涡区域。

    蓝旭毫无形象地跌坐在甲板上,夜宁宇更是直接躺下了,都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衣衫被汗水浸透,此时的他们看起来狼狈不堪,累的连话都说不了,只一个劲的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哎哟,可算是渡过去了。”宇文南极不知道从哪来冒出来,很好心地端了两杯清水给他们,却不住地埋怨:“不消说你们。去年好歹一刻钟的时间就过去了,今年竟然用了半个时辰,你们好意思吗?”

    蓝旭没好气的直接一脚踹过去:“你丫给老子闭嘴!去年上官演独角戏,你丫的基本就在一边看着,当然轻松了,有本事明年你自己来啊。”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去年看上官那般轻松自在的劲,还以为简单的很呢,谁上手谁知道,累死个狗。

    木仙儿好心的拿出一瓶丹药丢给宇文南极:“他两幸苦了,赏他们两颗。”

    宇文南极接过来,打开一看,好家伙,满的:“仙儿妹妹,这可是满的。”言下之意剩下的给我呗。

    “剩下的事你跑腿的。”木仙儿无所谓的说。

    “好嘞!”

    宇文南极灵活地跟兔子似的,轻松小跑过去,噘着红艳艳的小嘴:“来来来,仙儿妹妹给你们发福利了。一人两颗。”

    倒出四颗丹药,就一人两颗塞他们手里。然后自己数剩下的。

    蓝旭他们也看着他,他们可是听到了,满的,剩下的是他的跑腿费。

    很快宇文南极就夸张的叉腰大笑:“哈哈,老子这有八颗。”

    “噗……”蓝旭和夜宁宇表示受伤十二万点,我们辛辛苦苦劳累打工了那么久都不及人家一个跑腿的。

    “不,仙儿妹妹,我伤的很严重,多给点吧。”夜宁宇捂着胸口,痛苦的说。

    “伤的很严重?”木仙儿问。

    夜宁宇和蓝旭同时拼命点头。

    “丹药能治?”

    夜宁宇和蓝旭同时拼命点头。

    “放心,我的丹药很灵的,一颗就足够了。”木仙儿无视他们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走进了船舱里。

    “你们一颗就够了。”宇文南极说完也跟了进去,哇咔咔,这种日子简直爽歪歪,压过蓝旭和夜宁宇有没有,压的死死的有没有,扬眉吐气有没有!笑容灿烂的露出一口白牙,那双本来就小的眼睛早就眯成了一条线。

    独孤月满意的点点头,兵不血刃,这武力值杠杠的,难怪炼药师吃得香了。

    上官流觞摇摇头,这兄弟这么如此不争气呢?

    留下夜宁宇和蓝旭面面相觑,难道他们站错队了?从此是木仙儿的天下?也就是宇文南极那老幺的天下?哦,不,结果太伤心,我不敢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