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5章 金沙戈壁5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仙儿妹妹等下我们组队如何?”得了八颗丹药的宇文南极坚定抱大腿,就算钓不到鱼也是没关系的,反正仙儿会有补偿。

    “不要。我要跟姐姐一组。”木仙儿喝口茶,毫不犹豫地说。

    “你姐姐要跟上官一组。”宇文南极坐在她旁边,趴在案桌上。

    “才不会呢。姐姐会跟我一组。”

    “上官不会答应的,对吧。二哥。”

    上官流觞眼眸泛起妖孽般的光芒:“不。月丫头和仙儿妹妹一起随便玩。仙儿,你只管放开了钓鱼,你们钓到的鱼自然是全数归你们的。这呀就当做他们给你们的见面礼。”

    “这话怎么说的,好像连她们两个小姑娘的都要强,跟强盗似的。”夜宁宇一进来就听到上官流觞的话。不服气的开口。

    他转而对独孤月万分豪气地挥挥手:“嫂子。就跟上官说的一样,你们尽管可劲的钓你们自己的,你们钓的灵紫鱼呀。我们一条都不会要的。当然我们匀出我们所得的四分之一给你们。怎么样。够意思吧。”

    蓝旭也很有骨气地直接接过话:“宁宇说的就是我要说的,嫂子的灵紫鱼我们是坚决不要的。”

    宇文南极很不屑地说:“你们也好意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她们两个一个是小小的三阶武者一个是五阶能钓到什么?不被灵紫鱼钓回去扑到沙子里就很不错了。

    “你们就等着后悔吧。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实力,什么叫做奇迹。”木仙儿听到他们轻视的话。很是不服,不愿让他们看扁了。

    宇文南极看着这个又看看那个,好像哪里不对又说不出来。也就不管了。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出现了一座岛屿。

    这就是传说中的灵紫岛。岛上停着许多游轮,再无其他的。

    “这就是灵紫岛?”木仙儿紧跟在独孤月后面下了船。

    俊男靓女,他们每出来一个,都给众人强烈的视觉感和震撼感。

    太子 在看到独孤月的那一瞬间,脸色瞬间就黑了。他没想到退了婚后她竟然越过越好,甚至成了初级炼药师。

    太子殿下双眸阴鸷,脸色阴沉地能滴出水来,握紧的双拳昭示着他的愤怒。

    他原本还以为把独孤月踢给上官流觞是对他们最大的侮辱,是对自己最好的补偿,因为上官流觞那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看上独孤月那样的废物?看不上独孤月却要和她绑在一起,这是对他的侮辱,被上官流觞看不上势必会被他伤害,要知道上官流觞的手段可层出不穷,这是对独孤月害他被人耻笑多年的惩罚。

    谁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个自己悔婚不要的丫头竟然真的转眼间就成了初级炼药师,上官流觞非但没有觉得不满反而对她很好,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

    太子殿下冷冷地瞪着独孤月,恨不得抽筋剥骨,眼睁睁地看着她从自己身边走过,不由地冷哼出声:“站住,你一个废物,谁让你来的?你有什么资格过来?你别把灵紫岛都给玷污了。”

    独孤月轻描淡写地瞟去一眼,内心想着愚不可及。

    不待独孤月回话,一旁的木仙儿就跳出来:“咦,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呀。我找了很久都不知道你在哪呢。”

    “仙儿妹妹,你找他做什么?”宇文南极好奇的凑过来,难道是找他报仇?

    太子殿下这才看到独孤月身后的木仙儿,吓了一跳,脸色立刻变白。

    众人也很好奇这位如此清新脱俗美丽优雅的姑娘找太子殿下何事。

    “哦,就算上次我拿新炼的丹药让他帮我试药呀,我都不知道药效如何呢。”木仙儿眨巴眨巴大眼睛无辜的说,满满都是对太子殿下的控诉。

    太子脸色变得铁青,那些药效没过的日子他是再也不想来一次了!

    众人听了,看太子的眼神都不对了,这堂堂太子殿下是骗了人家小姑娘的丹药呀!

    “连小姑娘的东西你也骗,你还要不要脸了?”宇文南极误以为木仙儿被欺负了,立马跳脚。

    “你休要胡说,我何时骗她了。”太子憋红了脸,不知是被木仙儿气得,还是被宇文南极气的。

    “企鹅哥哥,你不要生气,他怎么会骗我呢?不会的。”木仙儿拉着宇文南极的衣袖,语气天真的说。

    “他,他就是个大恶棍,你别理他。”

    “那可不行,大哥哥你还记的药效如何吗?跟我说说吧,不记得了也不要紧,我这还有呢,你在试试?然后跟我说,我保证跟上次的是一模一样的,绝对正品,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在市场上,你买不到哦。”

    “满口胡言。”太子狠狠瞪了她一眼,视线阴毒地盯着她。

    木仙儿害怕的后退一步,拽紧宇文南极的衣袖:“企鹅哥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仿佛下一秒就掉下来了,可怜兮兮的,就像一只被欺负狠了的小猫。

    宇文南极拍拍她的背,慢慢地哄她:“别怕,哥哥保护你,没事的。”

    夜宁宇看不下去了这还是不是男人,连小姑娘都欺负:“哟,太子殿下好本事,不用动手就把人家小姑娘吓哭了,是想要人多佩服呀?”夜宁宇讽刺道。

    “就是,也就欺负欺负人家小姑娘。”蓝旭早认同了木仙儿加入他们这个小团体,就是他们的人,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人欺负呢。

    “你……你……”太子殿下指指夜宁宇,又指指宇文南极,最后瞪着独孤月:“你还站在哪里做什么?还不给本宫过来!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还不嫌丢人吗?”

    独孤月当做没听见,依偎在上官流觞的怀里,将头偏向另一边,饶有兴致地欣赏着远处的风景。

    “你这废物听到了没有,本宫叫你过来。连着那个小贱人一起。”太子完全忘了独孤月与他再无任何瓜葛。

    独孤月再好的脾气都被他激怒了,何况,独孤月的脾气向来都不好,更何况木仙儿就是她的底线。

    只见她嘴角冰冷挑起,斜睨太子殿下,声音却越发的轻描淡写:“太子殿下,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们已经解除婚约了,我,独孤月,现在是他,上官流觞的未婚妻,现在跟你上官东跖没有任何一丁点的关系,少拿你的太子身份来恶心我。”

    “还有,太子殿下是耳朵不好使还是脑子有问题?有病就得治,否则害人害己。你口口声声叫我废物,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初级炼药师吗?消息如此闭塞真不知道你这太子是怎么当的。还有她木仙儿,高级炼药师,你要是想再尝尝她上次好心给你的丹药的话,可以,很简单,免费,你不用吓唬她。怎么样,要吗?”

    “不可理喻。”太子殿下丢下一句话流狼狈地拂袖离去。

    只见宇文南极双手交负在后,昂首挺胸地斜睨太子殿下离去的背影:“哟,太子殿下这就走了,也是快躲到角落里吧,免得像去年一样,一条都没钓到,可就又丢人现眼来了。”

    宇文南极这直白的可爱,一句话就呛的太子脸色黑的如锅底,走的更快了。

    木仙儿乐呵呵地笑起来:“我说他这人也真有意思,屁颠屁颠地凑上来找骂他以为自己是谁呀?还是太子殿下呢,就这水平,国危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