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6章 灵紫鱼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师兄,你怎么不去看嘉嘉?”云霞仙子走过来,说话韵味十足。

    “嗯。”上官流觞不爱搭理她。

    “你怎么在这里。走开,师兄身边的位置是你能坐的吗?”

    独孤月冷冷地斜睨云嘉嘉,嘴角勾起。冷笑出声:“哟,他身边我这未婚妻不能坐。合着还得你这外人坐吗?”

    独孤月有些无语地扫了这位自以为是的所谓的仙子一眼。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上次上官流觞不是都把话说的那么清楚了,他还来干嘛?

    “你……”云嘉嘉语穷,转过头。委屈的说:“师兄,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快告诉独孤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不应该让她以为我跟你比较亲的。”

    “……”独孤月被她恶心到了,这也太不要脸了,那么委屈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独孤月把她怎么了呢。

    “她不会误会。因为本王是她的。她是本王的。她不会误会本王。”上官流觞对她也是早已失去耐心。皱眉道:“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独孤月懒得理她,取下一小团鱼饵。在鱼钩上重新上饵。

    云嘉嘉见独孤月竟然不理他,师兄还帮着她。心中更气了,重重冷哼道:“独孤小姐钓上鱼了,钓了多少?呀。这木桶怎么这么小?呀,这里面怎么只有一只呀,独孤小姐不要灰心,这不是人人都钓的来的,我已经钓了四条,如若你不嫌弃就卖给你一条吧。”

    “哦?可是,我很嫌弃怎么办?”独孤月慢条斯理地瞟她一眼,继续低头摆弄她的鱼饵,唉,快走吧,别耽误她钓鱼了。

    云嘉嘉一脸鄙视:“嫌弃?放眼这整个岛屿,要说这钓得最少的,这垫底之位非你莫属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嫌弃?”

    云嘉嘉见独孤月低眸沉思,顿时高兴得不行,扬眉嘲讽冷笑:“还是回船舱里躲着吧,省的丢人现眼。”

    独孤月云淡风轻地哦一声,就再没别的话了。

    独孤月抬眸,视线淡淡地落到她身上,微微蹙眉:“云霞仙子百忙之中抽空过来,就是为了告知我我垫底了?”言下之意,是指她是不是闲的蛋疼了?

    云嘉嘉顿时被她堵住,一句话被噎在喉咙里:“难道不是?你也不嫌丢人。”

    看着眼前这位在她面前趾高气扬颐指气使的云霞仙子,独孤月忽然脑中灵光一闪,瞬间闪出一个念头来。

    独孤月似笑非笑地斜睨她一眼,挑眉冷笑:“你竟然鄙视我钓的灵紫鱼少?那你有没有胆子跟我比一比!看在规定的时间内我们谁钓的灵紫鱼多!”

    “噗……敢,怎么不敢。”

    她哪里知道独孤月早已摸到了窍门呢?

    云嘉嘉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冷笑:“好呀,怎么比?不如就比输的一方要付赢得一方三倍的价钱,多一条就赔三条,如何?”

    “哼,好呀,反正上次下注一赔十,我赢了挺多的,真的。”

    “你……”她岂能不知,她赢得大都是她家的。

    “为了避免有人反悔,立字据。”云嘉嘉气愤的说。

    “你……立就立,怕你。”独孤月也不甘示弱地说。

    她那一停顿,就被云嘉嘉误以为她真的是准备输了就耍赖不认账,更加坚定要立字据了。

    “师兄,你来做中间人如何?”

    “玩的开心点,这点晶石,我还是有的。”上官流觞很上道的说。

    “意思是输了算你的?”独孤月明明知道答案却故意这样气云嘉嘉。

    “嗯。”上官流觞宠溺地摸摸她的头。

    “师兄……”云嘉嘉气死了,师兄怎么可以为了外人跟她作对?都是这个狐狸精的错!

    “云假假,你又出来掀风作浪了吗?企鹅哥哥,拟字据。”木仙儿恶心死这个假仙子了,靠,到底是谁给她按的仙子称号呀,眼瞎了吧!

    “好嘞!”宇文南极看着木仙儿自信的样子,真的很怀疑她是怎么相信独孤月一定能做到的,不过相处那么多日子,也知道木仙儿个独孤月都不是做没把握的事情的人,也就乐的看热闹。

    “我来做证人。”饶有兴致地做了见证人,他提笔挥毫,一时间笔墨如行云流水,纸上字迹一气呵成,看着便让人赏心悦目。

    “不错嘛。企鹅哥哥,你的字漂亮。”木仙儿伸出大拇指给他。

    宇文南极听到木仙儿夸他,飘飘欲仙,夜宁宇实在看不下去了,一脚踹过去。

    各自签字画押后,云嘉嘉凑到独孤月身边:“你可知道,我到现在已经钓到三条灵紫鱼了,你才钓到一条,你确定要跟我比?我一定让师兄知道,我才是最好的,我才配的上他。”

    “你好不好,他不在乎。”独孤月也低声回复。

    你好不好他不在乎,因为他心里没有你,所以你好不好与他何干?

    太云嘉嘉没想到独孤月会这样说,眼中闪过一丝难堪,但更多的是恼怒,只见恼羞成怒的说:“师兄是我的,你输定了。”

    为了保证比赛的公平公正和公开性,独孤月和云嘉嘉坐在同一处钓。

    每个人的鱼饵都是自家的秘方配置,没人会检查对方的鱼饵,只要能钓灵紫鱼便成了,所以独孤月钓的心安理得。

    此时,不远处蓝旭却笑着摇摇头。

    “唉,上官这次看来又要出大血了。”蓝旭悠闲地靠在椅背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钓鱼也不耽误,声音有些叹息:“那丫头也真是有些任性,小小的初级炼药师,也不知道上官怎么就看上她了?”

    夜宁宇瞪了他一眼:“没看出来上官这次是认真的?瞎说什么呢?”

    蓝旭神色一滞,瞟了眼远处的热闹:“可我是真没看出来那姑娘有哪点配得上上官,你瞧她做的这事……”

    夜宁宇顿了顿,望着远处湛蓝天空,看了半晌,才悠悠说出一句:“你认为这次她会输?”

    “这不明摆着的吗?”蓝旭双手一摊,理所当然道。

    夜宁宇淡淡一笑,声音温润:“不,这次只怕你要猜错了。”

    “你信那丫头会赢?”蓝旭好笑地瞟了夜宁宇一眼。

    夜宁宇刚想说不是信独孤月,而是信上官。

    “我姐姐赢不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不要让我再听到你们议论我姐姐,否则,不管你们是什么人,生不如死,你们信吗?”木仙儿幽幽的一句话,明明没有很大的起伏,他们愣是听得心惊胆颤,仿佛下一刻就生不如死了。

    木仙儿说完,就去了独孤月那边。

    夜宁宇和蓝旭面面相觑,没想到看起来弱弱的一个小姑娘气势却如此强大。

    打赌一事很快就传开,于是,很多人都围上来一看究竟。

    “这姑娘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也敢跟云霞仙子拍板。”

    “这还不算什么,最有意思的是他们的赌注,赢的一方钓到多少只灵紫鱼,输的一方就要赔付三倍的绿色晶石呢,嘿嘿,只怕这位姑娘心真大,不怕要出大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