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9章 灵紫鱼5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蓝旭和夜宁宇吞了吞口水,异口同声的说:“这一个坑多少鱼呀?”

    木仙儿耸耸鼻子,说:“不多。也就十只,不过呢已经够吃全鱼宴了。”

    ……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全鱼宴呀!

    嫉妒的小眼都要瞪死了。

    “我从来没有抓鱼抓的这么痛快。太爽了。”宇文南极双手抓着鱼,哈哈大笑。脸上粘着一些细沙。

    “我瞧瞧。”夜宁宇走过去。“不会是很小的吧。”

    “谁说的,每一条都很大,看特别是这条。我都没见过这么大的,要有四斤吧。”宇文南极从木桶里抓出来一条大大的鱼,浑身散发着淡淡地灵气。

    夜宁宇和蓝旭看到宇文南极手里的鱼。跑起来。蓝旭踩在沙子里,差点摔了一跤,惊喜的喊:“这也太大了吧。这可是灵紫鱼呀。不是只有普通鱼才能养到这么大吗?”丝毫没有顾及时刻准备着冲进他们嘴里的沙子。

    “天呀。这次就算没有钓到鱼,也不白来呀。”夜宁宇笑嘻嘻的从宇文南极手里接过那条大大的灵紫鱼。

    “嫂子。太强了,上官也不如你呀。”蓝旭心服口服的说。往装鱼的木桶里看去,条条都是鱼中精品呀!

    这简直是史无前例的奇迹呀,谁能想到有一天灵紫鱼真的以这种形式被抓住了呢?太不可思议了!

    周围的人呆呆的看着独孤月他们忙碌。都停下了自己的动作,钓鱼此刻谁也没有想要去钓,看着独孤月抓住这么多灵紫鱼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盛况呀,怎容错过?

    谁说钓灵紫鱼难如登天的?

    看看人家,这一条条的都不小,一看就知道年份不少,灵气也肯定更加充沛,这可就不止是一条灵紫鱼只值一颗绿色晶石的问题了。活脱脱就是修炼的宝贝啊!

    围观群众被这一幕看的几乎红了眼,双眼饱含血丝,恨不得冲上去将这桶里的鱼据为己有。

    这一条紫荆鱼可是一颗绿色晶石啊!

    此时云霞仙子的脸色异常难看,狰狞的可怕。她心里恨死了,怎么也不明白,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独孤月可以如此轻而易举的钓到鱼?

    独孤月目光瞟过,见她面目狰狞,要是婴儿看了,只怕半夜要吓哭了,独孤月心中冷笑,这就受不了了吗?当初你派人刺杀害的仙儿差点送命,以为我会轻易地饶过你吗?更是奚落一句:“呀,这一下子可就十条了,云霞仙子可就要出三十颗绿色晶石了呢,可要让云霞仙子破费了,真是不好意思的很呢。”

    云嘉嘉一口血堵在喉咙里。

    吐,吐不出来。

    咽,咽不下去。

    上官流觞拿出帕子擦掉独孤月脸上的沙子,神来一笔:“乖,你看你,满脸细沙,像只小花猫。你呀,无需替云师妹担心,他那药云谷中宝贝多的很,她又是药云谷的掌上明珠,不怕输不起,大不了咱们将那药云谷给全盘搬走就是了,他们那里应该也网罗了不少宝贝,还有,你要是看不上他们的丹药就以你的名义捐给军队得了,他们的药效不及你和仙儿的,但对一般人还是挺有效的。”

    “噗……”要说独孤月给了云嘉嘉一刀,那么上官流觞则是在她的心口毫不犹豫地捅上无数刀,把她的那颗心捅的千疮百孔。

    云嘉嘉吐血了,除了独孤月和上官流觞竟然没有一人发现,她的贴身侍女此时正伸长了脖子,看他们挖坑。

    云嘉嘉双目赤红地瞪着上官流觞,她想不通,师兄为何如此绝情?她冷冷地看着独孤月,眼神散发着,宛若毒蛇一般,恨不得扑上去死死咬断她的脖子。

    “不,不算,”她歇斯底里地大喊。

    所有人都看着她,大喊之后,她冷静了下来,她要镇定,绝不能让那狐狸精占了上风,她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一抹优雅的笑容,说:“我们比赛,当然是我们自己钓鱼,你现在叫这么多人帮你是什么意思?套用刚刚独孤姑娘的话,你是输不起吗?”

    “对呀,比赛嘛,怎么能让别人帮忙呢?”

    “对呀,这不是输不起吗?”

    “真是不要脸,废材就算废材,难登大雅之台。”

    看着风向又转向了她这边,云嘉嘉美眸流转,红唇漾开一抹弧痕,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独孤月眨眨眼睛,无辜的望着上官流觞:“原来比赛不可以让人帮忙准备鱼竿的吗?”

    上官流觞回答:“可以的。”

    “难道是不可以帮忙准备鱼食?”独孤月歪着脑袋,一副我什么也不懂,你别骗我的表情。

    “怎么会,这些都是可以的。”蓝旭抢着回答。

    “对对对,都是可以的。”

    “难道是不可以帮忙上鱼饵?不可以帮忙取下鱼?”

    上官流觞摇头,道:“可以的,只要是你注入灵力就是你钓的,因为钓灵紫鱼鱼饵只起到辅助作用,真正需要的事人的灵力。”

    “哦,那我的不久都能算吗?挖坑和准备鱼竿不是同样的吗?从坑里抓鱼不是和从鱼钩里取下鱼是一样的吗?”独孤月故作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我作弊了呢,吓死我了,云霞仙子,你这样吓我是不对的,虽然我常年呆在将军府足不出户,不知道很多的规则,但是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是不会被你蒙蔽的,你不就是怕我钓太多你赔不起吗?我不比了就是了。其实,我都还没放开手去钓呢。”独孤月颇为遗憾的说。

    云嘉嘉气得要死,好不容易扳回一局轻易就被她化解了,不仅如此,还会被人误解愚弄人,输不起:“你胡说!”

    “嫂子您简直太善良,太伟大,太仁慈了!”宇文南极大呼小叫,夸张地手舞足蹈,最后又很好心地劝慰,“你听,云霞仙子都说不是了,你可千万要放开了钓呀,要不然别人会误会云霞仙子的,她会生气的。看,听到你之前没有放开了钓,她多愤怒,她堂堂药云谷的大小姐是不会在乎这些蝇头小利的。”

    胡说,胡说,谁因为这个生气了,过分!云嘉嘉几乎要吼出这句话了!如果那臭丫头放开手去钓,她还不得亏死,上次她任性已经害得家里损失了一笔,现在鬼才想要她放手钓呢!

    独孤月瞟了一眼云嘉嘉那扭曲的脸,整个人摇摇欲坠,她一脸讶异的表情:“啊?原来我是好心还会办坏事儿?这可不行,我一个孤女,可不敢招惹堂堂药云谷的大小姐,我会放开手去钓的,云霞仙子你就不要生气了。”

    一旁的夜宁宇听这些旁若无人的对话,简直无语了。

    而后,蓝旭和夜宁宇对视一眼,两人眼中浮过一抹苦笑,均是无奈叹息一声。

    谁说此时纠结的单单只有云嘉嘉一人?他们两个人也很后悔的好不好?

    此时,他们两人无不控诉上官的谋略手段,还有该死的重色轻友。

    这丫的肯定早就知道独孤月有这手本事,所以一开始就将了他们一军,让他们主动放弃独孤月钓的鱼灵紫。

    现在他们眼热的不行好不好?几乎恨不得时光倒流。

    宇文南极笑嘻嘻地撞了蓝旭手臂一下:“怎么样,没想到嫂子这么厉害吧?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吧?嘿嘿,聪明人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