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2章 七千五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木仙儿看着云嘉嘉那黑的跟锅底似的脸,很好心地飘出一句:“不就是七千五百颗绿色晶石吗?对于你来说很简单的,是不是?还有不要拿你们药云谷的那些什么烂丹药敷衍我们。你们的丹药我们不稀罕!”

    “轰……”云霞仙子只觉得自己脑袋完全炸开了,逆血倒流,脑门一阵阵眩晕。

    “你们……你们……”云嘉嘉气的要死。摇摇欲坠,向她云霞仙子堂堂药云谷的掌上明珠。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

    她看着上官流觞想说些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云嘉嘉眸中闪过一道毒辣的光芒,她指着独孤月:“你要做什么?啊……”顺势一转。惨叫一声,然后软软的倒下去……

    “独孤月,你做了什么?你这恶毒的女人。云霞仙子如此单纯善良的人。你怎么忍心害她,你这人简直无可救药。”太子殿下指着独孤月,苦口婆心。好像独孤月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而云嘉嘉则是被她恶意伤害的无辜善良的邻家妹子。而他自己则是站在正义的一方,对独孤月的所作所为痛心疾首。

    云嘉嘉的侍女赶紧扶住云嘉嘉。同时口中大喊大叫:“小姐!你怎么样了!小姐!”

    然后,怒视着独孤月:“你把我小姐怎么了!”

    另一个侍女扶着云嘉嘉怒斥道:“世上怎么会有像你这样恶毒的女人?你抢了我家小姐的未婚夫不算。如今更是丧尽天良的毒害我家小姐,煜王殿下你要为我家小姐报仇呀!我家小姐与您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是同门师妹。您要为她做主呀!”

    云嘉嘉心里暗爽,这回看你独孤月怎么解决,想要我药云谷七千五百颗绿色晶石,做梦吧!

    围观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就看到云霞仙子昏倒在地,她家丫鬟哭天喊地要煜王替她们小姐报仇,都伸长了脖子观望,但都本着明哲保身的想法,没有开口议论。

    木仙儿一听,顿时乐了,拍起手来,在大家都沉默不语的时候,这鼓掌声很是响亮,传遍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耳朵。她激情四射地说:“冤呀,真冤呀!这什么云什么霞的还真是够冤的。身为她的侍女在她昏倒之后不是忙着喊大夫喂她吃丹药,而是在这里哗众取宠博人眼球,还不就冤的慌吗?”

    “够了,她家小姐出了事,她们慌了,很奇怪吗?何必咄咄逼人?而且独孤月害了她难道还不让人说了?不让人说有本事就别做呀。”太子到底是偏向云嘉嘉的,云嘉嘉跟上官流觞他们闹得越凶越好,这样上官流觞就少了药云谷这一个助力,如果能够在这次里搭上药云谷则是更好不过的事。

    独孤月翻了个白眼,这个太子还真是不出来蹦跶一下就不舒服,只见她淡淡的说:“太子指名道姓的说我害了她,你亲眼看到了吗?还是你有什么证据?。”

    “我……”他还真没看清楚怎么一回事,“这还要证据吗?刚刚大家都看到云霞仙子指着你的。”

    “哦?”独孤月依偎在上官流觞的怀里,忙活了一天,有点累了,独孤月看了眼太子,暗自摇头,真是为太子的智商着急呀,一国太子的智商就这水平真的没问题吗?

    “刚刚太子指着我恐怕不止一次吧,那么以后我有个头疼脑热,或是被人打伤了是不是都可以算在太子的头上呢?”独孤月表示很不耐烦,她还赶着给仙儿做全鱼宴呢,这沙漠里的鱼她还没吃过呢,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应该不错吧。

    “你……荒谬!简直荒谬!这怎么能这么算。”

    “哦,原来不能这么算吗?那太子为何说因为她指过我,我就是害了她呢?这未免也太……”独孤月看着他,不在说话。

    “哼!害人?需要偷偷摸摸吗?”上官流觞冷冷地哼了一声,一双眼像蕴藏着千年不化的冰雪,目光阴冷淡漠,一字一顿地说,随后他凝聚灵力出手,然后一声惨叫,“害人这种如此简单的事情需要偷偷摸摸吗?”

    “都记住了,本王的未婚妻,未来的煜王妃,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就是她……独孤月,她将是本王唯一的妻子。”上官流觞牵着独孤月的手,眼神锐利如鹰隼般的锋芒,他坚定地宣布,“看清楚她,她就是煜王妃,除此之外,再无旁人。”

    云嘉嘉瘫坐在地上背靠着一个侍女,其中说独孤月抢了她未婚夫的那个侍女被上官流觞割了舌头,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好巧不巧,一口鲜血喷在云嘉嘉的脸上,配上上官流觞的那段坚定的宣告,云嘉嘉气个半死,可惜现在她正“晕”着,不能动,不能反驳。

    另一个扶着她的侍女也惊慌失措,事情发展成这样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的,接下来,她该怎么办?

    “姐,你说人跟人呢的智商怎么就相差这么大呢?明明上次某人的哥哥就因为得罪一个高级炼药师而被抓起来,这她可是在场的,现在某人竟然在同一个高级炼药师面前躺着就当晕倒,你说,某人是觉得某个天生丽质难自弃,活泼可爱人人爱的炼药师是浪得虚名,还是她总觉得别人其实是傻子?”木仙儿手里抓着一条灵紫鱼,翻来覆去,哦,灵紫鱼到底是什么味道的?

    这话很多人都听出了话风。

    感情这云霞仙子是在故意装晕啊?这是在明目张胆的赖账呢。

    原来所谓的云霞仙子也不过如此!

    还敢自称是煜王殿下的未婚妻,口出狂言什么人家独孤小姐抢了她的未婚夫,真是不要脸。

    整日里高高在上一副仙子做派,原来实际上连个常人都不如,真恶心!

    “你是要自己起来呢?还是我叫仙儿为你诊治一下?放心,免费的,只是后遗症有点严重。她是故意的,这点后遗症抵消诊费。”

    “……”众人。

    这是能明目张胆的说出来的吗?

    哦,这就是煜王殿下说的害人不必偷偷摸摸吗?

    霸气,不愧为煜王妃!

    蓝旭和夜宁宇对视一眼,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话说,拖着木仙儿不让她去找上官的事她有没有记仇?

    他们看了一眼没心没肺的乐呵呵地看热闹的宇文南极,靠!什么时候跟宇文那小子相处变得我们处处处在下方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也有一天会对宇文南极羡慕嫉妒恨。

    云嘉嘉的侍女想了半天,竟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只憋着一股气,面色憋的通红,求救般的视线望着无动于衷的小姐,呜呜,好想哭。

    木仙儿看着还在装死的云嘉嘉,眉头都不带皱的,从储物戒指里一一拿出五瓶丹药。

    宇文南极走过去,笑嘻嘻的问:“仙儿妹妹是准备用这些药治‘醒’她吗?”

    木仙儿摸摸他的头,孩子,你还如此天真,真的好吗?你要知道江湖人心险恶呀。“怎么可能?对付她怎么可能浪费我的丹药呢?”

    宇文南极点头:“没错,她不配!”然后疑惑地看着木仙儿:“那么你准备怎么做?”

    木仙儿与独孤月对视一眼,然后邪恶一笑:“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用这个!”

    而就在这时候,木仙儿手中出现一根针。

    一根又长又粗,锋利而尖锐的闪烁着冷冷光芒的针。

    不像一般大夫用于行医渡针那样的细针,这根针很像纳鞋底的粗针,而且足足有成人中指那么长。

    众人看着这根针,脸色都变了。

    蓝旭和夜宁宇这两难兄难弟齐齐打了个冷颤,这看起来甜美无害的美人竟然如此凶残。

    云嘉嘉紧闭着双眼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她听到了倒吸气的声音,很恐怖吗?因为看不到,恐怖的感觉被不断放大。

    木仙儿才不要靠近这种恶毒的人呢,她计划着拿着针好好吓吓她,让她的心里备受煎熬,在醒不醒之间徘徊,忐忑,纠结,最后她自动睁开眼睛……木仙儿拿着针在云嘉嘉的小脸上划过,冰冷的触感加剧她的恐惧。

    然而。

    “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