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3章 来吧,全鱼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神经质一样的人,凄厉的叫喊声在众人耳边响起!

    木仙儿收起针,冷笑的看着云嘉嘉。踢了她一脚:“叫什么叫?丢人不丢人?”

    蓝旭看着霸气的木仙儿,那么粗长的一根针,要是真从脚底板扎进去。那疼痛的程度……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对木仙儿也有了一定的认识,这个女的要温柔时能温柔。要剽悍是也剽悍。时而活泼可爱,时而恬静幽雅。

    蓝旭捂着胸口,跳的好快呀。

    独孤月冷哼一声。就这点伎俩真是不堪一击:“七千五百颗绿色晶石,不知云霞仙子准备何时给呢?我向来不赊账的。”

    云嘉嘉恶狠狠地瞪她一眼,咬牙切齿地说:“没有。”

    独孤月皱眉。淡淡地说:“原来药云谷连这点底蕴都没有。看来所谓的药云谷也不过如此。”

    “胡说!我们药云谷岂是你能妄论的!”云嘉嘉出口呵斥。

    独孤月摇头:“看来,你还没有看清楚状况,现在是你——云嘉嘉——药云谷的大小姐。欠债不还。你哪里来的底气这么跟我说话呢?”

    “谁说我欠债不还的。我只是说我现在没有带在身上。”云嘉嘉恼恨的很,恨不得将独孤月撕碎了埋沙漠里。

    “哦。好的,流觞。回去以后记得提醒我去药云谷要债。”独孤月撇过头,对上官流觞说。

    “好。”上官流觞理理她被风吹乱的碎发,宠溺地说。

    “师兄。你……你……”她没想到有一天她最敬爱的师兄竟然会为一个臭名远扬的废物出头,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

    只要一想到师兄对她无情,云嘉嘉的心就不断地刺痛,痛的她几乎呼吸不能,她猛地从地上坐起。

    最后,恨恨瞪了独孤月一眼,喝道:“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七千五百颗吗?这点对于我们药云谷根本不算什么,也就只有像你这样的俗人才如此看重,但是,要赔也不是现在,本宫身上可没带那么多绿色晶石。”

    宇文南极很随意地挥挥手:“没事,你刚刚已经说了,等回去后我们自然会找你还的,我们也不担心你跑了,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药云谷就在那里还能搬走不成?而且有这么多的英雄好汉在场作证,还怕你赖账不成?”

    “没错。”蓝旭笑嘻嘻地挑眉,他也从没有喜欢过这个所谓的云霞仙子,要不是看在她是上官的师妹的份上跟她说话都不愿。

    “对呀,到时候我们帮着嫂子清点,嫂子,到时候你可要请客吃饭呀。”夜宁宇也笑容灿烂地说,对这个自以为清高的女人,他是从没有好感过。恶心了那张漂亮的脸蛋!

    云嘉嘉紧紧地揪着衣袖,这些人,明明她跟他们先相识的,却个个都向着那个狐狸精,可恶!简直太可恶了!

    独孤月笑了笑,吩咐让人将灵紫鱼都抬到游轮上去。

    “对了,你们都叫我嫂子了,这个改口费我还没给呢,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样吧,就分出一千五百条灵紫鱼,你们三人自己分如何?”本来一人五百正好,但是他们的分配规则好像不是这样的,到口的话,独孤月也就改了,随他们自己分得了,省时省力,还不得罪人。

    “这怎么行?”蓝旭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要,开始的不信任和怀疑,已经让他羞愧难当了,此时又怎么好意思收人家的灵紫鱼呢?

    “就是,万万使不得。”夜宁宇跟蓝旭是一个想法。

    宇文南极则没吭声,这次的收获可都属于蓝旭他两的,他可不能掺和。而且他得到的那瓶丹药可比几百条灵紫鱼值钱多了。

    “怎么?不认我这嫂子?”独孤月板着脸,她可不认为这样有什么不对的,他们是上官流觞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她跟上官流觞在一起,那么跟他们打交道是必不可少的,而且,当她闭关修炼的时候,木仙儿指不定要指望着他们照顾呢。

    他们为难的看了上官流觞一眼,见他点头才勉为其难的收下。

    独孤月那么说,最高兴的莫过于上官流觞,他美眸微微眯起,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她这是承认自己是煜王妃了!

    天色将黑未黑,视线朦朦胧胧。

    “姐,我好饿。”木仙儿走到独孤月的身边,想拉她,有看到她倚着上官流觞,心里不满极了,一个大男人整日粘粘糊糊的,这明明是她的专利!

    看着木仙儿嘟着嘴,撒娇,独孤月笑出声来,她也想尝尝鲜,就笑着说:“那我们开始煮鱼吧,这里毕竟材料不全,今天就将就着做几道就行了,等回去了,在给你做顿真正的全鱼宴如何?”独孤月从上官流觞的怀里出来,拉过她的手。

    “好呀,先做什么呢?我给你打下手吧。姐,你不知道,我都好久没有吃过你煮的饭了,好怀念呀。”木仙儿回忆着说。

    以前,两姐妹时常会买鱼来做,独孤月动手,木仙儿则在一旁看着,陪着唠嗑说话,有时搭把手,拿拿佐料,递递姜葱什么的。

    上官流觞看着远去的背影,再看看自己空空的怀抱,自己怎么就这么不受这么义妹的待见呢?要不跟宇文取取经?

    蓝旭也望着远去的背影,疑惑地问:“不会真的去煮鱼了吧?”

    夜宁宇愣了下:“不会吧,那可是灵紫鱼。”

    为什么自己说着都没有底气呢?

    宇文南极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果断的往前跑。没有看到独孤月,问旁边的小厮:“嫂子和仙儿妹妹呢?”

    “回宇文公子,王妃和郡主在厨房呢。”其实他也好奇的很,难道真的煮灵紫鱼?

    宇文南极错愕的张大嘴巴,往厨房跑去。

    “嫂子,仙儿妹妹,你们在干嘛?”宇文南极小心翼翼的问。

    “你没张眼睛吗?当然是在煮鱼了。煮鱼懂不懂?”木仙儿看他连这都要问,挺无奈的,果然是以为君子远庖厨吗?

    木仙儿拿着菜刀,砧板上躺着一条灵紫鱼,鱼尾还一跳一跳的,她左右比划了几下,实在不知道怎么下刀,问宇文南极:“你来干嘛的?”

    “啊?哦,我来帮忙。”宇文南极信誓旦旦的说。下一刻却傻眼了。

    “哦,那好,来吧,全鱼宴,我看看宇文公子的道法如何,是否出神入化?”木仙儿果断的把刀塞到他的手里,妈妈咪嘞,这么多年了都不会杀鱼,还好企鹅来了,要不然就糗大了,木仙儿小心翼翼的偷偷看了独孤月一眼,见她专心的小心的翻着锅,松了一口气,还好,姐姐没有看到。

    独孤月当然知道木仙儿的小动作,暗自一笑,也不揭穿她,想着她喜欢吃辣的,就往锅里加了一大勺辣子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