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6章 秀恩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独孤月暗自松了口气。

    他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吧,难道他听不出那就是夜宁宇一时激动说出的玩笑话吗?

    独孤月抬眸看他:“你没吃饱吗?”

    本来独孤月是想问“你大姨夫来了吗”,但鉴于某人刚刚生气的实在让人心有余悸。就果断改口。

    “嗯。”想了想,又说:“很好吃。”

    将独孤月拉起,说:“我们去消消食。”

    独孤月看着上官流觞。想起他比平时多吃了一碗饭,点点头。对着他甜甜一笑:“好呀。老两口,牵牵手,吃饱饭来消消食。消食慢慢走,幸福时刻不离手。”

    上官流觞眼睛一亮,闪忽忽的看着她。充满惊喜。错愕,幸福,最后坚定满足。

    独孤月拉着上官流觞的手晃动着。撒娇着说:“走咯。”

    上官流觞在她的额头上印上轻轻一吻。“好。”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木仙儿想到一个现代词——秀恩爱。

    就连着背影都甜腻腻的,那么契合。仿佛他们天生就应该在一起,木仙儿捂着自己的心口。唔,秀恩爱,好美。好有爱!请收下我的膝盖。

    “好有爱,对不对?”木仙儿双眼发亮的望着他们的背影。

    “刚才吓死我了。”宇文南极瘫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都靠着椅背。

    “你刚刚犯什么混呢?”宇文南极没好气的踢了夜宁宇椅子一脚。

    蓝旭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就说总有一天这个吃货会因为吃而害死他自己的,没想到的是,他还连累自己的。真是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失误失误,呵呵……”夜宁宇早就被上官流觞吓醒了,现在也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天知道他对嫂子毫无窥视之心,那只是意外,他只要美食。

    木仙儿这才想到,刚才上官流觞发威,就是因为他乱说话。

    木仙儿没好气地白他一眼,大姐头一样很豪迈的单脚踩着椅子,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亲,因为你的失误,让大家体验了一把高压,心惊肉跳,你说怎么办呢,亲?”

    夜宁宇听到她的话一下子脸就红到了脖子,结结巴巴的说:“我……我……”

    “哎呦,这是害羞了呀。”木仙儿看着他羞红了脸,才想起自己都说了什么,开口调戏:“这小脸怎么红通通的呢?真像一个红苹果,企鹅哥哥,你说,看起来想不想咬一口呀?”

    “轰……”夜宁宇更加手足无措起来。

    可怜的纯情小男生,就这样被木仙儿调戏的无地自容。

    宇文南极二人不会说看着兄弟羞愧难当的样子,他们很开心,有着大仇得报的感觉的。

    “好了,我开玩笑的,大家乐呵乐呵嘛,轻松一下而已,不要在意。”

    木仙儿大手一挥:“今天大家都受惊了,来来来,一人一颗百毒丹。”

    “真哒?!”宇文南极三人瞬间眼睛一亮,木仙儿出手绝非凡品,仿佛天地间云开雾散,豁然开朗,看着木仙儿简直像看着活生生的移动宝库一样。

    “当然,这种事情有必要说谎吗?”木仙儿被看的心里发毛,没好气的白了他们一眼,然后手心躺在三颗圆乎乎、胖嘟嘟的丹药,“诺,拿走吧,反正又不是什么稀罕物件,我也用不上。”

    “谢谢仙儿妹妹,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说实话,三人对木仙儿的丹药可都垂涎已久了。

    对木仙儿来说的糖豆豆他们可都稀罕的紧。

    “我们也出去吧,哼,上官流觞已经霸占姐姐很久了。”他们站在一起美则美,但不妨碍木仙儿对上官流觞挑剔呀。

    说完,木仙儿就自己出去了。

    宇文南极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犹豫着,要不要跟着出去呢?上官的怒火他们时不准备在承受一次了,但放着人家小姑娘一个人面对他的怒火,是不是有点不太厚道?而且才拿了人家的丹药。

    呜呜,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不如还回去?

    上官流觞和独孤月手牵着手,走出船舱,看着一望无际的沙漠,浩瀚无垠,粗犷、豪迈,在这片沙漠深处,埋藏着无数的宝贝,也淹没着无数鲜活的生命。

    置身在茫茫的沙漠之中,心胸开阔而舒坦,两人坐在甲板上,相互依偎着。

    独孤月抬起头,看着他英俊的下巴出神,久久才说:“你刚才怎么了?”

    独孤月可以感受到上官流觞的身体瞬间僵硬,独孤月疑惑地看着他,他在担心什么?

    上官流觞将她的头压在他的胸膛,独孤月可以感受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没有,”他不想让独孤月知道他脆弱的一面,他应该是强大的,无法超越的。

    过了一会,他又觉得,这个答案独孤月会不会不满意呢?

    “这里好看吗?”他转移话题。

    “很美。”独孤月语气轻松的说,顺着他的话,张开双手,感受着微风吹过,“风轻轻地吹着,好舒服。”

    “有我的怀抱舒服吗?”上官流觞抓过她的手。

    “比你舒服多了。”独孤月好笑的看着他,这个人连风的醋也要吃吗?

    上官流觞微微皱起眉头,正好看到独孤月偷笑,于是在她脸上落下重重一吻,带声音的那种,“好呀,你竟然敢取笑我。”

    独孤月嘻嘻笑出声:“哈哈,谁叫你乱吃飞醋的。”

    “飞醋?”上官流觞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这不妨碍他理解,吃醋他是听说过的,结合意境,吃飞醋应该和吃醋差不多:“你呀,就取笑我吧。”

    在独孤月脸上轻轻咬了一口,“我呀,恨不得把你锁起来,关在只有我知道的地方,怕不怕?”

    上官流觞语气轻松的说,独孤月却知道,他是认真的,从他平时的霸道就可以看出来,这不是在开玩笑:“好呀,你锁吧,反正心已经被你锁住了,再加一个身体又如何呢?”

    独孤月的话,大大的取悦了上官流觞:“好呀,这可是你说的,要是有一天你要离开我了,我可就把你锁起来。”

    独孤月起身,在他脸上落下一吻:“好呀。”

    经过强烈的思想斗争,宇文南极三人还是走了出来,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让一个小姑娘独自承受怒火。

    当他们硬着头皮出来,却看到木仙儿远远地看着上官流觞他们。

    感受到他们的到来,木仙儿小声的说:“很美,对吧。”美到,木仙儿都不忍心上前打扰他们。夕阳撒在人脸是,带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朦胧,若有似无。

    忽然,人群中有人惊呼出声:“瞧?那是什么!”

    所有人的视线都朝那里望去。

    只见一道白色的影子出现在对面,似乎很近,似乎又很远,摇摇曳曳,看不清楚。

    然而,上官流觞凤眸微眯,眼眸中上闪过一丝错愕,当他的视线转而落到独孤月身上时候,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这丫头的运气真不是盖得,莫非真是幸运女神的私生女?就连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奇遇都能被她遇上?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呢。

    “这是海市蜃楼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